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7章

第7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們接著去哪里?”

    吃完早飯,從旅店出來,依然被裹在厚實的大衣里的小女孩仰著臉,問抱著她的男人。

    一夜過去了,這個被稱為冬日戰士的男人身上的冰冷肅殺像是消散了不少,看起來更像是個人,而不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

    那個名字喚起了他許多記憶。

    好的,壞的,都有,有條不絮地在他的腦袋里排成列。

    聽到她的聲音,冬兵回過神來,道:“給你買衣服!

    他不懂這小孩為什么會穿著那么一身明顯不保暖的公主裙,除非這孩子本來所在的地方正處于溫暖季節中。

    “還有,以后記得叫叔叔!

    她認真點頭:“好的,巴基叔叔!”

    冬兵頓了頓,沒有否認這個稱呼,只輕輕地拍了拍懷里小孩的腦袋,帶著她進了鎮上的一家服裝店。

    等出來的時候,小女孩已經換了一身適合這個季節和環境的衣服了。

    白色毛衣,藏青色厚長褲,帶兜帽的紅色絨面外套綴著兩個白色的小球,腳上踩著黑色馬丁靴,腦袋上戴著一頂紅色絨線帽,脖子上還圍著一條長長的杏色圍巾,這副從頭包到腳的模樣好歹不會再讓人看著她就覺得冷了。

    “巴基叔叔,我可以不戴手套嗎?”才這么一會,她已經很習慣這個稱呼了。

    而被她叫的人也是一樣:“為什么?天氣很冷!

    她扁扁嘴:“手套好厚,手彎不起來,但是我想牽你的手!

    她的俄語說得還不是很熟練,畢竟是早上才開始學的,但是至少能讓人聽懂她在說什么。

    本來在思考接下來去哪里的男人聽到這話,低頭看了一眼個頭還不到他腰上的小孩子,牽住那只小小的手。

    銀色長卷發的小女孩立刻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雙好似斯里蘭卡矢車菊藍寶石一樣漂亮的眼睛里盛滿了頭頂的藍天白云,清澈得他能夠在那雙眼里清楚地看到自己。

    “實在想不起來自己的名字了嗎?”他問,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得給她取個名字才行。

    小女孩正要回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遲疑了。

    洞察力極為敏銳的人注意到了這點:“怎么了?”

    “我,”她頓了頓,又遲疑了一下,才開口,“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夢……我覺得,那是我記憶的一部分!

    話雖如此,她臉上卻充滿了糾結的神色,好像遇到了什么難以理解的事。

    冬兵微微擰眉,為她這種好像隱瞞了什么的態度:“夢到了什么?”

    她的眼神有些放空:“我夢到了……有人給我取名字……”

    在漆黑的地底。

    #

    “你叫什么名字?”

    昏暗的地下,見不到光。

    記憶里金色的燦爛的陽光,在這個地底世界里,是不存在的。

    直到那一天。

    在附近轉了一圈,她撿到了一個……人?

    沒有尖耳朵,沒有血紅的花紋,沒有獸耳尖角利爪尾巴……

    是正常的,符合她認知的,人類。

    太久太久,沒有看到這樣正常的人類了。

    她救下了這個重傷的人類。

    這個人類男性有著璀璨恍若太陽碎片般的金發,湛藍如海的眼睛,哪怕夢里的她看不清他到底長什么模樣,但這個人類笑起來的時候,總讓她想起書上曾經被描繪為光輝之貌的太陽神阿波羅。

    在他醒來之后,他問她的名字。

    夢里的她心中一片茫然。

    名字,應該有的,但是她忘記了。

    她忘了自己叫什么。

    “那我給你取個名字吧!”金發的青年眼睛里是滿滿的晶亮的光,“拒絕也沒用,雖然這里就我和你,但是我還是想稱呼你的名字,這樣你才會知道我在叫你!唔,你知道嗎,我剛醒過來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是什么死神使者呢!哈哈!”

    他笑得很厲害,差點牽動腹部的傷口,嚇得她趕緊阻止他大笑。

    好不容易,他才平復下呼吸,湛藍的眼睛安靜地注視著她,聲音低而輕柔:“不過我很快發現我錯了,你不是死神,你是我的守護者才對……亞歷桑德拉,怎么樣?在地上世界的通用語中,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人類的守護者’!

