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76章

第76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饒有興致地把整篇報道都看了一遍,從和巴基叔叔一起去度假之后就沒再關注淘貝發展情況的艾利克斯有些訝異地發現,淘貝的發展勢頭比她想的更好——預言家日報的這版報道里,儼然已經把淘貝視作了一個可怖的、足以與對角巷對抗的、另一個英國“巫師街”。

    而且還是能夠買到各國巫師街特產的國際巫師街。

    報道中明確指出,在淘貝上線之后,對角巷的客流量就有了不明顯的下降——從一開始試營運時的無聲無息,到后來淘貝官方活動“聚劃算”開啟,美國巫師街線上平臺大力宣傳,連帶德國、羅馬尼亞、法國等各國進駐淘貝的實體巫師老店同步宣傳下,淘貝的名聲以最短的速度傳遍巫師界:足不出戶,輕松購買各國特產。

    撰寫這篇報道的記者相當嚴肅地提出,如果放任此平臺繼續發展下去,則將對實體店帶來難以想象的沖擊——尤其是英國對角巷!筆者表示搜遍整個淘貝平臺,都沒有看到一家對角巷實體店商家進駐!

    相較于已經進駐淘貝平臺、甚至是掘到了第一桶金(這里重點提出了拿到聚劃算活動中銷量第一的美國清潔夫人旗艦店的活動期間銷售額,三天活動產生的銷售額直接爆掉了對角巷斯科爾夫人牌萬能神奇去污劑半年銷售額。┑拿绹讕熃,英國對角巷真是落后太多了!

    在報道的最后,撰寫者呼吁對角巷的商家行動起來,接受新事物,抓緊時間進駐淘貝平臺,以免落后于他國……

    艾利克斯摸著下巴思考了會,翻出自己的貝殼項鏈給米海爾發去了一條信息:

    【軟文廣告水平很高!】

    ——這看似憂國憂民的報道,話里話外都在給淘貝刷存在感,受眾廣啊,購買力高啊,尤其是分析實體店和淘貝的優缺點部分,幾乎就差對著消費者說“快來用淘貝比出門去實體店里買方便多了還便宜很多”了……

    雖然最后看似是在呼吁對角巷商家快點入駐淘貝,但事實上,這篇報道是寫給消費者看的:告訴英國巫師們現在有這樣一種全新的流行的購物方式,方便快捷,足不出戶就可瀏覽全球產品。

    淘貝現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在有別國巫師老店入駐的前提下,對角巷商家的入駐其實并不是特別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那些尚還不清楚淘貝的巫師——而這些不習慣于新興手段汪汪、消息滯后的巫師們,絕大多數都是預言家日報這一英國官方報紙的受眾。

    在這家報紙上發表文章,比要找其他報社來得更為便捷。

    ps:那種幾十年都不和人交流、離群索居的怪胎不在討論范圍內。

    艾利克斯自問是沒有手段精心炮制一篇這樣看似憂國憂民前瞻性十足的分析報道、實則為宣傳淘貝的軟文廣告,更沒有門路將之發表在預言家日報上。

    美國巫師街雖然嘗到了淘貝的甜頭,但要他們遠跨大洋插手英國來報道一篇軟文,倒不如在美國巫師界里發布廣告呢!

    怎么也是自己的地頭熟,不是嗎?

    想來想去,艾利克斯只能想到一個人,米海爾。

    只有他會在英國巫師界做這種事。

    米海爾似乎全天在線——至少艾利克斯是這么感覺的,不管她什么時候發過去訊息,總能在不到五秒的時間里收到回復:【都是事實。暑假玩得開心嗎?】

    【挺好的,充滿了冒險精神的暑假,非常有紀念意味!】

    這次的訊息比之前遲了兩秒,似乎是對方在思考:【難道,除了海灘黑龍事件外,你還碰到了其他的事?】

    不同于只知道小天狼星在海灘黑龍事件中的作用的普通巫師,身為圣徒的首領,米海爾有太多的手段和渠道知道黑龍事件的真相了——這其中甚至包括了處理黑龍事件的英國魔法部官員也不知道的推測。

    所以,他知道艾利克斯和黑龍事件有關也不奇怪。

    艾利克斯小小地為對方的敏銳吃了一驚,卻并不打算把自己最近在做的事告訴他:【如果,把買新學期課本也算上的話……】

    這個奇怪的回復讓對方也莫名了一會,艾利克斯看著面前擁擠的人群,再想想之前拿著書單沖進去幾個大人,開始擔心起自家叔叔來:超市大減價時大媽們的戰斗力真是突破天際啊……城管都得敗下陣來。

    咦城管是什么?

