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50章

第50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艾利克斯慌了,她這是說錯了什么嗎?

    “對、對不起!”即使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艾利克斯還是條件反射地道歉了——就目前情況來看,八成可能是她問了那句話的錯,“你還好嗎……”

    她試探著問,語調里有些擔憂,原本下意識地朝著病房門那邊飄去的視線收了回來,落在了這不知名的少年身上。

    她的視線很隱蔽,但是依然逃不過米海爾的眼睛——哪怕是在這種大腦一片空白的情況下,他依然敏銳地注意到了艾利克斯的視線落點。

    “……我沒事!彼銖姲炎约旱男那檠陲椘饋,露出一貫的笑,卻發現這竟然是一件相當難以做到的事。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這點呢……他在心里苦笑了一聲,打起精神來:“你剛剛在看門外,是發現了什么還是有什么事想叫龐弗雷夫人?”

    艾利克斯遲疑了一下,她能看出來面前的少年其實心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說是非常非常差,但他和她說話的時候,語調依然溫柔而平靜,視線專注得她條件反射就想逃開,要么就把他摔地上……后面那反應是什么鬼!

    為自己心里浮現出來的想法而抽搐了一下嘴角,艾利克斯努力無視掉那讓她莫名就不自在的視線——她把這歸結于“被這么看誰能沒感覺啊”——想起了剛剛她半睡半醒的時候聽到的聲音。

    那是鄧布利多教授和一個陌生男人的交談聲,但是現在卻什么都聽不到了……

    仔細回憶起來,那兩個聲音來源……好像離她很遠。

    那她是怎么聽到的?

    最后她搖了搖頭,輕聲說了一句:“沒什么!彼貞浟艘幌,昏迷之前似乎并沒有直接摔下去,而是被誰給接住了。

    直覺的,她認為接住她的人就是面前的人:“攝魂怪過來的時候,是你救了我嗎?”從對方的反應里得到了答案,艾利克斯認真地道謝,“謝謝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她想她得好好感謝這位不認識的學長——也許這是其他三院的某個高年級的學生,平時很忙所以她沒見過。

    金發少年的嘴唇顫抖了一下,快得讓艾利克斯認為自己看到了錯覺。

    沉默良久,他才道:“……你知道的!

    艾利克斯:“……什么?”

    面前的女孩滿頭霧水的模樣看上去很眼熟——哪怕換了容貌換了模樣,但是那種神態間的小動作,依然清晰地告訴他,這就是艾利克斯:“我告訴過你的,艾利克斯!

    這樣的說法讓艾利克斯睜大了眼睛:這個人……難道,是她以前認識的人?

    “我們以前認識?”她脫口而出,在看到金發少年低落卻勉力自己微笑的表情時,她驟然明白過來自己的話語傷人之處,忙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我是說,一年多前我被綁架了,然后醒過來就失憶了,我把以前的事都忘了一干二凈!彼傅匦α诵,“你以前認得我?”

    當然,我怎么可能會不認得你……米海爾在心里輕聲說,我認不出任何人,也不可能認不出你來。

    “你很喜歡種植物,能吃的那種!泵缀柣貞浧鹪浐桶怂乖谝黄鸬娜兆永,語調中就下意識地帶上了輕快的溫柔,“后來每次我們看到一種新的植物,你出聲問之前,我都會先一步說,這個有毒,不能吃。不過沒什么用,你總能想到辦法把有毒的東西里的毒素去掉,做成可以吃的,還美其名曰這是你的首要種族天賦!

    那時候艾利克斯還沒告訴他關于她的特殊之處,所以他也只會在心里默默問,什么時候靈吸怪的種族天賦里有這種美食類天賦了?

    明明排起號來心靈天賦和陰謀詭計天賦就要打一架先。

    艾利克斯:“……”這確實是她會做的事。

    而且還是那種只有非常親近的人才會知道的事。

    比如現在的話,大概只有巴基叔叔知道。

    ——畢竟,在學院里她還是會比較收斂的,比如她到現在都沒有讓斯普勞特教授和赫奇帕奇的小獾們知道,私底下她已經研究過十來種魔鬼網的食用方式了……

    雖然是題外話,艾利克斯還是想說一句,那東西長得有點像蕨根!她想吃蕨根團子!

    “對你來說,這個世界上,大概就是唯愛與美食不可辜負吧!泵缀栞p笑著說道。

    可你還是辜負了我的愛。

    不論我對你說多少次我愛你,你從來都不肯接受……明明你是喜歡著我的,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我呢?

    已經學會了絕不隨意聽別人心音的艾利克斯自然是不知道米海爾心里在想什么,她只知道,在米海爾那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她就相信了米海爾的說辭。

    他們以前真的認識。

    努力回憶了好久,她也沒有找到絲毫記憶復蘇的跡象,艾利克斯氣餒地嘆了口氣:“對不起,我想不起來……”

    米海爾知道自己這時候應該說“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現在開始記得我就好了”,但他說不出口。

    明明是那么簡單的一句話。

    可是……

    他視若珍寶的一切,那些閃閃發光的回憶,那些血色中唯一溫暖快樂的冒險,那些讓他想到都會忍不住微笑起來的過去,都被遺忘了。

    一旦意識到這點,那句話,就有千斤之重,壓在他的舌尖,讓他絲毫張不開口。

    結果到最后,他也沒有說出口,而是伸出手,輕輕地撫摸女孩的發頂。

    銀色的柔軟的長發,摸上去的時候感覺手底順滑得不可思議。

    他以前從未抱過麥因弗萊婭,他更多的是靜靜地看著它。

    他把那個沒有靈魂的軀殼視作艾利克斯留給他最后的回憶紀念,比起他笑侃漢斯時說的“女兒”,麥因弗萊婭的存在更近似于一件讓他懷念艾利克斯的信物。

    只不過這個信物有著人一樣的外表。

    艾利克斯曾經給他講過一個狐貍和小王子的故事,她說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看到什么都會想起愛人來,而他深以為然。

