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61章 神秘失蹤(2)

第61章 神秘失蹤(2)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沈秋寒看見視頻是“知心人”發的,頭就大了。

    這個視頻一準沒好事,多半是誹謗和誣陷他的。

    為了全面準確地掌握李依研的思想動態和心理活動,最終還是伸出手指點開了。

    視頻是十秒的剪接,竟然還帶了音頻,很直觀的講述了男主角出軌和金屋藏嬌的過程。

    俊顏不知不覺滲出了冷汗,此時終于明白李依研調取對面小區視頻監控的原因。

    這個“知心人”發的視頻,讓小丫頭誤會了,再加上昨晚上陶子跳窗被撞破的事,更是雪上加霜。

    現在想想,今早李依研罵的那些難聽話,都是事出有因,怪自己大意了。

    不行,沈秋寒一秒都等不了,他要立刻馬上找到李依研,告訴她,陶子是他安排保護她的保鏢,視頻都是故意歪曲。

    沈秋寒收起李依研的手機,冷冷地說道“陶子,依研收到一個黑客發的視頻,里面把你和我剪到一起,故意歪曲事實,讓她誤會了。以后你見到依研,一定要給她解釋清楚!

    陶子木然地站著,微微點了點頭,清秀的面容不帶一絲溫度和喜怒哀樂。

    李牧此時也有了進展,“秋寒哥,依研坐的黑車,是輛網約車,十分鐘前停在那里的。

    根據網站記錄,這輛車是依研自己在手機APP上約的,目的地是機場!

    頓了頓“那輛黑車是按照網絡地圖導航行駛,沒有故意避開監控探頭,上了主干道后,一直向機場而去。

    依研下車后,走了VIP通道,進了機場的貴賓服務區,買票、取票和安檢,登上了一架飛往新加坡的航班。

    根據航班信息,現在她已經下機了。

    很難理解的是,依研的身份證和護照沒有出境和乘機記錄,她是怎么坐的國際航班?”

    沈秋寒冷眸睨著,不斷重復李牧的話“坐了出國的飛機,但是沒有出境記錄!

    倏然腦海中閃過一道光,沉聲道“查查柳香兒這個名字,有沒有出境記錄?”

    李牧瞬間明白沈秋寒的意思,手指快速點擊,片刻后,無奈地點點頭,“柳香兒的名字就在那架飛往新加坡的航班乘客名單上。而且……還有發現!

    “說!”

    李牧猶豫一下,低聲應道“柳香兒下了飛機,上了一艘游船,從新加坡到金三角內陸河的下游港口。再往后就沒有官方記錄了!

    沈秋寒此時真是慌張了,說話的聲調都帶了顫音,“壞了,依研應該被威脅綁架了。誰會這么做?厲震天的人嗎?”

    李牧見到沈秋寒這幅模樣,有些難過,安慰道“秋寒哥,我看依研是主動上的車,說不定她誤會你和陶子,又被你無端關了禁閉,心里生氣。她……她就離家出走。

    可能就是想讓你找不到她,讓你后悔,讓你難過。說不定,現在她已經想明白了,氣消了,很快就能回來!

    沈秋寒冷眸睨著,輕輕搖了搖頭,“不對。她沒帶行李,只有一個隨身背的小包,錢包、銀行卡、手機都扔在書房。

    她一無所有、身無分文,怎么離家出走?再說,依研膽子小,還是個小女孩,生氣最多哭訴或不理我,不會玩人間蒸發這一套!

    張山站了起來,沖沈秋寒低聲說道“老大,依研不帶錢包和手機,會不會有其他資金來源?”

    沈秋寒神色冷峻,腦海中不斷重復著,李依研會去哪里呢?難道她真的像大家分析的,離家出走了?總覺得哪里不對。

    冷眸睨著,幽幽地說道“這小丫頭要離家出走,換一個身份,走的遠遠的,不想讓我找到,我能理解。

    可是,有一個疑點。她可以去很多地方,為什么要去金三角?還是金三角的那條河?”

