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77章

第77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約是看出來這邊這兩個不認識的人不好惹,盧修斯·馬爾福并沒有說出什么出格的話來,冬兵見他不打算做出什么舉動了,也順勢放開了手——如果不是那會兒盧修斯·馬爾福下意識地抬了抬蛇頭杖,讓知道巫師習慣于使用魔杖釋放魔法的冬兵疑心盧修斯·馬爾福要對艾利克斯下咒,這才制住了盧修斯,否則,他是不會出手的。

    重新得回了自由,蛇頭杖也從托尼那拿了回來,盧修斯的臉色很不好看。不過他也沒多說什么,帶著他的兒子轉身就分開人群走了出去。

    對哈利和韋斯萊家來說,這個小插曲就這么告一段落了,艾利克斯本也以為如此,但是在她朝被父親拖走卻依然憤憤不平轉頭怒瞪她的德拉科挑眉、無聲挑釁的時候,來自于隱身的惡魔獵手的信息讓她微微怔了一下。

    正好馬爾福父子已經消失在了人群中,艾利克斯收回視線,快速地以眼角余光掃了一下金妮的坩堝,以心靈感應和惡魔獵手對話:‘確定?’

    惡魔獵手給了她肯定的回答。

    ——就在剛剛所有人包括金妮的注意力都被她撲上去揍德拉科而吸引住的時候,盧修斯·馬爾福抬了抬蛇頭杖,就是這個動作,讓冬兵出手制住了他。而現在,惡魔獵手告訴她,盧修斯·馬爾福那個動作并不是假裝,他當時確實施咒了。

    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和德拉科身上的時候,他以無聲咒將一本黑色的筆記本挪移到了金妮的坩堝中。

    這無聲咒的速度又快又急,當冬兵抓住他的手腕時,咒語已經完成了,他要的目的也達成了。

    現在,那本筆記本就夾在其中一本課本里。

    偷偷轉移一本筆記本到金妮的坩堝里……考慮到做出這個舉動的是從來都和韋斯萊家是死對頭的馬爾福,這事拿膝蓋想都知道有問題。

    艾利克斯微不可查地點點頭,抱著自己那堆黑魔防課本往回走。

    這次的課本實在太多了,其中洛哈特教授指定的書籍數目幾乎是其他課加起來的綜合,她力氣不大,手沒吃住勁,一不留神沒拿穩,整疊書都掉下來,好幾本都掉進了金妮的坩堝里,和她的課本混在了一起。

    “啊,抱歉,我沒拿穩!”艾利克斯忙把自己的課本拿出來,等到這一疊書重新理好,就被察覺到她拿書時手腕發抖的巴基接手拿走了。

    “巴基叔叔……”她疑惑抬頭。

    巴基單手托著那疊書,另一只手握在艾利克斯的腕上:“手腕怎么了?”

    艾利克斯活動了一下手腕:“沒事,剛剛好像發力不對,手腕折了一下……”

    手指在腕骨上摸了摸,確定骨頭沒有問題,大約只是軟組織挫傷之類的,巴基微不可察地點點頭,收回了手,只是之后沒有再讓艾利克斯拿東西。

    艾利克斯從小錢包里摸了塊外傷膠布貼手腕上,她最近身體似乎有點問題,經常會在身上發現莫名其妙的淤青傷痕,也極容易扭到關節,但是又沒有什么大礙,所以她也不怎么在意,只是在錢包里備了點外傷膠布。

    偶爾沒人注意到的時候,她看一眼巴基拿著的那堆書。

    ——沒人發現,其中多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

    “暑假不能用魔法真是太討厭了!”她不開心地嘀咕了一句,“能用魔法的話我一個漂浮咒就搞定它們了……”

    “等上了霍格沃茲特快就能用了!惫斫獾嘏呐乃募。

    艾利克斯勉強被安慰到,點點頭:“還差什么?”她對著單子看了看,“課本已經買好了……我這采購齊了!

    雙胞胎也在翻自己的清單,中間夾雜了“弗雷德這是我的”“不喬治這是我的”的爭執,最后兩個人理出結論:“我們還差禮服長袍……我們對禮服長袍的樣子不報任何希望!

    “禮服?”銀發的小女孩疑惑地重看了一遍自己的通知書附文,沒有找到禮服長袍,確定不是自己遺漏了,這才不解地抬頭,“我這沒有……為什么你們今年的清單里會有禮服?”

    她記得去年就是三套換洗袍子外加尖頂帽,另外的坩堝之類的去年買了,今年沒有破損自然是不需要格外訂購,也就她自己補充了一下個人的魔藥材料庫。

    不過說起來這個她通過淘貝就能搞定,還不用擔心質量問題。

    ——出貨倉都在她的法師塔里呢,不是上等貨的鋪子別想她去下單!