    只不過,比起狐貍的麥田那樣虛幻的構想來,他更想要有著實際聯系的紀念品。

    一般的戀人,亦或者是好友之間會怎么樣呢?至少也會互贈禮物吧。

    但是那些禮物,都在那場爆炸中消弭無蹤了。

    在他好不容易覺醒了這個巫師身體深處的血脈、跳躍空間找到克利蒙斯那場爆炸所在地時,他找到的,也僅僅只有一點兒屬于他和艾利克斯的血肉而已。

    他把它們帶了回來。

    法則的不同讓那兩塊血肉無法長久地留存在這個世界,于是他用這兩塊血肉創造了麥因弗萊婭。

    而現在,因為他創造了無靈魂的軀殼,引來了艾利克斯的靈魂……

    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嗎?

    不等米海爾繼續想下去,走廊里傳來的急促腳步聲打斷了他的回憶。

    門被一下子打開,龐弗雷夫人“不許在醫療翼喧嘩!”低聲叱喝還沒完全從空氣里消散,剛剛那陣腳步聲的主人們已經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是哈利和赫敏,還有蘇珊和厄尼。

    赫敏急急開口:“艾利克斯,聽說有只攝魂怪失控了來襲擊你,你還好嗎?”

    沒等艾利克斯說話,龐弗雷夫人不悅的聲音就從赫敏背后傳來:“巴恩斯小姐很好,倒是你們幾個,再不給我小聲點,我就把你們丟出去!”

    幾只小動物立刻緊緊捂住自己的嘴,一致點頭。

    龐弗雷夫人丟下一個非常有威懾力的眼神,把一瓶魔藥放在艾利克斯手上,看著她捏著鼻子皺著眉頭喝下去之后,才滿意地收起瓶子:“好了,記得明天晚飯之前來我這里吃藥就好,現在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們一起去大廳吃晚餐了!

    艾利克斯的嘴里還滿是那奇怪的味道,簡直是從舌尖一路蔓延到舌根的痛苦: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沖擊得她都要對吃這件事產生懷疑了!

    米海爾在旁邊看得好笑,他以前可沒見過艾利克斯這個表情來,想了想自己出門前管家塞進來的東西,他隨手在空氣里一抓,再攤開時,手里就多了一枚包裝極為精巧、一看就知道不是市面上能夠買到的糖果。

    艾利克斯正在為那劑絕對被調整過口味的助眠魔藥——她的魔藥課成績一點都不差——而深刻懷疑這是否是斯內普教授的報復時,一個帶著甜香氣息的堅硬東西被抵到她的嘴唇上,微一用力,就塞到了她嘴里。

    入口即化,清甜不膩的甜香頓時充斥了整個口腔,讓她緊皺的眉頭一下子松開。

    好好吃!

    就像是早晨陽光下的露水,不過這么一會兒,那枚被塞進來的糖果就已經在她口中完全消失了,只余下清甜的果香。

    “謝……”她的謝謝還沒說出口,就被又一顆糖果給塞進嘴里的動作打斷了。

    始作俑者依然笑得很溫和的模樣。

    這次艾利克斯閉嘴了,他擺明了就是不想聽謝謝。

    赫敏和蘇珊兩個心思細膩的女孩對視一眼,總有種她們好多余的感覺……

    不同于兩個女孩子,哈利和厄尼就沒想那么多了,見龐弗雷夫人走掉了,哈利便連忙說起了他知道的事:“艾利克斯你知道嗎?阿加納它出事了!”

    米海爾的笑容明顯地一頓。

    但是艾利克斯沒有注意到這點,她的全部心思都到了哈利說的話上:“阿加納它出什么事了?”

    她覺得,霍格沃茲里能夠傷到阿加納的可沒幾個,所以她并不是很擔心是阿加納吃虧,但是哈利都用出事來形容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

    哈利撓撓頭:“具體我也不清楚……”

    他求助地看向厄尼,后者立刻接口道:“下午我們上完飛行課回來的路上,有人看到阿加納撲倒了一個魔法部官員,然后……然后撲出一個女巫來,就跟斑斑……額,那個變成斑斑的男巫一樣!

    “那是阿尼馬格斯!焙彰粼谂赃厧兔ρa充道,“而且還是非法的阿尼馬格斯!

    哈利連忙點頭:“對,阿加納它又撲出了一個非法的阿尼馬格斯!”

    艾利克斯:“……”霍格沃茲怎么這么多非法的阿尼馬格斯!

    抽了抽嘴角,她決定暫時放過關于阿尼馬格斯的問題:“阿加納現在在哪里?”

    “校長辦公室,剛剛鄧布利多教授讓我們轉告,如果你醒了的話,就到他的辦公室找他!碧K珊道,“鄧布利多教授說他最近喜歡吃蜂蜜滋滋糖!

    艾利克斯立刻就想去校長辦公室,才邁步,就想起了這里還有一個人。

    回過頭時,艾利克斯驚訝地發現,剛剛還分外低落的少年,此時看起來似乎心情不錯的樣子。

    注意到她的視線,米海爾揚起笑來:“你去吧,鄧布利多先生在等你,不是嗎?”

    艾利克斯抿了抿嘴唇:“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忘記它是我的錯,可以再一次告訴我嗎?”

    金發的少年微笑著搖搖頭:“你會想起來的!

    說罷,他先一步走了出去。

    他相信她會想起來的。

    畢竟,她還記得阿加納,還用這個名字給她這輩子的寵物取名了,不是嗎?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