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28章 爆猛料

第28章 爆猛料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沈秋寒想著古月心和李依研的事,越來越摸不著頭腦,他最煩這種無法掌控的局面,這個事既然和李依研媽媽有關,也許李牧能了解到一些情況。

    李牧剛把車開到車庫,正準備離開沈家別墅,沈秋寒一個電話,讓他來書房一趟。

    兩人坐著,一人一根煙,吐著煙圈,也不說話。

    李牧知道,今天下午沈秋寒拿過鬧事頭目的電話,聽完后臉色不對,這會把他叫上來,應該是很棘手。

    把煙頭按滅,沈秋寒終于開口了“李依研的媽媽你了解嗎?她在美國有沒有親戚,她家有沒有和姓古的有恩怨?”

    李牧想了想,跟著李華生五年,從未聽說過,搖搖頭。

    冷眸抬起,繼續猜測道“李局長在鄰省的工作,應該得罪了人,會不會涉及到美國那邊?”

    李牧略一思索,如實道“李局長的秘密工作與毒販有關,主要在金三角,與美國沒有關系。抓捕人員都被槍斃,應該沒有遺留份子!

    沈秋寒點點頭,幽幽地說道“今天在滋事現場,大高個的電話那頭是古月心。聽到我的聲音,威脅讓依研今晚去見他,否則明天有猛料,你怎么看?”

    李牧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電話內容這么嚴重,憑著五年的偵查經驗,分析道“照例說,想見一個人,最高效的方式是直接擄走。

    可古月心并沒有這么做,反而是利用你和陳天育間接威脅她,似乎想讓她心甘情愿主動去見他,這個很奇怪!

    “你說的對,這點很重要。兩個人見面不難,讓她主動自愿去見,才是他想要的。

    還有,那天在南山會所KTV,古月心提過,18歲前不動她,也可能是在等這個時間點!

    李牧倏然睜大雙眸,認可地點點頭。原來那天老大在包廂就是裝醉啊。

    就在這時李牧的電話響了,詫異的嘀咕道“李依研給我打電話?”

    沈秋寒冷眸一怔,有什么事她不找陳天育和他,反而找李牧,輕聲說“按免提我聽聽,你自然點,有什么說什么!

    李牧點點頭,不一會電話那頭傳來李依研的清甜聲音“阿牧,不好意思,這么晚了給你打電話,我有事想問問你!

    李牧掃一眼對面的沈秋寒,平靜地答道“依研,你說!

    “今天下午沈氏門口的聚眾鬧事是古月心指使的嗎?別騙我,我看見秋寒哥拿過一個手機,聽完電話后面色凌厲!

    見沈秋寒點點頭,李牧快速答道“是的。要挾讓你今晚去見他,不過你千萬別去,秋寒哥肯定不會同意的!

    對面好一陣沉默,如果不是手機通話時間在走動,還以為對方掛機了。

    李依研低沉的聲音又響起“如果我今晚不去,他會怎么樣?”

    李牧這次沒看冷眸,直接答復“如果你不去,他說明天要爆猛料!

    又一陣沉默,“古月心這個小人,為了讓我去見他,從身邊下手。下午吃飯時,天育說新古集團是他的大客戶,要投5000萬,下周公司開業就簽約!

    頓了頓,繼續說道“明天股市不開盤,今天沈氏應該也安撫了媒體,你覺得古月心提到的猛料會是什么?”

    李牧心里也沒數,抬頭看著沈秋寒,對方用嘴型說“嚇唬人,不會有猛料!

    李牧照他的原話說了。

    可對面的李依研情緒開始激動,急切地說道“今晚我躺在床上,心跳很快,眼皮直跳,總覺得會有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而且是我身邊的人。

    古月心那個怪人,做事沒底線,他不可能只是說說而已!

    李牧也是手足無措,安慰道“你今天應該是累著了,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

    李依研追問道“我爸爸媽媽和美國或者姓古的人有過節嗎?”

