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29章 夜探古宅

第29章 夜探古宅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華生被有關部門帶走后,胡心慌了神,連忙給未來女婿沈秋寒和女兒打電話。

    沈秋寒當即表示,會利用關系盡快問清情況,讓她別擔心,清者自清。

    李依研經歷的事少,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直接讓她慌了神,第一反應這是古月心的猛料。

    匆匆安慰她媽兩句,說是找沈秋寒商量對策,就掛了電話。

    陳天育見李依研接完電話后,水眸溢著淚花跑出門去,也緊隨其后。路上問她出了什么事,可她一個勁抹眼淚,泣不成聲。

    一路跟著,竟然到了沈秋寒辦公室。

    李依研一把推開辦公室的門。沈秋寒倏然抬頭,見是他倆,指向沙發,示意兩人先坐下。手里捏著手機繼續聽著。

    李牧站在落地窗旁邊,正給李華生的屬下打電話問情況。

    陳天育見到這個情景知道出大事,低聲問道“依研,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依研抽出紙巾擦拭眼角的淚珠,抽噎著“剛剛我爸因貪污巨款被抓了!

    陳天育一個激靈,李華生在易安一向口碑很好,清正廉潔,怎么會有這樣的事。

    輕輕攬過李依研的秀肩,手托著她的后腦勺,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低語安慰道“你爸一向清廉,肯定有誤會,別著急,咱們一塊想辦法!

    李依研點了點頭,這時候很需要有人能幫幫她。

    見沈秋寒和李牧都掛了電話,李依研急忙起身,快步踱到辦公桌前,急切的目光探尋著兩人。

    李牧的眼眸有些躲閃,抬頭望向沈秋寒,眼神短暫的交流,看來他們從不同的渠道得到了相同的信息。

    沈秋寒沖李牧點點頭,示意他來說。李牧硬著頭皮上前一步,抬眸對上眼淚汪汪的水眸,如實說道“你爸被抓是真的,今天上午有人給省紀委寄了匿名信,里面有他貪污2000萬的證據。

    內部人透露,匯款人是個精神病,這筆資金來源于境外!毖援叧蛄艘谎凵蚯锖。

    沈秋寒冷眸抬起,望著目瞪口呆的李依研,徐徐說道“我查的基本差不多,現在情況不太好。

    那個精神病人無法調查取證,境外資金指向泄密,所以當前情況對李叔非常不利!

    竟然連沈秋寒都這么說,看來問題非常嚴重。陳天育見李依研有些恍惚,擔心她傷心過度暈倒,一個箭步來到身前,攬上纖腰,扶她坐到沙發上。

    麥色的面龐凝重,沉思片刻,眼神凌厲說道“李叔貪污這事,我怎么覺得有人故意陷害?”

    剛才第一反應就想到古月心,一著急忘了,經陳天育提醒,李依研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幽怨地說“是古月心,一定是他,我爸的事怎么會這么巧,一定是他說的猛料!

    沈秋寒和李牧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剛才調查完,兩人就確定是古月心搞的鬼。擔心李依研知道,會做出沖動的事,所以話到嘴邊都沒提。

    現在陳天育也發現了端倪,再回避也沒有意義。

    沈秋寒冷眸透著寒氣,憤憤然地說道“應該是他,沒想到他竟然對李叔下手!

    陳天育一臉懵逼,不知所然,知道他們三人有事瞞著自己,再三追問,李牧才告訴了他實情。

    陳天育吃驚不小,一絲嗔怒道“依研,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說呢,有事咱們一起分擔,如果早早應對,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動!