    連忙摸出隨身帶著的筆記本記下又一個新詞,艾利克斯正在為自己日漸復蘇的記憶高興,卻忽然橫里插來一個傲慢的聲音:“啊哈,慷慨的波特!”

    她訝異抬頭,看到鉑金色頭發面色蒼白的男孩正站在金妮的新坩堝前,嘲弄地看著哈利,他的面前,韋斯萊家最小的女孩漲紅了臉,幾乎和她的頭發一個顏色。

    她手邊的坩堝里有些凌亂地堆了一堆書,上面都有吉德羅·洛哈特的照片——看來要求購買全套洛哈特書籍作為黑魔防課程指定用書的,并不止他們二年級……

    從馬爾福那句慷慨的波特來判斷,艾利克斯懷疑金妮坩堝里的書是哈利給她的:那些書看起來新得像是剛從印刷廠出來。

    如果不是的話,馬爾福不至于說這種話:雖然極度針對哈利還經常嘲諷他,至少馬爾福的嘲諷還是建立在事實基礎上的。

    ——前提是,這個“事實基礎”是大眾知道認可的“事實基礎”。

    “著名而偉大的波特,進書店買個課本都能上頭版新聞,我猜你肯定很喜歡這樣吧?”

    那邊的嘲諷還在繼續放,艾利克斯小聲問赫敏是怎么回事,才從后者口中得知剛剛哈利被洛哈特——他們新學期的黑魔防課教授——拖去合照。

    哈利憂郁地發現,在過去了的一個暑假里,馬爾福似乎完全沒有長進——依然看到他出現就苗頭一致針對他,除非……

    “別理他,讓他嘚瑟好了!卑怂棺呱蟻,拉住哈利。

    “瞧瞧我看到了誰?巴恩斯!哈,一只和獅子混在一起的獾!你以為這樣自己就能成為一個格蘭芬多了嗎?我倒覺得,還是愚蠢的赫奇帕奇更適合你——那頂分院帽也有不糊涂的時候!”

    這會兒輪到哈利抓著艾利克斯的手以防她撲上去把馬爾福家的下任家主揍成東方國寶。

    馬爾福剛還被她的臉色嚇了一跳,發現哈利攔住了她,頓時又得意起來:“你來呀!”

    但他忘記了,當一個人想揍另外一個人的時候,光拉住她的手是不夠的——艾利克斯呵呵兩聲冷笑,抬腿,刷刷兩腳,直接將馬爾福家的繼承人當街踹成了滾地葫蘆。

    “你!”被踹了個正著哎呦一聲就滾地上的鉑金男孩頓時漲紅了臉,憤憤地指著被目瞪口呆的哈利拉著的女孩,“你”了半天,見始作俑者絲毫沒有悔過自己行為的跡象,頓時氣紅了眼,手腳并用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聲音里都帶上了哭腔:“我要告訴我爸爸!”

    “……我第一次看到和女孩子打架打輸了找爸爸的男孩,尤其是我還被哈利拉著手只發揮了不到一半實力的前提下!卑怂闺y以置信道,“去唄,難道你爸爸還能來管我?”

    恰在這時,一個同樣鉑金色頭發的男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艾利克斯第一眼看過去就確定了他和德拉科·馬爾福之間的血緣關系。

    “怎么了,德拉科?”盧修斯·馬爾福低頭,皺眉問自己兒子,他沒忽略掉男孩身上還帶著灰塵的袍子。

    等德拉科憤憤地說完,他的清理一新咒語也落在了兒子身上,那些灰塵都被一掃而空。

    “我不得不承認,我們的教育方針實在是有所缺失!贝篑R爾;宜{色的眼睛里閃爍著冰冷而蔑視的光,“我一直認為,一個非巫師家庭出身的孩子,根本沒有資格進入霍格沃茲就讀!

