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26章

第26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二天早上,一片黑暗的宿舍里,艾利克斯痛苦地被已經早早醒來精神煥發的阿加納從床上拖起來。

    她的室友蘇珊和漢娜還在睡,銀卷發的小女孩梳順了自己的長頭發,隨手扎成一個馬尾辮?粗驌粽,艾利克斯思考了一會,最后還是把打擊者里的魔杖拆出來帶在身上,然后就輕手輕腳地帶著阿加納一起出了門。

    以后她出門得記得帶上魔杖,不然都沒法回公共休息室了。

    阿加納的精力實在是太充沛了,在艾利克斯覺得跑得差不多的時候,它依然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跡象。

    “好吧,我覺得你以后完全可以自己出來跑步……”她拍拍阿加納,示意它自由活動,總之記得讓她在宿舍或者公共休息室里看到它就好。

    阿加納愉快地汪嗚了一聲,就往遠處跑去。

    艾利克斯盯著阿加納離開的方向思索了一會:那個地方,似乎,大概,可能,是……禁林?

    沒記錯的話,開學晚宴上鄧布利多校長說過禁林很危險,學生不得入內,不過阿加納不算學生,所以……應該不要緊吧?

    ……她決定當做什么都不知道。

    回到城堡的時候路上依然沒有遇到人,阿加納真的是起太早了。

    艾利克斯沿著門廳進去上二樓,然后轉入左邊的通道下到地下一層,找準自家學院的入口大桶,摸出自己的魔杖。

    #

    蘇珊醒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她的銀發室友從盥洗室里走出來,銀色長卷發包裹在米黃色的毛巾里,身上還有未曾散去的水汽。

    和早起的室友打了個招呼,蘇珊抽了抽鼻子,她好像聞到了什么酸味?

    仔細去嗅的時候卻又什么都聞不到了。

    很快她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后,艾利克斯把漢娜也叫了起來,三個女孩子洗漱完了以后帶上書包一起出門,這個時候,公共休息室里已經變得很熱鬧了。

    “今天早上一節草藥課,和格蘭芬多一起上,下午一節魔法史,和斯萊特林一起……等等,一天就這么兩節課?”艾利克斯昨晚惦記著給巴基叔叔寫信,就瞄了眼早上要幾點開始上課,這會兒才仔細看整張課表,頓時呆滯了,“然后呢?全都是自由時間?”

    “對呀,一天兩節課,難道還不夠嗎?”蘇珊瞧了瞧自己的課表,和艾利克斯說的一樣,不解地問。

    “……”艾利克斯默默望天:為什么她會覺得每天七節課才是正常的?早上四節下午三節外加一節自修然后放學什么的……

    不過課程輕松也有輕松的好處,比如她可以把大把大把的時間花在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里詢問高年級的學姐學長們那些赫奇帕奇特有的和食物有關的魔咒,亦或者是在校圖書館尋找各種魔咒書。

    但很快,艾利克斯發現了讓她難以忍受的事。

    巴基的回信來得太慢了。

    僅僅只是第四天,她就覺得心情不好了。

    二號早上寄出的信,兩天后的早上,艾利克斯正慢吞吞地咬著餐后水果的時候,每天早上都會大批到來的貓頭鷹中,其中一只輕巧地從她面前掠過,丟下一封信來。

    “所以……兩天才能收到回信?!”她咽下嘴里的蘋果塊,表情有點崩潰,漢娜只在上次周二下午睡過頭錯過了晚飯的時候看到過這樣的艾利克斯。

    “很快了,麻瓜郵政可沒這速度!背錾碛诼楣霞彝サ馁Z斯廷·芬列里說道,他和艾利克斯一樣,都是這一屆的赫奇帕奇新生。

    “但是那邊還有電話呢!我想要能夠馬上和巴基叔叔聊天說話的即時對話方法!”

    “魔法界也有!”厄尼·麥克米蘭咬了一口炸雞,“我們有雙面鏡!不過這個只有古老的巫師家族才有,是家族收藏!彼酝暾u才補充道,“我家有一對,一個在我爸爸那,對應的在我媽媽那。我來霍格沃茲的時候媽媽想讓我帶上爸爸的那面的,但是爸爸覺得這樣不好,覺得媽媽太寵我了,所以最后也沒有拿。但是我覺得其實是爸爸不想把他的雙面鏡給我!

    這不廢話么,明擺著就是嫌棄你打擾他們談情說愛……路過的赫奇帕奇七年級女生安妮·卡瑞絲在心里默默說。

    “除此之外,還有飛路網呢!不過這個不能連接到麻瓜家庭的壁爐里去,是違法的!

    艾利克斯認真聽完,才說:“也就是說,有即時聯絡的辦法,一個是飛路網,這個感覺和麻瓜坐車去朋友家類似,但是同時又有著可以在家通過飛路網和朋友交談的功能,綜合了電話和交通兩大功能的感覺……雙面鏡是魔法界的電話對吧,還是可視的那種,貓頭鷹就是郵政了……”

    她念叨著念叨著就沒聲了,厄尼抬頭看去,那個銀卷發的同學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正往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記著。

    時間過得飛快,開學第一周就這么過去了,他們迎來了開學后的第一個休息日。

    塞德里克和級長加布里!ざ鹏旈T從門廳下來準備回公共休息室的時候,正好看到休息室門口站著的銀發女孩,她正拿著魔杖敲桶蓋。

    是艾利克斯。

    三年級的課業一下子變得繁重起來,塞德里克這一周只在路過餐桌的時候和艾利克斯還有格蘭芬多桌邊的哈利打過照面——后者昨天才剛剛做到不會在上課去教室的路上迷路,仔細算起來,上次和艾利克斯好好說話還是開學晚宴上的事。

    想到這里,塞德里克抬手就朝銀發女孩打招呼:“艾利克……小心!”

