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綜]成壕之路 > 第2章

第2章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她有些驚慌,不知道該怎么才能把昏迷的人叫起來。

    剛剛那個雙向心靈震爆真的沒有危險嗎,會不會讓人身上有什么她看不到的傷口,所以導致他們昏過去了?

    明明她頭腦中的知識告訴她,這個技能是作用是威懾所有意志力不足之人,讓其受到震懾無法做出任何有效行為來,為什么到了她這里就變成震暈人了?

    雖說把人震暈過去也是“使其無法做出任何有效行為”的一種解釋……

    難道是驚嚇之下沒控制好力度的緣故?

    但是又要怎么才能控制力度?

    現在怎么辦,這里是哪里,可以求救嗎,向誰求救,附近有人嗎,能夠確定和那些人不是一伙的嗎……

    無數的問題塞滿她的大腦,她想叫醒被她震暈的男人,卻無從下手,甚至不知道該碰他哪里:怎么才能叫醒他?

    這個疑問仿佛是一個開關被打開,她的大腦中某個區域的記憶(亦或者說是常識處理方式?)被釋放出來:

    用力晃?冷水潑臉?抓腦袋磕墻上?或者找個磚塊砸他腦袋上?

    她被自己頭腦里條件反射浮現出來的答案震驚了:……除了第一個,其他幾個真的是正常人會做出來的“喚醒”選擇嗎?

    她之前到底是什么人!

    總覺得西斯空寂啊……咦,西斯空寂是什么東西?

    總、總之先試試看吧!

    她抽著嘴角把手伸過去,正要嘗試看看所有選項里最正常的那個“用力晃”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她的手落在了昏迷的人的額頭上。

    看到的世界變得不太一樣。

    透過毛發、皮膚、頭骨、腦髓組織……她在昏迷的人的大腦深處,看到了一個奇異的字符,散發著淡淡的光。

    這是什么?

    她疑惑地靠近,試圖看得更清楚一點,但就在她嘗試著“拉近鏡頭”的時候,那個奇異閃光的字符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攻擊,嘩啦一下,碎了。

    昏迷的人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眼皮一陣抖動,好一會兒,才慢慢睜開。

    醒了!

    她心頭雀躍,頓時就丟下了剛剛看到的那一幕時的疑惑,有些激動地等著這個被稱作冬日戰士的男人完全清醒過來。

    #

    就在冬日戰士大腦中的閃光字符被無意識觸碰到它的人擊碎的同時,遠在千里之外的某個城堡中,一個人似有所覺地抬起頭來。

    “漢斯?”

    他沒有回應。

    “漢斯!

    這次的聲音略低,他回過神來:“……被擊碎了!

    “什么?”他旁邊的人為這沒頭沒尾的話挑起了眉梢。

    漢斯把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懷表拿出來,打開,展示給他旁邊的人看:“我留在那個麻瓜戰士大腦中的控制符文被什么人給擊碎了!

    打開的表盤沒有常見的代表時間的等分記號,倒是有好幾枚銀白色的指針,各自指向某個方向。

    此時,其中一枚指向東北方向的指針已經完全變黑,漢斯拿著懷表的手微微動了動,它就碎裂成了細小的黑色殘渣,只余下一小截殘留在指針盤上。

    “什么麻瓜戰士?”他疑惑地問。

    漢斯想了想,問:“米海爾大人,您還記得九頭蛇嗎?”

    被敬稱為大人的是一個看著外表只有十來歲的少年,金發碧眼,靠在橡木制的書桌前,手里拿著剛剛從書架上取下來的一本精裝書,翻動書頁的動作隨性而優雅。

    哪怕是在這個昏暗的古堡房間里,他的身上也有著好似太陽神一般的光輝,奪目耀眼,讓人看到就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當然記得!鄙倌觌S口道。

    漢斯沉默了一會,以他對米海爾大人的了解來看,距離那么遙遠的事,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恐怕米海爾大人早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了。

    “幾十年前,蓋勒特大人稱霸歐洲大陸的時候,麻瓜界也處于戰火之中……”漢斯才剛剛開了口,就被米海爾打斷了:

    “二戰,我知道的。漢斯,說起普通人的歷史來,我比你熟。當然魔法史也一樣!苯鸢l碧眼的少年隨手翻動手里的精裝書,幾下就把那本三指厚的《黑魔法起源:溯回》翻完了,“我記得當時和叔叔合作的那個普通人的領袖,是叫希特勒對吧,他手下有支武器研究部隊,名字就是九頭蛇。沒記錯的話,你那時候和九頭蛇有過合作,剛剛說的那個戰士就是合作成果?”

    漢斯在心里微微驚訝了一會這次米海爾大人的記憶,點頭道:“是的。當時九頭蛇部隊捕獲了之前被救出去的實驗品,帶回來之后我協助佐拉一起對他進行洗腦,以及‘關鍵詞啟動’!

    那大概是高高在上的巫師第一次和麻瓜合作吧。

    漢斯清楚地記得自己接到需要前往麻瓜的科研部隊里與他們進行合作時不敢置信的心情,如果不是蓋勒特大人的言論說服了他,他想他這輩子都不會做出那么瘋狂的舉動來:和麻瓜合作,將麻瓜的科技和巫師們引以為傲的魔法結合起來!

