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8章

第8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米海爾大人!米海爾大人!”

    正隨性地坐在書桌上的金發少年回頭:“怎么了,漢斯?大老遠的就聽到你的聲音了,再這么喊下去,小心阿瑟先生把你丟出莊園呦!”

    他笑瞇瞇地開玩笑。

    但和他輕松寫意的表情成鮮明對比的,卻是此時跪在書桌前、甚至可以用軟倒在地形容的男人驚恐至極的模樣。

    明明是一個不過是少年,另一個卻是成年巫師,但后者此時卻臉色煞白、滿臉冷汗地以額頭觸地,連抬頭的動作都不敢有。

    完全的臣服、求贖罪的模樣。

    若是艾利克斯在這里,她會非常驚訝地發現,此時這個跪倒在米海爾·格林德沃面前的巫師,就是那個和人密謀殺害她、后來幻影移形逃走的人。

    “我發現……”漢斯一進來就想說自己的發現,結果這眼一掃,就看到了此時跪在地上的巫師,臉上頓時露出了嫌惡的表情,“布魯克!”

    “你怎么把他弄來了?”漢斯幾乎是抱怨地對米海爾道,“這種東西一早就該拿去剁碎做貓糧罐頭!

    布魯克貼在羊毛地毯上的臉更白了。

    “好了,漢斯,放過可憐的貓糧罐頭吧!泵缀栞p笑著道,“奧古斯丁的罐頭廠可不是為了給你處理叛徒才開的。布魯克,起來吧,用不著這么害怕,我又不會對你怎么樣!彼穆曇魷睾投p快,像任何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提起自己心愛的足球時的語氣,“快起來,你會弄臟我的地毯的!

    布魯克渾身一個哆嗦,這才顫抖著站了起來。

    米海爾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面前這個舊部下。

    準確的說,是蓋勒特的舊部下。

    在蓋勒特決斗失敗、自囚于紐蒙迦德之后、他接手圣徒之前,布魯克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米海爾對追殺叛徒這種事并不感興趣,所以也就隨他去了。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布魯克竟然有膽子協同玫瑰十字團來算計他!

    漢斯一愣,繼而火冒三丈:“布魯克你竟然敢算計米海爾大人!”

    布魯克頓時嚇了一大跳——真真切切的一大跳,他真的被嚇得一跳:“不我沒有!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漢斯頓時就有點疑惑了,布魯克這個恐懼到極點的樣子,怎么有膽子算計米海爾大人?

    “算計麥因弗萊婭,把她從我身邊帶走,你覺得,這不是算計我的行為嗎?”

    少年的聲音比之前更為輕柔,但聽在布魯克耳中,卻不亞于魔鬼的顫音!

    他頓時抖得更厲害了,連辯解的話語都說不出口。

    米海爾收起了那份微笑的模樣,臉色冷冽如冰:“給我把事情從頭到尾好好說一遍!

    他的聲音不大,平平的音調里卻透露出了讓布魯斯難以抵抗的恐怖。

    布魯斯哆嗦了一下,頓時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倒了個徹底。

    等他說完,米海爾沒繃住,噗嗤一聲,笑了:“血族?吸血鬼獵人?這個組合你真不是在逗我笑?”

    他忽而收起笑容,輕言道:“而且,還是一個根本沒有血族血統的吸血鬼獵人!

    吸血鬼獵人,顧名思義,獵殺吸血鬼的人。在中古世紀,絕大多數情況下,這類人是由受到吸血鬼傷害而失去過親朋好友的人、正義感天生自愿抵抗吸血鬼保護民眾的人,以及血族和人類的混血兒組成。

    但是相較于普通的人類來說,哪怕是經歷過了嚴苛訓練的人類,和吸血鬼那超強的身體素質比起來,也沒有絲毫的優勢,這就使得第一類和第二類人總是死得非?,慢慢的,吸血鬼獵人就只剩下了第三類人。