    他猛的發現艾利克斯敲擊底桶蓋的節奏不對,忙高聲示警,但比他的聲音更快的是憑空出現的一股醋,迎面就噴上了艾利克斯……手里的大口瓶。

    ——就在她敲完最后一個音節的同時,她瞬間摸出一個大口瓶,準確地接住了底桶噴出來的醋,一滴都沒有沾到衣服上。

    等到底桶噴完醋液,她把手里的大口瓶扶正,保證里面的醋不會倒出來,這才和已經快步走到她身邊的塞德里克和加布里!ざ鹏旈T打招呼:

    “塞德里克,杜魯門級長,早!”

    加布里!ざ鹏旈T笑著回了一聲,然后有些疑惑問:“沒記住節奏嗎?”他覺得亞歷桑德拉·巴恩斯還是很聰明的,前兩天還聽到斯普勞特教授在和麥格教授聊天的時候夸獎她,不至于開學一周都沒記住進入公共休息室的方法吧?

    “沒有!我知道怎么進去的!卑怂拐f著,把大口瓶的瓶口湊近鼻子,嗅了嗅,又微微倒了點醋在手指上,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舔,藍紫色的眼睛眨了眨,“這次是蘋果醋!”從口感風味來看,好像是奧地利蘋果醋。

    這次?難道還有上次?

    而且看她剛剛那敏捷的身手,準確接住噴醋的手法……這明顯就不是第一次了!

    想起開學那天這孩子說過的話的加布里!ざ鹏旈T:“……”

    那邊艾利克斯的注意力已經跳到其他地方去了:“你們這是剛從魁地奇球場回來嗎?可是學院魁地奇球隊還沒開始訓練吧?”

    她注意到塞德里克手里拿著的飛天掃帚。

    至于艾利克斯是怎么知道學院魁地奇隊還沒開始訓練的事,那就要問那些每天晚上都在公共休息室里討論魁地奇并且最后話題都會歪向什么時候開始訓練的赫奇帕奇魁地奇隊成員了。

    “沒呢,我去飛幾圈,下周開始魁地奇成員選拔,得做好準備!比吕锟擞媚д惹瞄_了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三個人依次走了進去。

    在他們身后,桶蓋重新旋好蓋住。

    他們到達休息室的時候,里面人不多,今天畢竟是周六,不少人剛剛才出發大廳吃早飯,塞德里克這一路上就碰到好幾個還一臉渾渾噩噩的同學。

    “對啦,塞德里克,幫我做個實驗好嗎?”艾利克斯從自己的書包里摸出幾張大小一樣的方形羊皮紙,把其中一張遞給點頭說好的塞德里克。

    “這是佐科新出的惡作劇產品嗎?”塞德里克把它上下翻看了好一會兒,也沒找出什么名堂來,遂問道。

    “你得這么用!卑怂棺约阂渤槌鲆粡垇,平攤在面前,用魔杖點在羊皮紙中央,說,“我在此莊嚴宣誓:這世間唯愛與美食不可辜負!”

    塞德里克:“……”

    旁邊的加布里埃已經相當不厚道地笑出聲了。

    這么……的話……塞德里克苦笑了一下,正要學著她的樣子開口,卻被艾利克斯阻止了:“我給你的是空白的,你得自己設定一個啟動語,重復三遍它就能記住。不要學我的!那是我的專利!”

    不需要一樣的,那就好。

    塞德里克暗暗松了口氣,想了想,道:“周六去打魁地奇!

    在他重復三遍之后,空白的羊皮紙上閃現了一個奇異的符號,看著很像是一架天平。

    很快,這個圖案符號淡去,緊接著又有其他線條浮現出來,將羊皮紙分割成三個區域,左上,左下,右邊。

    一只和阿加納長得一模一樣的薩摩耶從羊皮紙的左下角一路小跑到了右上角,變成一個貼在羊皮紙上的狗狗頭像。

    然后,塞德里克和加布里埃就看到,左上的區域里,忽然出現了一句話:

    【新人!撒花!哎呀,好像沒辦法撒花……】

    這句話前還有一個圓滾滾的阿加納頭像。

    “這是什么?”塞德里克和加布里埃驚訝地對視了一眼,加布里埃立刻開口問拿出這份羊皮紙的人。

    塞德里克卻沒有跟著看過去,他的注意力都在這份神奇的羊皮紙上了。

    “一個小東西!”銀色長卷發的女孩不在意地說,“左邊上半區域是顯示所有人的發言的公共發言區,下面是自己的發言準備區,右邊那一列是當前聊天對象的頭像,這是這兩天剛剛做出來的東西,功能目前只有即時聊天這么一個。把你想說的話寫在發言準備區,然后點一下下面的發送框,就能發到公共發言區!

    耳邊傳來艾利克斯的聲音:“我準備叫它‘阿里汪汪’!”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