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34章 梟雄對決

第34章 梟雄對決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肖北無奈地用手摸摸額頭,怎么今天這么多亂哄哄的事。手一擺“快去找找看,先別讓厲哥知道,否則他會殺了你們這些飯桶,也會遷怒于我!

    保鏢點點頭,心驚膽戰地出門找人了。

    肖北嘆了口氣,幽幽地說道“肖南,你帶著夫人先走吧。我去找厲哥,到時候就說三個人全死了。

    太陽馬上就升到屋頂,沈秋寒一定會出現,兩大梟雄對決時刻該到了。如果他能解決這里的一切,你就不用帶著夫人逃亡了!

    肖南抿唇一笑,抱起李依研就朝門外走。

    把她放在箱式貨車的副駕駛位,系好安全帶,蓋上薄毯,關上貨車門,跳上駕駛室,徑直向山洞駛去。

    車子開的很快,一路顛簸,李依研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水眸微睜,瞅一眼專注開車的肖南,虛弱地問道“肖南?是你啊。我們去哪里?”

    肖南聽見旁側的聲音,微微一笑“夫人醒了,現在去山洞,我帶你離開這里!

    李依研聽到‘離開’兩個字,大腦清醒不少。臉頰、前胸上還有陣陣的腹痛,一股腦襲來。

    回憶起今天面臨的各種惡劣狀況,嚶嚶哭泣著“我……我的孩子是不是沒了……”

    肖南見她傷心難過,本想告訴真相。忽然記得,那個接收器在厲震天身上。對她說的所有話,都要小心謹慎,避免被偷聽。

    冷眸微怔,只能違心撒了謊“夫人,你還年輕,孩子沒了,以后還可以再要……”

    李依研聽聞,哭得更是稀里嘩啦。這個孩子是她和沈秋寒的骨肉,現在說沒就沒了。

    沈秋寒半身癱瘓,他們很可能再不會有孩子,她對他的許諾也失言了。

    悲痛欲絕,嚎啕大哭,哭著哭著,又迷糊過去。

    進了山洞,平坦很多。貨車一路疾馳,向山洞深處而去。

    不知不覺,她被一陣狗叫聲驚醒。抬眸望去,車已經停了下來。肖南不在駕駛位,正在外面打電話。

    李依研慢慢坐起身,搖下車窗,洞穴的濕寒氣息和狗吠聲撲面而來。掃視一圈,這里正是前幾天白雨薇喪命的地方。

    距離停車不遠的地方有道大鐵門,嚴絲合縫,密不透風,鐵門旁邊是個很大的溶洞,下面有個天然狗圈,里面四散躺臥著十幾條狗。

    正準備下車,忽然被肖南的聲音吸引住了,“哥,我們已經到了大鐵門,接收器到手了嗎?沒有……好吧。

    什么?厲哥要在木屋前炸死沈秋寒……我把密碼裝置毀了,盡快帶夫人去外圍據點!

    肖南收起電話,點了根煙,隨意地扭頭望去,被身后悄無聲息站立的小丫頭下了一跳,手一抖,煙掉在地上。

    抬腳把煙頭踩滅,關切地問道“夫人醒了。怎么沒叫我啊,這里濕氣大,看別著涼了,快去車里坐著吧!

    李依研瞪著水眸,一字一頓地問道“秋寒怎么了?他來了嗎?”

    見肖南低頭不語,心里咯噔一聲,急切地上前兩步,大力地搖晃著他的胳膊,哭得沙啞的嗓子幾乎變了聲調“肖南,快告訴我,秋寒怎么了?我已經沒了孩子,不能再失去他!

    肖南知道厲震天關注著李依研的一舉一動,說的任何話,都會被監聽。

    咧咧薄唇,微嘆一聲“夫人,我現在帶你離開山洞,安心在外面等待吧。其余的事,不要想,不要問。相信我,很多事,沒你想的那么糟!

    李依研沒聽懂肖南的話外音,腦回路鉆了牛角尖,滿腦子都是沈秋寒怎么了。她今天沒了孩子,再不能失了愛人。

    看樣子,想從肖南嘴里套話是無望了。蜜唇斜起,幽幽地說道“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說,那我也不勉強。我回車里了!

    肖南瞅著李依研乖巧安靜下來,聽話地鉆進副駕駛,松了口氣。來到密碼裝置前,輸入密碼后,大鐵門慢慢打開了。

    他重新回到駕駛室,望一眼水眸緊閉的李依研,微嘆一聲,啟動車輛越過大鐵門。

    厲哥要求破壞密碼裝置,肖南不敢違抗。停穩車,獨自返回大鐵門這一側。啟動關閉鍵,大鐵門緩緩合上。

    快速掏出匕首,把電線隔斷,又朝密碼裝置扎了兩刀。做完這一切,從墻邊閃身往貨車跑去。

    誰知進到貨車里,發現副駕駛位空無一人,扭頭四處搜尋,李依研會去哪里?難道一個人出了洞?