    他們是血族和人類的混血兒,多數情況下都是有著一個人類母親和一個血族父親,在人類中長大,不怕光,不喝血,看起來和普通人一樣。

    當然也有母親是血族、父親是人類的搭配,只不過相較于前者,這類要少得多。

    他們可以行走在烈陽之下,但是伴隨著他們的長大,這些混血兒身體里屬于血族的部分越發強大,漸漸的就會壓過屬于人類的血統。他們會變得越來越不喜歡陽光,熱愛于在陰天甚至于晚上出門,人類的食物變得越來越難以入口。

    直到某一天,他們發現陽光會在他們的身體上留下灼傷的痕跡,吃下去的食物被胃劇烈抗拒著嘔吐出來,曾經被母親盛贊過的小虎牙變成了尖尖的獠牙……血族的血統最終還是壓過了人類血統,將他們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血族。

    因為當時血族對人類的殘害,一個被發現有血族血統的小孩子在人類的村莊中長大的過程中幾乎充斥著謾罵、排斥和嫌惡。這樣的長大的混血兒們,一部分投向了血族,另一部分則投向了廣袤的天地不理會人類也不理會血族,還有一部分走上了仇視血族、終身獵殺血族、直到自己成為血族時自殺結束性命的道路。

    這些還未完全覺醒血族血統的混血兒一般都有著比起普通人來超常而強悍的身體素質,出色亮眼的容貌,強大的愈合能力,這讓他們獵殺時的效率和可以面對的敵手強大程度遠遠高于其他普通的吸血鬼獵人。

    慢慢的,在那些有著非凡能力的生物——比如巫師——眼中,吸血鬼獵人開始專指這最后一種人,血族和人類的混血兒。

    因為在他們眼里,只有這類人才能真正做到和血族對抗,獵殺他們,而不是淪為他們的食物。

    混血兒出身的吸血鬼獵人,才是正統。

    “說吧,為什么要綁架麥因弗萊婭!

    布魯克顫抖了一下,飛快地說了一句話。

    金發少年的臉色頓時有點奇怪,他挑起了一側眉毛,露出好似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話的表情:“你說什么?”

    “利恩想知道麥因弗萊婭小姐是怎么誕生的,”這次布魯克的聲音雖然還傳出些許顫抖,卻穩定了很多,“他們聽說麥因弗萊婭小姐的胚胎細胞來源于兩塊脫離母體很久的血肉,這樣的血肉理應已經死去了,但是最后卻被成功誘導并結合成了受精卵,孕育出了生命……他們想提取她身上的細胞研究這是怎么做到的!”

    “然后?”米海爾不覺得那些人的目的會是簡單的攻克科學難關。

    “然后……”布魯克咽了咽,“然后他們想用這個方法,來人工制造血族和人類的混血兒……”

    自從血族避世,人類社會里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血族的蹤跡了,那些正統的吸血鬼獵人已經消失了很久了,那些強大的、飛檐走壁不在話下、可以和血族對拼身體素質的人都不見了。

    米海爾和漢斯都不會天真地覺得他們人工制造這種混血兒只是為了給人類社會添磚加瓦。

    “軍隊?”米海爾輕輕地吐出一個詞。

    布魯克顫了顫,點頭:“是的,他們想要一支身體素質非常出色的軍隊……”如果這支軍隊同時有著在黑夜中作戰能力比太陽底下更高的特色的話,就更棒了。

    這將會是一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幽靈部隊。

    二戰時美國研發的超級戰士血清因研發者被暗殺,導致最后的成果只有一個人,美國隊長史蒂夫·羅杰斯。在最初的被埋沒的時光之后,美國隊長在一次擅自深入敵營的營救行動中展露出了他強大的能力,從此帶著他的咆哮突擊隊走上了一路抵抗納粹的道路。

    后來美國隊長為了對抗紅骷髏約翰·施密特而跟著嚴重損傷的飛機一起墜落,被確認死亡,但他在二戰里創下的種種奇跡般的戰績依然熠熠生輝。

    一個超級戰士就已經這么強大了,如果有一隊超級戰士呢?

