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54章 制服誘惑

第54章 制服誘惑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牧見沈秋寒要掛電話,連忙說道“等等,老大!

    沈秋寒一邊揮鏟,一邊舉著手機急切地問道“有事快說,我這真是有點忙!

    李牧從魏思成那聽說依凱股份出了事。陳天育是公司法人,下午被監管部門約談,人一直還沒回來。

    本想給沈秋寒說說,可想想也許沒多大事。再說老大最近兩天夠煩的,公司被惡意收購,前妻上門胡鬧,新婚嬌妻整天尋夫,再不敢給他添堵。

    猶豫一下,回答道“沒事,沒事。老大,你忙吧!

    剛掛了李牧的電話,趙希西的電話就切了進來。沈秋寒瞄一眼鍋里的黑魚燉豆腐,把火調小,按了接聽鍵。

    這個女人太精明,得防著點。

    “老公,下班什么時候回來?我和媽在家等你吃晚飯!壁w希西被婆婆教育一番后,說話聲音又柔又輕。

    沈秋寒聽著麻酥酥的腔調,雞皮疙瘩起了一背,冷聲說道“公司有要事,晚上我不回家吃飯了!

    趙希西非常失望,今天這頓晚飯,她親自下廚做的,都是沈秋寒愛吃的菜,沒想到對方不領情。

    眼眸微轉,嬌聲說道“老公,你要忙,我給你送去吧。晚餐是我親自做的,試試我的手藝吧?”

    沈秋寒沉默片刻,嘆了口氣“希西,不用麻煩,下午我和客戶吃過飯了,你們自己吃吧!

    連著吃了兩次鱉,趙希西失落到極點,強力忍住氣惱,柔聲說道“老公啊,那你忙吧,晚上我在客廳等你回家。對了,剛剛媽說度蜜月行程替我們安排好了,明天就出發。你看……”

    沈秋寒俊顏緊蹙,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最近有家投資公司惡意收購依支付,這事你知道的,F在正是關鍵時期,我走不開。要不,你和媽一起去吧!

    度蜜月有兒媳和婆婆一起的嗎?趙希西氣的渾身發顫,握著手機的掌心滲出了汗,恨不得沖到沈秋寒面前,狠狠咬他幾口。

    可誰讓她愛他呢,再恨再惱的話溜出嘴邊,還是變了味“老公啊,這幾年上市公司被惡意收購不是一次、兩次了,咱們的流動資金充裕,讓天育幫忙操盤,很快就讓對方知難而退。你要實在不想去旅行,也沒關系,只是我怕媽會不高興!

    沈秋寒的耳朵一直關注著鍋里的聲音,感覺聲音變了,掀開鍋蓋,湯快干了,黑魚燉豆腐馬上得加作料出鍋。

    濃眉微蹙,急切地說道“行了,我知道了,容我再想想,明天再說吧!辈蝗葳w希西答話直接按了掛機鍵。

    沈秋寒看看天色已晚,緊鑼密鼓做完剩余的菜,打包,放進保溫箱,騎著電動車,飛一般向柳家別墅而去。

    此時已經華燈初上,繁星點點,烏市的主干道燈火通明。下班晚的,出去玩的,路上車多人多,堵車又開始了。

    此刻電動車的優勢就顯而易見。沈秋寒暗暗慶幸買快遞小哥制服時,順便一并買下了電動車。心里美滋滋的,騎著小電爐在車流中見縫插針地肆意穿行。

    忽然,一雙鷹隼般的眼眸不經意間透過車窗縫隙向旁側掃去,“咦,剛剛過去的人,怎么是沈大少?”

    坐在車后排正看文件的何澤影聽見助手的嘀咕,抬起頭,摘下眼鏡,狐疑地問道“沈大少?在哪?”

    保鏢指指前面“就是剛剛騎著電動車,從我們旁邊過去的外賣小哥。他帶著鴨舌帽,穿著送餐制服,還帶了副限量版墨鏡,臉遮住半邊,可人絕對錯不了!

    何澤影瞅一眼堵得水泄不通的車道,哈哈大笑,恥笑道“沈大少怎么會去送外賣?這特么誰吃得起?莫非在玩制服誘惑?哪個小姑娘這么有福氣?”

    言畢,被自己的玩笑話怔住了,寒眸凌厲,急切地拍拍前座,“你趕緊問問負責盯梢的手下,今天中午李依研離開依支付公司后的行蹤,有沒有與什么人見過面!

    保鏢連忙給盯梢的人打電話,片刻功夫給何澤影回話,“影哥,李依研離開沈秋寒公司后直接回到柳家別墅,他爸李華生走后,沒有人進出過。

    不過,半下午她的女保鏢訂過外賣,送餐員穿的制服和剛剛騎電動車過去的沈大少是一模一樣!

    何澤影扔下文件,暗罵一句,“糟了,我們可能都被沈大少騙了。他該不會已經恢復了記憶?這可是個重大發現,馬虎不得。

    讓咱們的人盯緊了,看看半小時內有沒有外賣小哥去柳家別墅送餐。如果有,一定跟緊了,仔細辨認是不是沈秋寒。厲哥在意的事,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保鏢得令,迅速安排。

    二十分鐘后,沈秋寒拎著餐盒第二次站在柳家別墅大門口。此時小區異常安靜,抬頭可見幽幽的月光,顯得清冷而孤寂。

    敲門聲響了兩下,門就開了。

    陶子提前收到沈秋寒的信息,早早就在客廳等候。閃身出來,低聲說道“老大,你來了。依研吃完午飯就睡了,這會還在臥室沒下來!

