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4章 重獲自由

第4章 重獲自由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引蛇出洞計劃過去了半個月,沈秋寒已經出院,不顧眾人反對,低調地住進了和苑。厲震天也槍傷痊愈,被關押在拘留所內嚴加看管。何澤影因證據不足,被抓到警局的當晚就釋放了。

    姚局是厲震天專案的直接負責人,雖然知道李依研被利用的可能性很大,可按照工作紀律和流程,必須向她核實一些情況。

    門打開時,姚局和兩位負責經偵的警察對李華生客氣地點頭打招呼,小聲說道“李市長,我們想見見您女兒李依研,有些情況需要核實,麻煩您了!

    李華生點點頭,大度地說道“配合警方調查是應該的,請進!

    李依研正在吃飯,得知姚局和兩位警察找她,快速扒完飯,擦擦嘴,一臉迷惑地坐到警察對面。

    李華生讓胡心去廚房洗碗收拾,把廚房門關上,也坐了過來。

    寒眸微怔,沖三人點點頭“老姚,你們有什么事就問吧。依研啊,你姚叔叔問的事,如果知道,就直接說啊!

    李依研的水眸忽閃忽閃,迷茫但懂事地點點頭。

    姚局翻開問詢筆錄登記本,平靜地問道“依研啊,能否告訴我們,你和厲震天的關系!

    李依研秀顏緊蹙,無奈一笑,認真地說道“姚叔,兩位警察同志,我和厲震天什么關系都沒有。

    一年前他把我騙到金三角,用柳老爺子和柳貝爾的命做籌碼,威脅我,讓我和他舉行了一場陰謀婚禮。

    但是我從沒想過和她結婚,完全是被逼迫的。聽我前夫沈秋寒說,前段時間,厲震天在新加坡私自辦理了我和他的結婚手續。我在官網查了,確實注冊了結婚證。簡直是荒謬,我絕對不會承認。

    前幾天已經發郵件,請求新加坡管理機構撤銷婚姻關系,不過對方還沒回復!

    姚局點點頭,示意警察逐一記錄,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你和厲震天有金錢往來嗎?”

    李依研水眸圓睜,果斷地搖頭,厲聲道“絕對沒有,我和他一毛錢關系都沒有。況且這一年我跟著安臣一直在國外治病,花的錢也是我朋友的。

    回國這兩個月,一直住在柳家別墅。平時不買什么東西,日常開支搓搓有余!

    看來李依研沒明白問話的意思,經偵望了一眼姚局,得到眼神確認后,直截了當地說道“李依研,可能我們沒說清楚。

    所謂的金錢往來,不是這種幾千上萬的開支,而是上億的那種錢。你收過他的錢,替他做過事嗎?”

    李依研再次搖搖頭,斬釘截鐵說道“當然沒有,我知道他是販毒的,錢肯定不干凈。給我,我絕對不會要。替他做事,更不可能!

    經偵試探性地問道“那你知不知道,厲震天在新加坡以你的名義成立了一家基金公司,注冊資金200億。

    根據我們的調查,這家基金公司設立了投資公司,專門搞股權收購,目的是洗錢。

    你,要是不懂,我再說明白點。照目前的情況看,你是厲震天和何澤影洗錢鏈條的一員,作用還不小!

    李依研震驚地水眸瞪圓,邊搖頭邊說道“他干嘛以我的名義注冊公司?這些我不知情。再說,秋寒和安臣都給我留了很多資產和錢。雖然沒有200億,可去一個零的價值有了。

    厲震天的錢我才不稀罕呢。他是金三角的大毒梟,我絕對不會幫他們洗錢!

    兩名經偵互相對望一眼,再瞅瞅姚局,看來李依研說謊話了。

    姚局面色灰白,忽略對面李華生的寒眸,拿出一份協議書復印件,翻到最后一頁,放在李依研面前,嚴肅地說道“依研,這張協議書上的簽名是你的吧?我們查過筆跡,是你本人。你仔細看看!

    李依研瞅一眼協議書簽名處,點點頭,不解地問道“是我的簽字,怎么了?”

    姚局皺皺眉頭,猶豫片刻,說道,“這張協議書的內容是你委托何澤影經營管理投資公司,收益的50%給他。那家投資公司就是厲震天給你注冊的基金公司設立的。

    可你剛才說,不知道厲震天為你注冊成立基金公司和投資公司的事。你最好和我們說實話,不要有所隱瞞!

    李依研氣急地拿過協議書,逐頁翻著看,邊看邊搖頭,最后幽怨地說道“姚叔,不對啊,這份協議書只有最后一頁我見過,前面的內容我完全不知情!

    姚局寒眸凌厲,沉聲說道“依研,你把當時簽協議的情況詳細說一說!

    李依研急的頭冒冷汗,抿著唇,幽幽地說道“半個多月前,趙倩云和慕小蕾找我,把陳天育和李牧被抓的經過告訴我,求我救救他們。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最好的朋友坐牢,唯一的方法是讓何澤影撤訴。何澤影提出的撤訴條件是讓我去見他。

    我從柳家別墅偷偷溜出去,來易安半山別墅找他。我們見面后,他提出要永遠享有依基金50%股權的收益。我看了協議書,就在最后一頁簽了字。

    可現在這份協議書與我當時看得不一樣,只有最后一頁對,其他都不是我看的版本!