    忽然想到沈秋寒,眼眸大驚,意識到她的目的,急忙跑向快要合上的大鐵門。

    眼瞅著一個單薄的身影,越過大鐵門向入口跑去。

    此時大鐵門剛好關閉,他來不及追過去,被隔在鐵門另一邊,急的干跺腳。

    李依研通過肖南的電話,推測沈秋寒受到厲震天的要挾,已經來了。顧不上自身安危,邁開腿,以百米加速度向洞口跑去。

    沖出洞穴口,順著石子路一直向木屋方向而去。剛剛肖南的電話里,隱約提到厲震天會在木屋前殺了沈秋寒,那她一定要去木屋看看。

    李依研沖動但不傻,躲在離木屋不遠的林中空地,貓著腰,慢慢朝前靠近。

    遠遠看見木屋空地前站著一個人,是厲震天。還有不遠處負責警戒的肖北及十幾個保鏢,并沒有沈秋寒。

    他在哪里?水眸緊張不安地四處張望,既希望看見熟悉思念的身影,又怕他來了會被厲震天威脅算計。

    此時,沈秋寒正躲避在安全地帶,凝神靜氣地觀察。

    前一天晚上,他穿著蝙蝠飛行衣從飛機上一躍而下,把自己精準地投放在匯合地點。

    姚局、大冰等人也剛剛抵達,大家再次商討了營救方案。

    天蒙蒙亮時,狗回了山洞,所有人迅速潛入林中,各自四散開來。

    按照營救方案,大冰負責布放炸 藥,張山負責尋找山洞入口并解碼。姚局和陶子負責找沈君南和李依研。柳安臣負責找蘇珊。

    沈秋寒早早來到理想的藏身地點,冷眸一眨不眨盯著木屋前的厲震天。

    如果不是因為沈君南和李依研一直沒找見,他早就一個火箭炮過去炸死這個魔頭。

    現在他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

    太陽已經爬上了枝頭,營救行動過去了一小時。忽然,藍牙耳機里傳來張山的聲音,“秋寒哥,我在洞穴入口找到了君南和白靜蓮,他倆都還好!

    沈秋寒欣慰地答道“好,注意安全,你們先進洞,破解大鐵門密碼,在那里等我們!

    不一會,柳安臣的聲音也響起“秋寒,我在舊屋二樓醫療室發現蘇珊。她受傷昏迷,已經簡單做止血處理,需送醫院做輸血和傷口縫合術!

    沈秋寒沉思片刻,“你帶蘇珊先進洞吧,張山、君南已經在大鐵門處等待!

    剛剛,大冰已經在整個山谷和木屋安裝了炸 藥。只要找到小丫頭,把她安全送到大鐵門處,沈秋寒就會毫不猶豫炸了這里,讓厲震天死無葬身之地。

    正在思量,姚局的電話進來了“秋寒,我和陶子把新屋、舊屋以及附近地方都找遍了,始終沒找到依研。我懷疑,厲震天已經把她轉移出去!

    沈秋寒心里惴惴不安,小丫頭在哪呢?必須要搞到那個接收器,才能定位和監聽。

    冷眸微怔,沉聲道“姚局,麻煩你和陶子、大冰在附近警戒,做我的后援。要想盡快找到依研,必須拿到接收器。我現在去會一會厲震天!

    言畢,望一眼冉冉升起的太陽,該到與大惡魔面對面較量的時候了。

    正欲現身,手機響了,收到一條新信息。

    冷眸睨著,咬牙切齒地看完了5分鐘視頻。

    短短5分鐘的畫面,厲震天拿著短刀,不顧李依研的慘叫,一刀一刀在她胸前刻字。

    每一刀刻在小丫頭身上,同時也刻進沈秋寒的心里。深吸幾口氣,強壓住心頭的怒火,極力不讓自己當場失控。

    撥通對方的電話,怒不可揭地罵道“厲震天,你竟然在她前胸刻字,你……你這個毫無人性的魔鬼!

    厲震天哈哈大笑,“沈大少,我給過你機會,讓你太陽升到屋頂前來木屋,F在時間到了,可我還沒見到你這個膽小鬼。必須來點刺激的,否則你還像個縮頭烏龜一樣!

    沉默片刻,沈秋寒冷冷地說道“厲震天,我已經來了,你把依研藏哪了,我要看見她才出來!

    厲震天陰險地笑道“沈大少,你還沒搞清楚狀況,沒資格和我談條件!

    電話那頭的沈秋寒也意味深長地笑著“是嗎?恐怕沒搞清狀況的是你。你可以看看三點鐘方向!

    厲震天狐疑地偏頭望去,只聽“轟”一聲,那座新木屋被炸的稀巴爛。這可是他費了心思搭建的安樂窩,此時卻化為碎片。

    寒眸凌厲,高聲罵道“沈秋寒,你敢炸了我的房子,我特么殺了你!

    沈秋寒濃眉微挑,厲聲道“厲震天,怎么樣,現在我有資格和你談條件嗎?

    如果你還覺得沒有,我可以繼續。你身后的木屋怎么樣?目標夠大,爆破力一定不小,拭目以待啊!

    厲震天沒想到沈秋寒下手這么快,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在山谷布了炸 藥,氣的胸脯起起伏伏“沈秋寒,你……你這個殘廢,縮頭烏龜,有種出來!

    沈秋寒冷笑道“你把李依研交出來,我就出來。只要你有膽,和我這個殘廢單挑!

    厲震天緊緊攥著拳頭,眉梢藏著一抹狡黠,嘲諷道“沈秋寒,你惦記我老婆還上癮了啊。她肚子里的孽種是你的,現在還給你!

    言畢,從肖北手中接過一個透明塑料袋,揚在手里示威地搖晃著……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