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11章 始料未及的后遺癥

第11章 始料未及的后遺癥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直升機已在別墅院內等待,該帶小丫頭離開了。

    十分鐘后,沈秋寒穿戴整齊,給李依研穿好睡衣棉襪,擔心飛機上冷,用被子裹成粽子包,一個標準的公主抱,出了房門。

    李依研被沈秋寒抱出臥室,烏溜溜的水眸一轉,見到大廳里或站或坐不下十人,聯想到剛剛沈秋寒在屋內的所作所為,羞得面紅耳赤,連忙閉上眼睛假寐。

    眾人紛紛望向蜷縮在沈秋寒懷中的李依研,她總算活絡過來,面色紅潤,精神不錯。

    從李依研被抱出房門,何澤影犀利的眼神就一刻沒離開過她,內心喜悅無比。

    今早從機場回來,無意間救了生命垂危的李依研,不僅給自己生了財,還讓名下的公司三年內有了安穩的發展環境,真是撿到個寶。

    李依研可是何澤影今后的特效藥,專治沈秋寒和陳天育。

    何澤影不會讓她就這么閉著眼睛蒙混過關,臨走前還得抓住機會,打打感情牌。

    寒眸轉動,呵呵一笑,假惺惺地說道“依研妹妹,要走啊,那哥也不強留你了!

    李依研意識到自己裝睡被何澤影識破了,再裝下去面子不好看,不情不愿地緩緩睜開水眸,淺淺一笑,細聲細語說道“今天……謝謝你,何大哥!

    何澤影是何許人也,李依研心里明鏡一樣。他心狠手辣,手上少不了命案;他把她和白雨薇販賣到金三角,害的兩人受了欺負還差點丟了命。

    他是白雨薇發誓要報復的仇人,也是柳貝爾的親生父親;他和沈秋寒在商場上是互相狙殺的競爭對手……

    可今天這只披著人皮的狼救了她。

    上天就是這么捉弄人,偏偏是何澤影,不是路人甲,這筆債難還啊。

    李依研再討厭他,憎恨他,可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此刻也得表現的感恩戴德,說話的語氣不由軟了幾分。

    何澤影聽見李依研稱他為“何大哥”,心里竊喜,按照往常小丫頭對他這個大叔標準的稱謂,肯定是全名“何澤影”,語調會帶著蔑視和不屑,毫無溫度,疏離感十足。

    今天這句“何大哥”讓何澤影很受用,立即順桿子朝上爬,打蛇隨棍上,呵呵一笑“依研妹妹,這聲大哥我收下了。

    以后回易安,把哥這里當成自己家。剛才那個房間給你永遠留著,隨時都能來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不光是住,還有最好的吃喝來招待你,不會委屈到你!

    何澤影這番話是真心實意,他希望李依研就住這,最好天天來住,那樣沈秋寒就被自己吃定了。

    李依研懶得揣摩何澤影的話中話,心里知道他是目的不純。說多錯多,默不做聲,微微點了點頭。

    一旁的沈君南忍不住了,氣呼呼地接了一句“何澤影,你個大尾巴狼,別假惺惺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們有的是地方住,誰稀罕你這,依研以后不會再來這里!

    何澤影狡黠笑道“那是,沈家家大業大,房產遍布全國,肯定不缺住處。我這小地方哪能容下大少、二少。

    不過,萬一依研妹妹又被趕出家門,我這好歹也是個安身之處啊!

    沈君南被懟的面色慘白,咬牙切齒,捏著拳頭想沖上去。

    沈秋寒的冷眸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沈君南知趣地安靜下來,氣餒地低下頭。

    沈秋寒走出房門前就告誡自己,必須受得住何澤影的陰陽怪氣和諷刺挖苦。

    可何澤影提到被趕出家門這事,一定會讓李依研憶起傷心事,那沈秋寒不干了。

    鑒于李依研在此,只能愉快地結束這番對話,冷眸睨著,話中有話道“何總,還是您有心,去烏市一起喝茶啊!

    何澤影看出沈秋寒平靜面容下的暗涌,自己和他何時心平氣和地同桌而坐,那個小丫頭既是沈秋寒的軟肋,也是自己的死結,他想順風順水,還得拿捏住分寸。

    于是,訕訕地點點頭,假惺惺地說道“好,回頭我約你啊。依研妹妹,照顧好自己,恕不遠送啦!

    稍后,在一眾人的注目禮下,沈秋寒抱著李依研進了直升機。

    陳天育、沈君南和李牧站在直升機前,和沈秋寒耳語一番,目視直升機飛向烏市醫院,即刻啟動車輛四散而去。

    沈秋寒臨走前給三人分別交待了事。

    沈君南帶著媽媽回烏市,收拾行李,明日一塊去澳洲,看望姥姥姥爺和娘家親戚,月底李依研出了月子才準回國。

    陳天育開車回烏市,照應這幾家上市公司。

    李牧有特殊任務,在李依研出院前必須圓滿完成。

    半個多小時后,救援直升機停在烏市醫院的樓頂停機坪,張彬彬帶著醫療團隊已經在此等候。

    沈秋寒抱著李依研下機,把她放在擔架床上,乘坐專梯直達檢查室。

    沈秋寒坐在檢查室門口,孤零零一個人,內心波瀾起伏,每次覺得幸福就在眼前,偏偏又生出事端。

    他和小丫頭什么時候才能平安幸福美滿地生活呢。他好期待夫妻恩愛、孩子繞膝的場景。

    沈秋寒一宿沒睡,加上一上午的折騰,此時憔悴萬分。

    放心不下檢查室的李依研,始終坐立不安,左顧右盼,不敢有絲毫松懈,冷眸閃著復雜的柔光等待檢查結果。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張彬彬帶領的醫療專家團始終沒出來,沈秋寒更加忐忑不安。