    言畢,抬眸瞅了一眼沈秋寒和李牧,這話后半句是在責備他倆。

    李依研一直低頭不語,腦海里一直在猶豫,去見古月心,后果是什么,她無法估量。照著他的行事風格,不會是好事。

    不去,她爸很可能含冤入獄,十年甚至是二十年,沈氏集團也將面臨更大的壓力,陳天育的公司會失去發展良機,后面還有沒有新的猛料也說不定。

    左右衡量,她一個人換來大家的平靜,值得。

    見李依研一直默不作聲,沈秋寒心里一緊,濃眉緊蹙,鎮定地說道“依研,你別胡思亂想,我已經讓國外的朋友幫忙查清這筆資金來源,很快就有結果。我們要相信國家,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大家心里清楚,這些安慰的話說給李依研聽的。

    只有沈秋寒和李牧知道,李依研進來前,境外已經回復,這筆資金周轉的很隱秘,查不出漏洞。

    現在這樣說,無非是讓李依研不要朝著最壞的方向想。

    李依研不想等了,現在天色已晚,再等到明天,誰知道會有什么新的猛料等著她,不能再讓周圍的人受到傷害。

    想清楚了,倏然一笑,定了定神,咬著唇道“我想好了,該來的總會要來,我今晚去會一會古月心!毖援叢活櫲说姆磳,兀自拿出背包里的名片,撥通電話。

    瞧著她倔強的秀顏,沈秋寒冷眸寒氣四射,懊惱地提醒“用揚聲器,我們都聽聽!

    電話鈴聲響起一個女聲,“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什么,四人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原本以為古月心會在電話里嘲笑、譏諷加威脅,沒成想關機了。

    李依研氣餒的跌坐在沙發上,古月心給過她兩次機會,可她都沒在意,現在沒有機會了嗎?既然不見,索性再也不見?

    她爸就只能這樣了嗎?大家也都只能眼睜睜的被他牽著鼻子走了?

    見李依研失魂落魄,沈秋寒打開手機通訊錄,對了一下,古月心的號碼是這個沒錯。他也試著撥過去,聽到的是同一個答案。

    “也許這是天意,你不去見他也好,后面咱們再慢慢想辦法!鄙蚯锖H拍她的秀肩,安慰道。

    “這是解決所有問題的最佳方式,我要直接去他家找!毖援,奪過沈秋寒手中的名片找家庭住址。

    這張名片很簡潔,沒有寫明家庭住址!肮潭娫,會不會是家里的,我試試!崩钜姥畜@呼一聲,感覺找到了一線希望。

    揚聲器打開,悠揚的背景音樂響了三秒就被接起,低沉的男聲“你好,李小姐,終于等到你的電話!

    四人略有詫異,難道古月心在等李依研,這也不難理解。李依研穩住情緒,輕輕說道“你好,古月心!

    對方一聲冷哼“李小姐,認錯人了,我是黑格,他的副手!

    頓了頓,繼續說道“家父病危,谷總已經回美國了,這會應該在飛機上。臨走交待,如果今晚你打來電話,請你來古宅一趟,他有東西留下,有你想要的答案!

    李依研知道今晚是非去一趟不可,平靜地說“我現在過去,地址發給我!

    既然古月心人不在,大家的擔憂少了很多,起碼不會對依研做出格的事。

    四人分開駕駛兩輛車,按照黑格發來的位置共享圖,向南山深處駛去。

    夜間山路視線不佳,陡坡彎道也很多,車走的很慢。差不多兩個小時,終于到了目地的。

    這座別墅很古老,孤零零的座落在山間,初春氣溫也低,李依研從陳天育車里出來,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陳天育把外套脫下披在她身上,摟著她的肩,朝門口走去。

    四人沿著古宅昏暗的廊燈,直達大門口,敲了敲門,早已等候多時的黑格拉開門,引領四人上樓進入古月心的書房。

    抬頭掃視一圈,挑挑眉說道“帶這么多人,人緣不錯,還都是有錢人,可惜了!

    言畢,玩味地說道“谷總留給你的東西在電視上,遙控器在這,看完后直接可以離開,恕我不送。

    這棟別墅除了我沒有別人,有任何疑問不要找我!闭f完,怪異的冷笑一聲,把遙控器塞到李依研手中,急匆匆走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