    從吸血鬼獵人之間代代相傳的筆記里知道中世紀那些強大吸血鬼獵人的來歷,有人動心了。

    他們沒有超級戰士血清,也造不出來血清,但是他們可以培養吸血鬼和人類的混血兒。

    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設想,然而問題是,這個時候,嚴格遵守避世條約的血族已經消失在人類眼中很久了——或許血族依然生活在人類之中,但是他們顯然更加善于隱蔽自己,在進入19世紀以后,關于血族的種種傳聞漸漸的都已經銷聲匿跡了。

    沒有條件找到自然誕生的混血兒,吸血鬼獵人里就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另一邊:既然如此,借用普通人的科技力量,將血族和人類的血肉結合在一起,人工培養出混血兒!

    吸血鬼獵人手上有屬于血族的血肉,這是過去祖上漫長的獵殺生涯里傳下來的,用以讓后代學會分辨血族。

    這些血肉有著驚人的活性,明明理應是死掉的尸體碎片而已,卻能百年不腐,依然保持著剛剛從血族身上削下來時的鮮紅。

    但是,該怎么才能把血族和人類的血肉融合在一起呢?

    與巫師界有著聯系、曾經追隨過圣徒的某個小組織想到了那個誕生于九頭蛇的實驗室里的小孩子。

    多么相似。

    也許,促使那個人偶誕生的血肉之一,就是血族的呢?

    畢竟,在圣經故事里,血族就是沒有靈魂的!

    然后,他們就這么盯上了人偶。

    不是沒有人想過直接找到九頭蛇里當年關于人偶的實驗資料,但是自從二戰德國投降、九頭蛇撤離德國之后就不知去向了,活動在外的只能說是恐怖組織,當年那個幾乎可以說領先世界至少二十年的科研團隊被藏在了哪里,誰也不知道。

    相較而言,似乎還是有著確鑿所在地的人偶更易獲得。

    從研究產物上倒推方法是一件很常見的事,很消耗資源和時間,但在沒有其他方法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而且,人偶是女性。她能夠成功誕生,就證明她的細胞融合不同物種的能力極為強悍——不然又怎么可能融合截然不同的另一種血肉而誕生呢——那么,等到她長大,哪怕到時候他們無法破解融合細胞不引起排斥畸形的秘密,取用來自這個人偶的卵細胞,用于融合誕生強大的戰士,也不失為一種選擇。

    貪心的人類。

    米海爾垂下眼簾,金色的長長的睫毛遮住了他湛藍的眼睛,讓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米、米海爾大人,求您……”布魯克哀聲請求,哭著訴說自己的過錯,說他自己一時鬼迷心竅,才對米海爾大人的人偶下手。

    漢斯在旁聽著不斷皺眉,卻沒有發表任何看法,他知道這種時候,有權處理布魯克的人只有米海爾大人。

    這不是他能插手說話的地方。

    似是終于從那漫長的思考中回過神來,金發的少年輕輕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起來!

    不知何時又被嚇得軟倒在地的布魯克連忙掙扎著爬起來。

    “漢斯!

    被叫到名字的人靜等圣徒的主人下令。

    米海爾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帶走布魯克:“三天。對了,順便問問他們怎么進的莊園,我對這個比較好奇,”他繼而露出了笑容,“下次看望叔叔去的時候可以好好地嘲笑嘲笑他的防御法陣!

    讓他活三天,第四天死,至于這三天里該做什么,漢斯理解得很透徹,總之不會讓這個背叛了大人的布魯克好過就是了。

    哦,還有刑訊審問。

    簡潔有力的應聲之后,漢斯揮動魔杖封死了驚慌失措試圖懇求放過他的布魯克所有的求救和逃走線路——說起來在這個布滿了出自一代魔王格林德沃之手的魔法陣的莊園里,布魯克想逃也是個問題。

    但考慮到他們曾經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帶走麥因弗萊婭小姐,漢斯覺得他再小心謹慎也不為過。

    至于他帶回來現在放在治療師那的麻瓜男人么,漢斯覺得,用來攝魂取念好搗毀這個吸血鬼獵人組織,算是盡了那個男人最后的價值了。

    誰讓他們就這么犯到了米海爾大人頭上來呢?

    雖說自從蓋勒特大人自囚于紐蒙迦德之后,圣徒的行動就低調起來,可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已經失去了曾經二戰時那般尖銳的爪牙力量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