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48章 女方家屬代表

第48章 女方家屬代表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沈秋寒收拾妥當,穿戴一新,來到酒店大廳,維森帶著牧師已經在此等候。

    他示意兩人在休息區找個僻靜的地方坐下。坐定后,頷首向牧師表示感謝,用流利的英文咨詢在教堂結婚最簡易的流程。

    牧師風趣地答道“沈先生,如果您今天要結婚,首先得有個新娘,其次要有個牧師,最后要有個美國籍的證婚人。

    當然結婚的場地也必不可少!毖援吶硕夹α,美國人的冷幽默讓人招架不住。

    沈秋寒冷眸散發著暖意,抿唇道“新娘一會兒直接去圣瑪麗大教堂,我們稍晚就過去。牧師當然就是您。證婚人已經到了現場!

    牧師面色微怔,探究地問道“理論上在教堂舉行婚禮是需要提前預約的,除非教堂和牧師都同意。

    但是,非常不巧,圣瑪麗大教堂今天要為古家舉行婚禮。您可能要擇日或者換個教堂!

    沈秋寒瞇著眼眸,毫不動搖地說道“今天古家在圣瑪麗大教堂舉行的婚禮,會取消。還請牧師準備好儀式上所需的物品,先去教堂等我!

    牧師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先行告辭了。

    見牧師走了,維森憋了一肚子的問題,急得滿頭汗,迫不及待地問道“昨晚你和張醫生去古家怎么樣?見到李小姐了嗎?她還好嗎?”

    沈秋寒抿唇笑道“很順利,見到她了,她答應我會照顧好自己,不再自殺!

    維森舒了口氣,旋即問道“古家的婚禮快開始了,你到底怎么想的,計劃是什么?”

    沈秋寒低頭看了眼手表,自言自語道“從這走到教堂需要十分鐘,時間剛剛好,一起去吧!

    “路口有保安,咱們過不去的!本S森一臉無奈地嚷道。

    “有人接我們,等進了教堂,你把這個U盤里的視頻拷貝到投影儀,看我短信通知再播放!鄙蚯锖〈轿⑽⑸蠐P,遞上那個U盤。

    維森接過U盤,小心的收下,狐疑地問道“怎么,你在教堂有內應嗎?誰會來接我們?”

    “賣個關子,一會你就知道了。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兩個人出了酒店,徑直向圣瑪麗大教堂走去。

    來到路口,十幾個保安盯著這兩人。以為是記者,領頭的保安冷冷地催促“先生,今天的婚禮不對外開放,你們請回吧!

    此時從教堂里急匆匆跑出來一個人,見到沈秋寒,一下愣住了。內心腹誹,沈氏集團總裁沈秋寒怎么在這?難道他就是古老說的女方家屬代表?

    沈秋寒一眼認出了黑格,他應該就是昨晚跳進泳池救依研的人。這人雖然五大三粗,能喝能吹,可性格耿直,忠心不二,古月心能有這樣一個副手,也算是有眼光。

    沈秋寒上前一步,對上黑格謹慎狐疑的目光,微微一笑“黑助理你好,上次在南山會所匆匆一面,印象深刻。

    您說對了,我就是受依研父親委托,專程趕來美國參加她女兒婚禮的代表。

    您也知道,依研爸爸最近事情很多,來不及辦簽證,原本他想親自來的!崩漤褐畾,話里有話,瞪著黑格。

    黑格心里一下虛了,李依研爸爸和媽媽,一個被抓,一個被囚禁毆打,他心里最清楚原因。

    今早古老接了個國內的電話,興奮的合不攏嘴,親家長親家短,難道李依研爸媽都救出來了?

    看來沈秋寒這小子本事不小,竟然這么短的時間就把人救出來,還飛到美國,站在教堂的門口。美其名曰為女方家屬代表,誰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可古老的話不能不執行,早上古月心也知道女方家屬代表的事,明顯不悅,礙于他爸的面子,也只能點頭同意。

    沈秋寒和維森跟著黑格亦步亦趨走進教堂。這么大的圣瑪麗大教堂,空蕩蕩的,只有第一排坐著幾個人。

    見黑格在前面帶路,沒有回頭,沈秋寒扭頭示意維森離開。轉頭又掃視一圈,看見約好的牧師和張彬彬醫生都在旁廳坐著。

    此時,他們也看見了沈秋寒,起身抬手,打了個招呼。

    沈秋寒被黑格領到第一排,一個老人拄著拐杖緩緩起身,迎了上來。緊緊握著沈秋寒的手,內疚地說道“你是秋寒吧,今早接到老李的電話,特別激動。

    這事怪我們古家考慮不周,知道老李的簽證不好辦,原本想著讓兩個孩子在美國辦完結婚儀式,再去中國辦一次,省的依研爸媽他們兩邊跑。

    沒成想,有你這個代表親自來一趟,那可太好了!