    他的聲音恍若嘆息:“我覺得,沒有比這個更適合你的名字了!

    亞歷桑德拉嗎,不錯的名字。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道:“艾利克斯!

    看到她沒有反應,金發青年笑著拉她:“這也是你的名字,艾利克斯是亞歷桑德拉的昵稱。明白嗎,艾利克斯,我想要你回應我……”

    #

    亞歷桑德拉……艾利克斯嗎?

    冬兵想了想,點頭:“不錯的名字!

    只是他心里稍稍有點遺憾,不能給她取名字了……

    但是他也覺得這個名字非常適合她。

    人類的守護者。

    小女孩聞言頓時笑彎了雙眸:“我也這么覺得!”

    至于她夢里夢見自己的手腳都變成了深藍近乎靛青色的觸角好似章魚一樣的畫面……艾利克斯覺得,這很有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睡前一直在想那個基地的緣故。

    誰讓那個基地到處都是轟炸大魷魚的標志呢……

    所以,做夢夢見大章魚什么的,自己變成大章魚什么的,也不奇怪了,是吧?

    毫不猶豫地把自己夢里可怕的一面全部推鍋給九頭蛇基地,艾利克斯拉著冬兵的手,邊走邊問:“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離開蘇聯!倍患偎妓鞯。

    九頭蛇的重要基地幾乎都在蘇聯境內,昨天晚上他睡不著,想了一晚上,最后終于讓他想起了一點東西。

    二戰之后德國投降,原本屬于德國的九頭蛇部隊在領袖約翰·施密特下落不明的情況下叛離德國,去了蘇聯發展。

    西伯利亞的寒風是如此刺骨,讓不少人聞之而卻步。

    九頭蛇就在這片冰雪大地上安靜地舔舐自己在二戰里的傷,靜悄悄地發展勢力,所有的一切都由明面轉為暗處。

    在無人察覺的時候,九頭蛇的勢力已經遍及歐洲大陸暗處的每一個角落。

    蘇聯本土尤勝。

    冬兵知道自己得快點帶著艾利克斯離開蘇聯才行,否則,一旦九頭蛇反應過來,等待他們的就將是天羅地網。

    #

    廢墟中,身披黑袍的漢斯如同幽靈行于水上,無聲劃過。

    他最后在一處廢墟邊停下了腳步。

    底下有很微弱的心跳聲。

    挑了挑眉,漢斯摸出魔杖,輕輕一點,那殘破墻壁就被輕巧地移開,露出底下陷入深度昏迷的人。

    他的黑袍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的了。

    冬兵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那個綁架了艾利克斯的人居然能夠在那么大劑量的爆炸中活下來。

    漢斯咦了一聲,彎腰撈起一片殘破的黑袍碎片。

    不是他的錯覺,這的確是附著了防護魔紋的衣服。

    巫師界的東西。

    能夠抗下這么大爆炸的防護魔紋……恐怕也不是什么大路貨。

    他用魔杖輕輕地點了點那件黑袍,頓時就有極淡的光點在黑袍上亮起,漂浮到空中,凝聚成一個符號。只不過似乎是黑袍本身破碎太多,導致很多光點消失了,這個符號顯得很是殘破。

    如果換個人來,準是認不出這個符號,但漢斯不是其他人。

    他震驚地睜大了眼睛,視線猛的落在那個重傷昏迷的男人身上。

    他的感覺沒有錯,這的確是個沒有魔力波動的普通麻瓜,但是為什么這個人會有一件來自圣徒的“圣袍”?

    ——漢斯不會認錯的,哪怕那個符號殘破了許多處,他依然一眼認了出來,這是死圣的標志!

    而在整個歐洲大陸,除了圣徒外,誰敢在袍子上留下這樣的標記?

    必須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圣徒的防御袍會出現在一個麻瓜手上!

    不再多做什么,漢斯將這個重傷昏迷的人漂浮起來,帶著他幻影移形,離開了這片廢墟。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