    大約是因為父親在身邊,頗有底氣,德拉科·馬爾福剛剛那要哭的模樣一早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了洋洋得意:“我爸爸是霍格沃茲的校董!你們有什么?一個麻瓜物品管理部的爸爸?我想他給你們買完課本,下個月就要喝白開水過日子了吧!”他的視線從被他氣得臉皮和頭發一個顏色的羅恩金妮身上移開,落在赫敏和艾利克斯身上,“至于你們……哼!泥巴種!”

    哈利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自己抓著的那只手像是靈蛇一樣從他手里滑出,再然后,他就聽到了德拉科·馬爾福的哭叫聲:艾利克斯這次直接一拳頭揍在他的眼眶上,沒停,又一拳揍另一只眼睛,這里本就因為洛哈特的簽售會而熱鬧非凡,一時之間,正狂熱追捧著洛哈特的旁人竟然都沒注意到這里發生的小小斗毆。

    赫敏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不該去拉她的朋友。

    大馬爾福蒼白的臉上出現了血色,他一個傾身向前,手里的蛇杖尖端就要對準正把他倒在地上的兒子騎著揍的女孩,忽然,手腕一緊,他握著蛇杖的手就不自覺松開了。

    那柄象征著馬爾福家主的蛇杖從他手里話落,被一個穿著麻瓜服飾、一臉好奇的年輕人接住。

    “它會忽然變成蛇咬我一口嗎?”

    托尼上下擺弄了一下蛇杖,轉頭對著那正在考慮接下來往哪下手的艾利克斯喊道。

    “我想不會,它的主人都自身難保了!卑怂棺詈筮是放棄了繼續揍人的打算,站起來退后幾步,德拉科·馬爾福立刻麻溜地從地上爬起來,滿臉淚痕還不忘放狠話:“我要告訴我爸爸!讓你退學!”

    “啊哈!”艾利克斯聳聳肩,揚起下巴,示意他轉頭往后看。

    德拉科剛剛一直被她按著揍,臉上身上都痛,根本來不及注意周圍,看到她那表情,他心里莫名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盧修斯·馬爾福不敢置信地轉過頭去,站在他身后,那個單手握住他的手腕、力量大得他根本無法動彈的男人臉色漠然。

    “閣下是?”盧修斯·馬爾福一眼看出來這個人是個麻瓜,照理來說他不該這么客氣,但是攥著他手腕的那只手力量著實大得驚人,他的直覺更是告訴他,這個男人極為危險!

    從來都很相信自己直覺的大馬爾福順從了本能的警告。

    “你兒子說的兩個泥巴種之一的家長!倍鏌o表情。

    德拉科·馬爾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他的爸爸,他一直認為無所不能的爸爸此時卻被那個泥巴種的監護人輕易制!

    而且對方只不過是個麻瓜!

    “你……你打我!”沒有爸爸支援,德拉科·馬爾福只能自己上了,滿臉憤憤,“我爸爸會告到你們家傾家蕩產!”

    “哇哦,這可真可怕!”托尼·斯塔克轉著蛇杖走到艾利克斯身邊,“他家很有錢嗎?大概有多少資產?”

    他滿臉不解和好學地求問。

    “沒你家多!卑怂古浜系鼗卮鸬,“畢竟托尼你可以在全球排上號,他家么……可以在英國巫師界排上號!

    “沒有麻瓜排名?”

    “沒有麻瓜排名,”她把馬爾福家的招牌嘲諷表情學了個十成十,“畢竟不能被自己看不起的麻瓜壓下去!

    托尼一臉恍然大悟。

    那頭的人已經快被他們這一問一答給氣暈了,想轉頭像往常那樣“我要告訴我爸爸”,看到的是臉色極為陰沉卻一點都沒動彈的父親。

    銀發的女孩抱著雙手,挑眉看難以置信的小馬爾福先生,雖然不發一言,依然將一切都用肢體動作展現得淋漓盡致:

    叫家長?

    這招我也會!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