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60章 神秘失蹤(1)

第60章 神秘失蹤(1)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電話一接通,大冰焦急中帶著不解的聲調響起,“老大,有新情況。

    剛剛厲震天向金三角毒品市場的元老、安爺的殘余勢力還有所有沒向他歸順的毒販頭目,發出邀約。

    明晚8點,他要舉行婚禮,證婚人是安爺,新娘是安爺的孫女!

    “什么!厲震天要結婚?娶安爺的孫女?傳說中神秘莫測、狠戾毒辣的安爺要去證婚?這怎么可能?”眾人不約而同對視一眼。

    李牧話中有話地反問了句“安爺……當證婚人?他……還有個孫女?”

    沈秋寒冷著臉,他的那種不安越發強烈,腦海中不斷跳著那幾個詞,“安爺……孫女……結婚……”

    該不會,厲震天已經拿到了虎形玉飾?那他的新娘就是依研?

    沈秋寒冷汗直冒,低聲問道“大冰,知道安爺和新娘的名字嗎?”

    大冰直言道“消息現在都是口口相傳,據說參加宴會的來人由厲震天的親信審核電子請柬。

    他的手下只說新娘年方18,貌美如花,是安爺最疼的親孫女,沒有提到名字!

    沈秋寒點點頭,幽幽地說道“大冰,我的朋友應該也會收到請柬,你見機行事,繼續收集情報,最好能提前獲悉安爺和新娘的身份!

    大冰得令,掛了電話。

    沈秋寒放下手機,心里隱約有了僥幸,依研快24歲了,厲哥的新娘才18歲,應該不是同一個人。

    那個證婚的安爺是新娘的爺爺,年齡應該很大了,F在的安爺是柳安臣,年齡35歲,金三角的元老都見過,做不了假,這里似乎有什么問題。

    也許這是厲哥耍的伎倆。

    不過左右想想,放心不下李依研,擔心她還在家里生悶氣,不知道她吃午飯了嗎?連忙給她撥個電話。

    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一直沒人接。

    這個小丫頭,脾氣還挺大。今早上打電話把沈秋寒劈頭蓋臉罵了一頓,罵完就關機,F在好歹開機了,可索性不接電話了。

    李依研回到書房看完監控視頻,知道自己被沈秋寒關在和苑,不讓她上學,而他去約會情人,氣的在書房哭的昏天黑地。

    忍無可忍,拿出手機不問青紅皂白把沈秋寒罵了一通,罵他負心薄情,罵他花心蘿卜,罵他不識好歹,罵他有眼無珠……

    總之各種難聽的話都罵給了他。罵完心里舒坦些,直接關了手機。

    當然她罵的都是虛虛的話,沈秋寒只當她被關禁閉氣壞了,沒往深處想,更沒有辯解。

    李依研始終沒提發現沈秋寒出軌,私藏陶子的事。這筆賬不是罵一頓可以解決的,后面她要好好收拾這兩個敗類。

    早上管家打電話向沈秋寒匯報過,李依研掛了電話,在書房生悶氣哭鼻子。管家還把手機貼在書房門上,讓沈秋寒親耳聽聽如雷咚天的哭聲。

    沈秋寒只當李依研小孩子脾氣,哭一哭也就沒事了,事情沒徹底解決前,給她解釋太多,怕她擔驚受怕,對她身體不好。一上午也就沒主動再聯系過李依研。

    此時,聽聞厲哥昭告天下要大婚,新娘是安爺的孫女,沈秋寒腦中立刻閃現出李依研的面容。

    左思右想,李依研的手機沒人接,可管家一定能聯系到。打個電話再確認一下小丫頭的安全,問問她上午的情況。

    萬萬沒想到,電話接通的瞬間,沈秋寒聽見的是管家戰戰兢兢的哭聲“大少爺,少夫人失蹤了。

    我以為她哭累了,在書房睡著了,剛剛去敲了半天門沒人應答。擔心她想不開出事,我從外面搭了梯子,爬窗戶看了看,屋里根本沒人。這可如何是好?”

    沈秋寒的腦子里嗡嗡直響,手一滑,手機摔到了地上……

    身側的李牧見狀,感覺到沈秋寒的表情不對,伸手撿起掉落地上的手機,貼在耳邊,里面是管家的哭聲“大少爺,對不起,我把少夫人弄丟了……”

    李牧大驚失色,眼眸圓睜,盯著沈秋寒,急切地說道“秋寒哥,你……你別急。

    和苑的安保系統還在,否則會給你的手機發送警報。也許依研生氣,藏起來了。我們現在回去找她!

    沈秋寒回過了神,薄唇顫抖著,“好,好,走,我們都去和苑。那丫頭不能有事。我已經丟過她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陶子和張山此時也感受到事態的嚴重,緊急把筆記本電腦和監控設備裝包,四人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和苑。

    不足500米的距離,讓沈秋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里一遍遍地念叨,“依研,千萬不能有事,我現在就回來!