    大家都陷于沉默,倏然,沈秋寒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可以很快知道李依研具體方位的人。

    那個神通廣大的人,就是柳安臣。

    正在思量,李依研的手機叮鈴咚咚的響起來,是何夕打來的。

    沈秋寒思忖片刻,點了接聽鍵。

    還未開口,只聽對面傳來焦急的聲音“寶貝兒,怎么一上午不接電話?你出什么事了?為什么沒來學校?這會在哪?吃午飯了嗎?……”

    何夕噼里啪啦說了一通,倏然發現電話那頭一直沒有吭聲,頓時警覺起來,沉聲道“你是誰?李依研呢?你為什么拿著她的手機?”

    頓了頓,見沒人接話,有些生氣,“說話啊。我是這個機主的親屬。你是誰?”

    沈秋寒還是沒吭聲,他忽然很想知道,柳安臣到底有多關心李依研。

    何夕沉不住氣了,“好吧,我聽見你的呼吸聲,知道你在。那你聽好了,我不知道你是誰,為什么拿著李依研的手機,但我可以立刻定位到你。

    在你轉身的功夫,會有兩架無人機找到你,對準你。

    如果你不想惹事上身,現在立刻讓這個手機的機主接電話,否則,后果很嚴重。等我找到你的時候,我就沒這么好的態度了!

    沈秋寒輕哼一聲,終于開口了“是我,沈秋寒!

    何夕有些不敢相信,語氣軟了下來“沈大少?是你?你怎么不說話啊,我以為小丫頭出什么事呢。

    李姑娘呢?早上你給她請假,沒說原因,我有點擔心!

    沈秋寒嗓音沙啞,話里泛著酸味“何夕老師,我看你不是擔心一點點啊,平均一個小時打一次電話,已經超出了師生的關心界限!

    何夕只想知道李依研好不好,忽略沈秋寒的一嘴醋味,直言道“我說沈大少,你什么時候這么小心眼。

    李姑娘在嗎?我聽她說一句話,就放心了,今天決不再打擾你們!

    沈秋寒微微嘆口氣,沉聲道“我也想知道她在哪,我也想現在聽聽她的聲音。

    可她大早上背了個小包,拿了點現金,離家出走了。手機和銀行卡都沒帶!

    何夕忽地從教研室的椅子上站了起來,不可置信地反問道“離家出走?你又欺負她了?我說你怎么這德行,有完沒完。聽你這口氣,應該查出她去哪了吧?”

    沈秋寒忽略柳安臣的不滿,冷冷地說道“查到了,拜你所賜,她用的柳香兒的身份。今早坐飛機去了新加坡,又乘游船去了金三角那條奪命河!

    “什么?你說她去了四年前遭難的那條河?不會吧。她當年去美國后,好長時間,半夜都噩夢連連。

    那個地方,那條河給她留下了恐怖的記憶。正常情況下,她絕不會去那里!焙蜗远ǖ卣f道。

    沈秋寒自嘲笑道“你要不信,可以查柳香兒的行蹤。國際機場vip服務區的監控很清晰,船運記錄也有。這個技能你比我嫻熟!

    何夕徹底被震驚了,沈秋寒不會拿李依研的安危開玩笑,聲音頓時帶著顫“如果她果真去了金三角,一定不是離家出走。

    是不是你在生意場上惹上了什么人?還是她被人威脅?你手下那么多精兵強將,盡快調查,趕緊把她找回來。要快啊!

    沈秋寒冷眸微抬,沉聲道“實不相瞞,昨天我派的保鏢發現有三個黑衣人跟蹤依研。事情查清楚前,為了她安全,今早我才把她關在家里。

    誰知,她接了個虛擬號的電話,不聲不響,自己招來了無人機,從窗戶里飛出去。自己叫了輛網約車,直奔機場。自己買了機票船票,去了那條河!

    何夕直接不淡定了,“先不管李姑娘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切,她一準不會離家出走。就算走,也不會去那個地方。你趕緊查查黑衣人的來路!

    沈秋寒微嘆一聲“查到了,黑衣人是金三角厲震天的人。我想,你不陌生吧?”

    何夕汗毛岔開,厲震天怎么會沒見過,一個野心勃勃,心狠手辣,殘忍至極的毒梟。

    深吸一口氣,“厲震天為什么要派人跟蹤依研?我知道你查到原因了,快告訴我!