    古月心見沈秋寒來了,心里一驚,隱隱有不好的感覺。

    今早李依研的爸爸打了越洋電話,說是才知道女兒去了美國要結婚,F在的孩子都有主見,由于簽證沒那么快下來,就不親自來美國參加婚禮,委托家屬代表來。

    古老十幾年沒和李依研爸爸聯系,但那個電話號碼一直沒變,說著說著熱淚盈眶。這兩個老人像是商量好了,都沒提依研媽媽。

    古月心以為李依研的親戚會來,沒想到是沈秋寒。

    忍不住走上前,假惺惺地問道“沈氏集團總裁親臨婚禮,讓我頗為感動。只是不知道,沈家和李家是親戚嗎?以前沒聽你提過?”

    沈秋寒微微一笑,聽出古月心的話外音,冷眸對上陰狠的眸子,答道“是比親戚還要親的關系,否則嫁女兒這么重要的事,李叔不會委托我來!

    此時牧師已經上臺,婚禮即將開始,古月心再有疑問也不好繼續追問,否則就是給自己難堪,訕訕地離開了。

    沈秋寒頷首低眉,彬彬有禮扶著古老坐下。

    溫情的結婚進場音樂響起,第一排參加儀式的幾個人紛紛起立。沈秋寒攙扶著古老,生怕他磕著碰著。

    按正常程序,新娘應該挽著父親入場?蓻]有父親,這步直接跳過。

    新郎古月心走到后廳,拉著新娘的手,緩緩走到牧師面前。

    李依研穿著白色的婚紗,被古月心挽著胳膊走上儀式臺。輕紗拂面,頭發盤起,編了一圈麻花辮,顯得小臉精致而有靈性。

    沈秋寒沒顧上多看幾眼秀顏,一直盯著她的腿。還好走路不瘸了,看來昨晚用的藥很有效,

    兩位新人站定,神父開始宣召和禱告。沈秋寒拿出手機給維森發了條短信:等牧師征詢新娘意愿的時候,可以播放視頻。

    很快收到維森的OK回復。

    禱告五分鐘就結束了。沈秋寒冷哼一聲,內心腹誹,看來古月心把結婚流程縮減到最低,時間最短。

    他利用不光彩的手段,把李依研騙到美國和他結婚,難免有小人之心。

    牧師詢問環節正式開始,“新郎,你與新娘結婚,愿意無論疾病、富貴,一生愛護她,尊重她,幫助她,忠誠對她,終身不離不棄嗎?”

    古月心微微一笑,“我愿意!

    李依研聽到這話都覺得惡心,恐怕婚禮結束,他拿到新古集團的繼承權,立馬把她關到籠子里,甚至可能殺了她。

    來教堂前,古月心去了她房間,軟硬兼施,一邊拿她父母后半生威脅她,同時又哄著她,把與沈氏集團和依凱股份簽約的原件給她看。

    她只能配合他參加這個婚禮,還能怎么辦呢?

    剛才進場前,李依研用眼角的余光看見古飛叔叔旁邊坐著沈秋寒,兩人還時不時交談幾句。搞不清什么情況,難道沈家和古家有私交?心里七上八下。

    他答應今天要來婚禮現場帶她走。信他,那就安靜地等著。

    此時換做牧師詢問新娘,李依研有些著急。如果回答,愿意,那就不好辦了?梢娚蚯锖,在臺下笑盈盈的望著自己,只好繼續聽牧師的征詢詞。

    牧師把征詢詞念完,看著李依研,“新娘,你愿意嗎?”

    李依研微微抬頭,眼神閃爍,古月心等了兩秒也沒聽見那句愿意,忍不住偏頭側身瞪了她一眼,那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愿意”這個詞剛吐出唇邊,牧師身后的大屏幕上飄出一句話“我不同意你們結婚!”

    眾人驚奇,紛紛抬頭望去。

    “媽媽!”

    “胡心!”

    李依研和古老不約而同脫口而出。

    沈秋寒邪魅一笑,好戲上演,該輪到他上場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