    沈秋寒通過人臉識別迅速解除了和苑的安保系統,大門的栓響了一下,門開了。

    此時管家和張媽都眼圈紅紅地站在門口等著。

    四人進門后,李牧示意大家先別動,他和陶子一人一邊迅速展開偵查。

    片刻功夫后,兩人到門口匯合,向沈秋寒匯報“沒有外人進出的痕跡,窗戶除了管家放的梯子,沒有攀爬痕跡,整個和苑沒有任何異常。說不定依研還在房內!

    沈秋寒稍稍舒了口氣,一行人急匆匆地上了樓。估摸著小丫頭孩子習性,可能和他們玩躲貓貓。四人分散開來,十分鐘不到重新回到了門口,大家都搖搖頭。

    冷眸睨著,眼神中的寒氣一點點上浮,沉思片刻,說道“走,依研最后消失的地方是在書房,咱們重點去那里查。書房的電腦里也可以看監控!

    書房并不大,此時圍了六個人顯得有些擁擠,李牧示意管家和張媽在樓下等待。

    關上門,沈秋寒圍著書房轉了一圈,濃眉緊蹙,細細打量房內的變化,不放過任何細枝末節。

    李牧走到書桌前,眼尖看見桌上的電腦還是開的,用手動一動鼠標,電腦由黑變亮,一個監控畫面映入眼前。

    李牧狐疑地瞅著那個監控視頻,看了好幾秒,也沒反映過來是哪里。不過畫面中的人,很熟悉,竟然是沈秋寒。

    李牧內心一驚,扭頭招呼大家過來。

    四人圍著電腦,把監控視頻看了一遍。

    沈秋寒濃眉緊蹙,深深地嘆了口氣,低聲說道“這個監控畫面是今早我去陶子住的小區的視頻!

    陶子接過李牧手中的鼠標,點了幾下,幽幽地說道“用電腦的人,懂一些黑客技術,今早侵入小區監控看的這段視頻。

    根據記錄顯示,她還查看了昨晚半夜這個房子的監控!

    李牧探頭看了看記錄,不可置信地問道“秋寒哥,這間房子的監控,調取時間是今天早上6點多。查看的監控時間是昨晚半夜前后。

    這……這是依研查看的嗎?她早上6點多起床了嗎?”

    沈秋寒抿唇說道“今天早上她起的很早,我跑步回來,她剛好在書房。估摸著,監控視頻是依研看的!

    李牧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眸“依研可以啊,這種高精尖的技術活都學會了。秋寒哥,你這都教她,不怕她誤入歧途啊!

    沈秋寒冷眸微怔,搖搖頭“不是我教的,我自己都不太會!

    李牧和張山都顯出吃驚的神情。

    陶子瞥了旁側一眼,看出了沈秋寒的茫然和不解,說多無用,不如給老大一個答案。

    安靜地坐下,雙手在電腦上飛速點擊,沒一會截了幾張監控視頻圖,招呼大家來看。

    “天啊,依研自己從窗戶飛出去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沈秋寒盯著視頻,前后看了幾遍,沉聲道“是無人機拖著她出去的!

    張山不可思議地反問道“這無人機哪來的?后院有監控,看看依研又去了哪里?”

    陶子繼續操作電腦,沒一會就找出了答案,邊指著圖像邊解釋“無人機是從外面飛進書房的。夫人應該知道有無人機要來,主動打開的窗戶。

    無人機把她送到后院地上,她往前走出小路,主動進了路邊的一輛黑車,那輛車是很普通的國產車!

    沈秋寒此時眼睛都在冒火,這個小丫頭也太任性了,她罵完自己,哭夠了,就坐上無人機跑了。

    她坐進黑車要去干什么?為什么不能好好待在和苑,非要惹事?幸虧沒被黑衣人察覺,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無數個為什么,無數個不明白,都在沈秋寒的腦袋里纏繞,氣得他咬牙切齒。

    倏然抬頭瞥見書桌邊上的手機。這丫頭出門都不帶手機,打定主意不想聯系任何人嗎?

    沈秋寒一邊叮囑李牧利用道路監控系統查看李依研乘坐的黑車去向,一邊打開李依研的手機,查看有沒有通話記錄和異常信息。

    拿起來看看,手機里有十幾個未接來電,包括何夕的五個,沈秋寒的一個,剩下有馬芳芳和王月玲打的。

    最后一個接通的電話,是個陌生號碼打來的。號碼經過虛擬號偽裝。

    根據基站發出的信號推斷,手機撥打地點來自東南亞一帶。通話時間有一分鐘。沈秋寒內心的不安越發強烈。

    再往上的通話記錄就是她打給沈秋寒罵人的。

    手機里還有很多信息處于未讀狀態,有何夕發的兩條“沈大少替你請假,你身體不舒服還是怎么了?為什么不來上課?”

    臨近中午還有一條“怎么不接電話?我很擔心,速回電!

    還有王月玲發的一條信息“妞,今天怎么沒來上課?昨晚給你家夫君提了介紹高富帥的事嗎?”

    馬芳芳發的信息“依研,昨晚約好下午一起逛街買電腦,沒變卦吧?有空回電!

    忽然,“知心人”出現在發信人名稱里,沈秋寒心里咯噔一聲。

    這個所謂的“知心人”就是給自己手機植入木馬,發送三個視頻的人,難道他也給依研發了視頻?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