    沈秋寒賣了個關子,該他掌控主動權了“我知道你關心依研,如果你想救她,拿上你的高端設備,立刻來和苑。

    我把調查出來的事,都告訴你。我需要你追蹤她的準確坐標,我知道你有辦法!

    半個小時后,何夕拎了一臺筆記本電腦從國產車上下來,徑直走進和苑的書房。

    書房里的四個人面色陰郁,正在等他。

    沈秋寒示意何夕坐下,簡短地把會所厲震天偶遇李依研,看見了虎形玉飾,再然后厲震天宣布明晚大婚,安爺證婚的事都細細說了一遍。

    當然不忘聲明,厲哥看上虎形玉飾是他的推測。

    冷眸睨著“厲震天的地盤我以前去過一次,大概方位知道。你對那里應該比我更熟悉,F在需要定位依研的位置!

    何夕聽完狐疑地問道“你懷疑厲哥引誘依研去了金三角,她是明晚的新娘?”

    沈秋寒點點頭“是的,我有不好的預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大冰在金三角正在調查,很快就能知道新娘是不是依研!

    何夕抿著唇,搖搖頭“不對,厲震天不像何澤影,他不好色,很少對女人上心。

    他和何澤影關系密切,肯定知道依研和你的關系。如果他想要玉飾,大可以搶走玉飾,為何要冒險奪你的妻子?”

    沈秋寒垂眸思索片刻,幽幽地說道“我猜測,厲震天擔心安爺站出來反對他,所以光拿著玉飾還不夠穩妥。

    依研既然有玉飾,必然與安爺關系不簡單,留著她在身邊,也是個人質。

    還有,厲震天想說服那些元老,收復安爺的勢力,只有打著娶了安爺的孫女,安爺權利正常交接,才能讓那些人心服口服!

    何夕有些糊涂,反問道“你說安爺是新娘的爺爺?我有這么老嗎?厲哥怎么知道我一定會去證婚?”

    言畢,用眼神瞄了眼自己。言外之意,自己在這,誰去證婚?

    沈秋寒嗤笑一聲“安爺的歷史你比我清楚,你是第三代,你父親去世了,還有你爺爺。

    那些元老級的毒梟,都是你爺爺的追隨者。我猜測,厲震天請去做證婚人的應該是柳老爺子!

    何夕徹底慌了神,拿起手機,毫不猶豫打了通越洋電話。柳安臣在新加坡李代桃僵詐死的事,柳家只有柳常風知道,柳老爺子和柳夫人都以為他死了。

    此時,美國的柳家別墅已亂成了一鍋粥。

    電話接通后,柳常風慌慌張張告訴柳安臣,“哥,我正準備聯系你。家里出事了。

    半上午,爺爺帶貝爾在公園散步,一直到中午吃飯都沒回家。等我帶人找到,爺爺隨身的兩個保鏢死了,一老一小失蹤。

    左思右想,我也不敢報警,正在動用職業安保機構追蹤,至今無果……”

    放下手機后,何夕冷著臉,說道“我爺爺還有兒子貝爾半上午都失蹤了?磥,你推測依研是新娘的可能性很大。我現在就定位她!

    打開電腦,手指快速點擊,片刻后無奈地嘟囔道“糟了,依研的腕表定位失敗。這丫頭定然是讓大白開啟了反追蹤功能或者徹底關閉了智能服務功能!

    沈秋寒冷眸睨著,腹誹道“大白?它不是你的智能管家么,怎么不聽你話?”

    何夕自嘲一笑“腕表送給依研的時候,智能管家就有了新主人,我說話不算數了!

    沈秋寒沉聲道“我知道你一定還有辦法,F在不是保密的時候!

    何夕眼眸一轉,點了點頭“什么都逃不過你的眼,她背上做最后一次手術時,我放了個竊聽監控器,不過好久沒打開了。我試試!

    片刻功夫,定位成功,音頻播放器傳來一個女孩軟糯的聲音“船老大,幫幫忙吧,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麻煩你送我去這個位置……”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