    姚局稍稍舒了口氣,與經偵警察對視一眼,謝過李華生,走了。

    臨走前婉轉地提出,近期內李依研不得出境,要隨時配合警方調查取證和了解情況。

    關于協議書,何澤影和李依研說的都沒有破綻,但事實只有一個。這份協議書是否換裝,還得回去好好研究分析,看看技術部門是否能檢測。

    送走了姚局和兩名經偵警察,李依研在沙發上坐不住了。今天姚局傳遞給她的信息量有點大,必須認真查查這件事。找了個借口,火速進到房間,打開筆記本電腦。

    李華生從沈秋寒那知道女兒的黑客技術很高,看她那狡黠的眼神,意識到又該有動作。

    緊跟著進了臥室,沉聲道“閨女,別查了,有些事不知道的好。再說,警察一定能查清,會還你清白,不會把你列為厲震天的共犯!

    李依研迅速get到李華生話里的重點,驚詫地問道“共犯?爸,厲震天已經被抓了嗎?”

    李華生自知說漏了嘴,再說憑女兒的能力,這件事根本瞞不住,微微點點頭“對,前幾天,厲震天和她的女保鏢去柳家別墅找你,被蹲守的警察圍住,抓到了!

    李依研興高采烈地從床上跳了起來,激動地嚷道“厲震天真的被抓了?太好了,我自由了。就他犯的制毒販毒罪,都夠槍斃幾回了。秋寒也不用在國外躲藏,可以回國啦!

    李華生微微嘆息道“閨女,理是這個,可實際情況比你想的復雜。實不相瞞,厲震天一個多月前改了國籍,如果他本人沒有在境內犯案的有力證據,就要遣送回國,F在,情況并不樂觀!

    剛剛還笑容滿面的李依研,瞬間被這個消息驚呆了,不滿地嗔道“爸,他在國內不是讓何澤影幫著販毒嗎?你們把何澤影抓住,順藤摸瓜,一定能找到厲震天的罪證。直接在國內定罪槍斃,千萬不能放虎歸山啊!

    李華生喃喃地說道“你分析的很對?珊螡捎笆莻滑頭。姚局突擊搜查了他的藏身地,除了剛剛那個協議書,什么疑點都沒發現。還成功地把鍋甩給你,把自己摘得可干凈了。

    那個協議書,把投資公司大額資金來源不明的帽子扣到你頭上。所以,姚局才會帶著經偵找你核實!

    李依研水眸亂轉,急切地問道“爸,那怎么辦?怎樣才能把厲震天定罪,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我能做什么嗎?”

    李華生輕輕拍拍女兒的肩膀,微微一笑“我和姚局會想辦法。好不容易抓住這只大老虎,哪能輕易放他回去。這事你不要摻和,專心在家照顧你媽,我就放心了。

    但是有個事,你要切記。為防止厲震天的黨羽搶人,他被抓的消息是保密的。你不能對外說,也不要主動問別人,更別用黑客技術查,會泄密的。

    至于秋寒,他繼續在國外躲一段時間更好,我擔心厲震天的余黨會找他報復!

    李依研相信了他爸的說辭,鄭重地點點頭,保證著“好,爸,我一定保密,不給警察和大家添麻煩!

    李華生離開臥室后,李依研一個人窩在被窩里,筆記本電腦放在被子上,手指飛快地點擊。她答應不查厲震天近況,也沒說不能查何澤影和自己。

    很快依依不舍基金公司的信息彈了出來,還有烏市和新加坡的兩家投資公司。

    這些信息都是政務公開事項,不用黑客技術,一查一個準。

    看來警察沒哄她,厲震天果真用她的名義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基金公司,注冊資金高達200億元。還依依不舍呢,聽名字就讓人惡心。

    那兩家投資公司,新加坡的直接在她名下,國內的在何澤影名下。

    她想黑進官方網站把那張結婚證注銷,無奈能力有限,這類信息加密技術很高,嘗試多次無果。

    罷了罷了,不在意就不心煩,反正厲震天已經被抓捕了,只當那張結婚證不存在。

    重獲自由的感覺太棒了,要好好享受這難能可貴的風平浪靜和寧靜愜意。

    李依研告別公務繁忙的李華生,獨自帶著她媽去了三亞,好好地感受了南亞熱帶風情,瘋玩了半個月才回來。

    兩人前腳剛踏進門,姚局帶人又登門了。

    今天姚局是慕名而來,沒給李華生打招呼。寒眸微怔,幽幽地說道“依研啊,這次來,還是了解厲震天的事。雖然他被抓捕了,可一切還沒結束。

    厲震天在新加坡雇傭的律師一直通過兩國外交部門斡旋,提出證據不足,要求盡快釋放和引渡出境。我們壓力很大。

    厲震天的罪證能否夯實,是否可以在國內受審,你的證詞很重要!

    李依研嘟著嘴,陷于沉思。關于厲震天這個人,還真沒啥可說的。只見過一面,舉行了婚禮儀式。那張陰黑的臉和大高個,久遠的都快在記憶深處抹掉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