    沈秋寒一邊把餐盒遞給她,一邊問道“怎么樣,飯菜她愛吃嗎?”

    陶子眼眸微抬,咧咧嘴,直言道“要我說實話嗎?”

    沈秋寒冷眸微怔,莫非午飯不對她胃口?急切地問道“我做的都是她以前愛吃了啊。難道一年沒做飯,廚藝下降了?”

    陶子咬著唇,微嘆一聲,“老大,你的廚藝非常棒,剛開始,她吃的很開心,邊吃邊夸贊。還問我是哪家餐館訂的飯,以后都在那家訂。

    只是……只是吃了差不多一半,她忽然沉默了,開始一邊吃,一邊掉眼淚!

    濃眉擰著,狐疑地問道“?為……為什么?飯送晚了?菜涼了?還是你說錯話,惹她不高興啦?”

    陶子嘴一撅,腹誹道“都不是啦。你的小寶貝我可惹不起。我覺得她可能吃出來飯是你做的,心里痛苦,才傷心落淚!

    沈秋寒低估了李依研的感知力,暗罵自己又犯傻,慌張地問道“吃完飯后,她說什么了嗎?”

    陶子徑直搖搖頭“她什么都沒說。其實從公司回來后,她就總是發愣發呆,很少說話。我問她話,要么就是點頭搖頭,要么就是簡短的一句話。

    而且……而且她再也不提找你的事了。我提議讓陳天育和君南來家里。她緊張兮兮地一口拒絕了,還說一個人靜一靜,不需要任何人來陪。跟前兩天判若兩人,很奇怪啊!

    沈秋寒沉吟片刻,幽幽地說道“依研是很不對勁。她今天去我辦公室,抱著我的時候,也是一句話不說。她會不會被厲震天監聽了?今晚,你找機會看看她身上有沒有類似定位竊聽器的東西!

    陶子恍然大悟,認真地點點頭。此處老大不宜久留,低聲勸說幾句,無奈地關上了門。

    沈秋寒還是舍不得走,很想上樓看看小丫頭,可他知道自己是絕對不能進房的。

    落寞地離開柳家別墅大門,坐在路邊的電動車上,點了根煙,邊抽邊琢磨小丫頭忽然禁聲的原因。

    倏然,靈光乍現,對了,她和他都會手語,如果因為某些原因她不能說話,打手語總可以吧。

    想到這層,沈秋寒又傻傻地笑了,從電動車上跳了下來,三步并兩步跑向別墅大門。

    離大門一米遠時,那個秘密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不用看來電顯示,就知道是李華生。

    沈秋寒冷眸圓睜,四處張望,快步退回到電動車旁,心虛地接聽電話,“爸”字剛剛脫口,就聽見對方火冒三丈地吼道“沈秋寒,你飯也送了,難道要收錢嗎?還不趕快走!”

    “?爸,你……你都知道了。我……我怕依研餓著,就簡單做了點飯,怕菜涼,親自送過來了!

    李華生真是被這個冥頑不靈的女婿氣瘋了,繼續嗔怒道“我能不知道么,姚局說,從你靠近柳家別墅,就被厲震天的手下盯上了。你再往前邁一步,這幾天的隱忍和誘捕計劃都白搭了!

    李華生真是氣的不輕,恨不得把女婿抓起來關幾天。他怎么越來越不聽勸,看來以前對他態度太好,沉聲道“沈秋寒,你趕緊走,最近這段時間離開烏市,越遠越好!

    沈秋寒可憐巴巴地求道“爸,依研在這里,我哪都不去。我向你保證,以后再不來送餐了。任務結束前,一定離她遠遠的!

    李華生已經鐵了心,根本不信沈秋寒的承諾,任他再祈求、再保證都不松口,立場不改,只有一句話“立刻馬上離開烏市!

    沈秋寒見希望渺茫,只能打親閨女感情牌,“爸,依研今天一直都不對勁,不愛說話了。陶子說她在家也很沉默。

    我覺得今天凌晨闖入病房的女人一定給依研說了什么,她信任我,也許會告訴我原因。我和她都會手語,剛剛就是想進去和依研用手語交流,就……就被你看見了!

    李華生嘆了口氣,幽幽地說道“你發現的這個疑點,我也察覺了;亓业穆飞,我用手語問依研,凌晨進房間的闖入者是不是威脅她,監聽她?她用手語回復我,什么都沒有,讓我不要牽掛!

    停頓片刻,繼續說道“也許是我們想多了,依研可能真的沒看清。也許她有顧慮不想說。無論哪種情況,說明厲震天已經開始行動,后面幾天是關鍵時期,你一定要離開這里。

    姚局親自帶隊,有十幾雙眼睛盯著柳家別墅,再說還有陶子貼身保護,你放心吧!

    李華生的話沈秋寒不能不聽,收起電話,戴上墨鏡,騎著電動車去了外賣小哥集散中心,把身上的制服和電動車送了人。

    頭一扭,坐進出租車里,在城區饒了幾圈甩掉尾巴,回了沈家別墅。

    今天的高端客戶送餐服務,至此結束。只是今后一段時間,他心目中的超級VIP客戶李依研小丫頭都吃不上親手做的營養餐了。

    從明天起,他的蜜月旅行正式開啟。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