    被九頭蛇稱為“資產”的戰士就是合作成果之一。

    他改變了奪魂咒的咒語,研究出能夠放入目標大腦中的魔法符文,然后只要念出事先設置好的洗腦關鍵詞,就可以觸發其內的魔法符文,對目標完成洗腦,并使其完全聽命于念出洗腦關鍵詞的人——不管那個人是否有魔力,是否懂得魔法。

    當時的技術還不夠成熟,在人的大腦中放置魔法符文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所以最后的成果也不過是五個人而已,其中,被九頭蛇帶走的“資產”是唯一一個麻瓜實驗品。

    “也就是說其實是你以前做了個實驗,現在實驗品出問題了……為什么叔叔的書房里會有童話故事?”米海爾詫異地把剛從書架上抽出來的書攤開,滿是不解,《詩翁彼豆故事集》這種小巫師睡前童話故事書怎么會和黑魔法基礎論放一起?

    “不是出問題了,是這個麻瓜實驗品大腦中的魔法符文被擊碎了。我想,他已經死了!睗h斯道,現行的所有魔法都不可能做到繞過大腦直接攻擊其內的魔法符文,所以想要達成擊碎符文的效果,唯一的方式就是擊碎目標的大腦。

    以及……

    “米海爾大人,您從蓋勒特大人那繼承這座天鵝堡已經快二十年了,難道這是您第一次進蓋勒特大人的書房嗎?”

    “當然!苯鸢l碧眼的俊美少年不假思索道,“你覺得我會喜歡看《黑魔法起源論》這種法師理論書籍嗎?”

    “但我記得,您似乎很喜歡看書……”漢斯有點弄不懂到底是自己的記憶出現差錯,還是有人修改了他的記憶。

    “我喜歡看書,這點是不錯!泵缀柊咽掷锏摹对娢瘫硕构适录贩呕卦,抬手在寬大平穩的書桌上一撐,人就坐在了上面,“但比起純理論的學術類書籍,我個人更偏好思想類書籍,比如《資本論》,《國富論》,還有《君主論》……說真的,漢斯,我覺得你真的該去看看,不會是浪費時間!

    漢斯覺得他永遠都不會明白,為什么格林德沃家族里會生出來米海爾大人這樣的親麻瓜派。

    他的不解幾乎就是擺在臉上的——至少,對米海爾來說,是這樣的。

    “你錯了,我可沒有偏愛普通人!奔词箓人愛好再怎么不被手下接受,依然享有無上尊崇的少年微笑道,“我只是覺得,優秀的思想是不分年齡,不分性別,不分種族的。以及,如果巫師界也有這樣的思想類書籍,我同樣會去看!

    他說著聳了聳肩:“遺憾的是,至今巫師界在思想上的重視都不及普通人的十分之一!

    這么好用的洗腦工具都沒有人去研究……米海爾覺得,大概是因為有奪魂咒和一忘皆空這種可以修改記憶的魔法在的緣故吧。

    真是個安逸而平靜的地方……

    “你要去看看嗎?”他問。

    漢斯明白米海爾大人的意思是要不要去看看到底是誰殺死了他的麻瓜實驗品,想了想,點頭,并問:“米海爾大人要一起嗎?”

    “不了!苯鸢l少年想也不想就一口回絕了,“最近小老鼠們有些猖狂,居然有膽子對我的孩子下手!彼α艘幌,藍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光。

    他的聲音輕柔而溫和:“我總得讓他們知道,誰才是‘主人’!

    漢斯衷心為那些敢于對米海爾大人最為重視的小女孩下手的人默哀三秒,并鼓足勇氣問出了潛藏心底很久了的疑問:“米海爾大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麥因弗萊婭小姐誕生的時候,您才十歲吧?”

    這怎么生出來的孩子!

    而且,眾所周知,麥因弗萊婭小姐是麻瓜實驗室里誕生的試管嬰兒,空有軀殼,內里沒有靈魂,用于她的胚胎發育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血肉——漢斯可以用自己的圣徒徽記起誓,那兩種血肉中沒有哪一種是來自格林德沃家族的!

    硬要說有所聯系的地方的話,那大概就是麥因弗萊婭小姐的成長速度和米海爾大人一樣,尤其緩慢,明明按照時間算早該老去,但上個月測試骨骼年齡時,麥因弗萊婭小姐的骨齡卻顯示她只有十歲。

    就像是那幾十年的時光都不曾在她身上流淌而過一樣。

    難道是因為沒有靈魂?

    金發碧眼的俊美少年彎起嘴角,神色分外愉悅:“前世的我和我最愛的‘她’的孩子!

    漢斯:“……”前世你妹呦!血脈返祖了不起!騙人很好玩嗎!

    深深感覺自己被調戲了的漢斯決定三個月內不要和米海爾大人說話。

    #

    在她的殷切期盼下,有著一支金屬胳膊的男人終于睜開了眼睛,滿目迷茫。

    “你……你還好嗎?”她小心翼翼地問。

    男人環顧四周,頭腦刺痛不止,無數的記憶碎片在大腦中翻滾,但在他想要去捕捉它們的時候,卻又像是被浪花無意間卷上水面的瓷片一樣,又一次被水浪帶回了河底。

    男人的目光落在身側的女孩身上:‘她剛剛說了什么?’

    她頓時呆住了,她剛剛說的話,這個人聽不懂?

    ‘我這是在哪里?’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忽然就有了種不詳的預感。

    不、不會是她不小心把來救她的人,也給弄成了失憶……吧?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