    這個問題和沈秋寒剛才的如出一轍,李牧也照直說了。

    李依研心里得到少許安慰,可還是不甘心“阿牧,我不敢等到明天驗證古月心的耐心,怕事情太大承受不起。

    那天在南山會所他說我不滿18歲,不會動我,如果我今晚聽話去見他,也許會讓他停止瘋狂的行為!

    “依研,我不許你這么想,更不許你去!鄙蚯锖牪幌氯チ,對著手機低吼。

    聽見對面傳來沈秋寒的聲音,李依研愣了一下,一絲慍怒說道“秋寒哥,怎么是你?”

    沈秋寒氣餒道“對,我一直在,你聽話,別上當,他的目標終究還是你,只要你安全就行。趕緊睡覺,快11點了,明天有什么事我來扛著!

    李依研這才發現,時針已經指向11點,這意味著今晚她哪里也去不了,只能躺在宿舍床上,也許是天意,那就等著明天的朝霞吧。

    掛了電話,做了一晚上的噩夢,不是墜海,就是滾下山崖,驚得一身冷汗。

    沈秋寒擔心李依研想不開,讓李牧從明天早7點,就在宿舍樓門口等著,這兩天不得離開她一步。

    第二天清晨,李依研照舊開始晨跑,一出宿舍門就看見李牧邊喝飲料邊在樓門口張望。不用說,他是沈秋寒派來保護她的。

    趕了他幾次,都趕不走,索性讓他跟著吧。晨跑完,帶著李牧一塊在食堂吃了早飯,在自習室學習、背單詞、寫練習卷……

    李牧就坐在身旁看兵器雜志,時不時給沈秋寒發信息,匯報最新情況。

    一上午相安無事。中午陳天育約她吃飯并去公司看看。目送李依研和陳天育一起走進天融大廈,李牧轉身進了對面的沈氏大樓。

    今天是周末,公司員工休息,陳天育帶著李依研來到總裁辦公室。

    大大的落地窗,望過去,似乎是沈氏集團,李依研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對面是秋寒哥的公司總部嗎?”

    陳天育呵呵一笑,“對啊,要是視力好能辨認出人,拿上望遠鏡,可以看清他的領帶花色!

    李依研吃驚地張大了嘴,秀顏微怔,調皮地說道“小心秋寒哥在對面偷瞄你!

    陳天育灼熱的雙眸望著她,直接把她抱坐在窗臺上,擁入懷中,壞壞地說道“我怕他偷瞄你!

    李依研嬌羞地捶打著他的后背,嗔怒道“他喜歡男人,偷瞄我干嘛!

    陳天育麥色的面龐一怔,松開她的瘦肩,狐疑地問道“誰告訴你,他喜歡男人的?”

    “你說過啊,他自己也承認過!崩钜姥胁幻魉灾苯哟鸬。

    陳天育深吸一口氣,這個沈秋寒太狡詐了,為了接近李依研,讓她不設防,用這個老套謊言騙她。

    暫時不揭穿他,看他還怎么往下演。

    站在沈氏集團總裁辦落地窗前的沈秋寒一臉黑線,微嘆一聲,放下了望遠鏡。

    雖不知道說的什么,可窗臺上的兩個人親密互動,讓他心里空烙烙的。

    當初把陳天育弄到李依研身旁就是為了讓他弟出局,可沒成想給自己找了個更難對付的情敵。

    心里正煩躁,電話急躁地響起,李依研媽媽,胡心?

    “秋寒,依研她爸剛剛被抓了,說是貪污巨款,不讓我探視,你快想想辦法……”

    難道這就是古月心所謂的猛料?很可能。

    今天上午,天天購物已經在自媒體發出新聞稿,與新古集團副總裁古月心洽談合作事宜。

    當時看到這個新聞沒想太多,以為又是何澤影搞事,可沒想到會是這樣。

    這個料確實夠猛,從窗口望向天融大廈,李依研舉著手機正在接電話,掛了電話直接慌張地跑出辦公室,看來她也知道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