    去年雙胞胎的清單她也看過,沒有禮服長袍這東西。

    “誰知道呢!”弗雷德聳了聳肩。

    “也許會有個化裝舞會!”喬治不負責任地猜想。

    艾利克斯敏銳地注意到,當他們說起禮服長袍的問題時,一旁的韋斯萊先生在一個勁地清嗓子找存在感,直到他的兒子們終于發現了他們的老爹表情不對勁:“爸爸您這是喉嚨被卡住了嗎?”

    原本還在假咳的韋斯萊先生這回是真·咳嗽了。

    太不給面子了!

    韋斯萊先生一甩袖子,原本還想稍稍透露點口風,這次他決定什么都不說!

    旁邊的小天狼星捂著肚子無聲大笑。

    “小天狼星?”哈利疑惑地看著他的教父。

    他立刻端正表情:“不,沒什么!”

    幾個小孩皺眉看兩個巫師大人,過了一會,小腦袋們就湊到了一起:

    “我賭一支糖羽毛筆,他們肯定有事瞞著我們!”

    “而且肯定是和禮服有關的事……今年霍格沃茲會有舞會嗎?”

    除了會舉辦舞會之外,他們實在是想不到還有哪里需要穿禮服。

    艾利克斯低頭看自己的清單:“但是低年級的清單上沒有……只面向高年紀的舞會?”

    倒是哈利最看得開:“到時候就知道了!”

    關于禮服的討論就此告一段落,一行人在對角巷采購完需要的書籍和材料之后,艾利克斯從飛天掃帚店門口拖走托尼,出了破釜酒吧,把這離家出走了大半個月的大齡熊孩子交給終于得空趕來倫敦的霍華德·斯塔克先生,喚回自家這段時間一直在斯塔克家當保鏢的薩摩耶。

    “阿加納!”

    “汪汪!”

    大白狗前肢起立以后肢力量站立,上半身都撲在小主人身上,身后的尾巴搖得幾乎有了殘影。

    艾利克斯努力安撫過于激動的大狗,順勢就無視掉了正一臉“你居然出賣我友情的小船說翻就翻”的小伙伴……

    直到托尼被他爹帶上車離開,銀發的小女孩揮揮手和車上的瑪利亞告別,眼見著那輛限量豪車(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總之很貴就是了)消失在視野盡頭,她才收回了手。

    暑假就剩下最后幾天了,艾利克斯整理完上學要用的行李,理好書包和筆記本,檢查暑假作業有否遺漏之后,這才得出空來,處理那本黑皮筆記本。

    她懷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被幸運女神的光環籠罩,那本黑皮筆記本居然是魂器——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就是七個魂器之一的日記本。

    同樣將里面的魂片摘除,恢復成普通的筆記本附帶無數墨汁噴射的日記本被她隨手丟進了法師塔內部垃圾箱,艾利克斯仔細研究自己手上的兩個魂片,思考。

    還沒思考兩秒,面前就投下了一片陰影。

    艾利克斯:“……”

    她抬起來,發現自己的法師塔大管家正默不作聲地站在她的面前。

    “……出什么事了嗎?”艾利克斯仔細回憶了一番之前的行為,日記本噴射出來的所有墨汁都被好好地收集起來沒有給大管家的打掃造成任何一點額外的工作負擔,再往前的法術實驗也有在結束實驗之后清理好實驗室,提著風燈上樓進門前沒忘記把風燈掛在門口……

    應該沒有哪條觸犯到法師塔規吧?

    大管家默默飄向頭頂天花板。

    艾利克斯:“……親愛的,能麻煩開個尊口嗎?我又不是沒有給你設計發聲器官!”

    她一點都不想猜她家法師塔管家的九竅玲瓏心!

    話雖如此,艾利克斯還是離開了工作臺,摘下門口風燈,提著這照明范圍不過三米的風燈走上樓梯,一路到了管家所在的房間。

    ……沒記錯的話這房間她是撥了做淘貝倉儲間的,難道是倉儲物品出問題了?

    管家大人搖了搖頭,打開了門。

    不是倉儲問題的話……艾利克斯皺眉探頭看了一眼,登時驚得嗖的一下縮回了腦袋!

    “……為什么這房間變得這么大?”法師塔真正的主人不滿控訴道,“我明明只設置了一個中等倉儲區域!威廉你改我設置!”

    這法師塔里能夠改動設置的,除了她本人外,就只有管家威廉有這個權限,排除法一做立刻得出答案。

    金色的光字迅速在空氣里凝聚,速度比她的聲波傳送還要快:太少了!

    “……what?”

    艾利克斯回頭看看那間大得沒影、里面那些商家儲藏的貨物都看起來分外小的倉儲間,再看看自己的管家,聯想到自己新給管家的工作,從來都轉得極快的大腦里隱約浮現出一個答案:難道,威廉是嫌棄貨物太少,他的安檢工作太快做完了,所以不開心?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