    內心腹誹,小丫頭身體回溫,應該沒有大礙了,為什么一會進去個婦科專家,一會進去個骨科專家,一會又進去個內分泌科專家。

    正在挪步思量,張彬彬帶頭出了檢查室的門,揮手讓其他醫生離開,獨自站在沈秋寒的面前。

    沈秋寒冷眸一怔,張彬彬這個表情很少見,當初他拿著李依研的DNA檢測報告從檢查室出來,也就是有些悲傷,現在這個表情很有深意,帶著憂慮和懊惱,甚至有一分不知所措。

    俊顏緊蹙,幽幽地說道“彬彬,依研情況是不是不太好,你直接說實情,別瞞著我!

    張彬彬雙眼布滿了紅血絲,上午他正在手術室給省里的領導做心臟手術,剛做了一半,就接到沈秋寒的電話。

    兩頭都是關乎性命,要緊的事。沒法臨時換主刀醫生,只能抽空打電話叫三個血液捐獻人盡快趕來,叮囑助手準備相關事宜,兩頭擔心,心力交瘁。

    張彬彬定了定神,微微帶點埋怨,答非所問“秋寒,昨晚我走的時候,依研好好的,就一晚上時間,怎么成這樣了!

    沈秋寒從早上就被身邊的人埋怨個不停,早已沒了戾氣,低聲答道“哎,這事都怪我。昨晚你走后,我出了趟門,辦個私事。

    誰知我媽凌晨早于我去了別墅,把依研趕出了門。

    小丫頭沒穿鞋,就穿了剛剛進檢查室那身睡衣,在路邊凍了一個多小時。幸好被偶然路過的何澤影救了,否則真不知后果成啥樣。我現在都悔死了!

    張彬彬見沈秋寒自責的眼神幽怨哀傷,薄唇顫動,微嘆一聲,坦白道“實話說吧,情況確實不太樂觀。

    從表面看,依研就是有些受寒,換做平時,或者其他人,倒是無妨,吃點中藥發發汗就好了。

    可她處于月子期,本身體質寒涼,受凍后殺傷力翻倍啊。

    剛剛各科專家都給她做了檢測,目前看有兩個棘手的問題。第一個是寒氣入骨,俗稱產后風。

    以后很可能會落下風濕,天氣寒冷,陰天下雨,渾身疼,嚴重的會不能行走,年齡大了,更是嚴重!

    沈秋寒驚呼一聲“什么?怎么會這么嚴重?”

    張彬彬點點頭,氣鼓鼓地說道“我是千叮萬囑,月子可以吃的差,但千萬不能招風受寒。

    月子里骨縫都是開的,現在9月底,凌晨溫度降到零度,寒氣鉆進骨頭縫了!

    沈秋寒焦灼擔憂的冷眸無奈地閉上,頓了頓,倏然睜開,求證道“我聽說,月子病月子治,要是她再懷孕,再做一次月子,能不能借機把寒氣全逼出來,恢復原狀?”

    張彬彬耷拉的眼皮慢慢抬起,低聲答道“是有這個說法,可以一試,應該會有很大的改善,能不能徹底除根不好說。只是,第二個后遺癥,我還沒說呢!

    沈秋寒狐疑地瞪著張彬彬,他怎么一次不把話說全,急切地問道“她除了風濕還有什么毛?”

    張彬彬欲言又止,最終被沈秋寒的冷眸逼得,只能坦白道“不孕!”

    “啥!為……為什么?”

    “剛剛院里的婦科專家給依研做了檢查,她產后出血很嚴重,輸了600CC血好一些,血小板上去了。

    可腹部受涼,濕寒入體,卵巢功能受損,激素分泌紊亂,今后大概率是懷不上孩子。

    她的部分激素指標水平很低,有可能還會影響那個……生活!

    這個消息仿佛當頭一棒,沈秋寒努力控制住眩暈,忍住焦躁煩悶,沉著地說道“激素低,我可以給她買最好的補品,再不行就吃藥調節啊。

    現在醫學這么發達,沒什么病治不了吧。你是不是過于悲觀了!

    張彬彬無奈地笑笑“你說的是,剛才的診療結果只是初步的,依研還年輕,身體恢復快,也許情況沒有評估的那么糟。

    我是職業病犯了,不自覺地就把患者所有的可能性都告訴家屬!

    頓了頓,繼續說道“這樣,從今天開始,就讓依研住VIP病房。

    我給她配中藥,每天兩次,第一個療程七天,配合理療,先把她的體內寒氣逼出來,產后風會緩解些。

    七天后第二個療程開始調節內分泌,興許激素水平和卵巢功能可以恢復!

    沈秋寒心里燃起一絲希望的火苗,直截了當說道“那就拜托你了。依研的病情先瞞著她,我怕她知道后胡思亂想!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