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腹黑沈少追愛記 > 第3章 承認是gay

第3章 承認是gay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春節探親訪友,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婚禮前一天,沈秋寒和沈君南半下午時抵達易安。

    按照之前計劃的方案,當晚李依研和沈君南一塊去馬家,和馬芳芳再次商量婚禮的細節,最重要是拿到馬芳芳的身份證和護照。

    這個逃婚計劃,沈秋寒并不知情,所以沈君南不敢拉他哥當司機。

    沈秋寒知道一到易安就會被何澤影的人盯梢,不想找麻煩。

    開長途車還是累,自顧自在家休息。他弟在易安同學多,一到家就溜沒影了。

    沈君南約上李依研,順利見到馬芳芳;槎Y前的她,喜悅感無存,疲態盡顯。很心疼她,讓她再堅持一天。

    寒暄幾句,約好第二天早上的時間,兩人悄悄拿上證件離開了馬家。坐上出租車直奔沈家別墅,魏思成和王志飛正在門口等。

    四人輕手輕腳進了沈君南的房間,嘀咕一陣,把完美逃婚計劃又理了一遍,互相打了打氣。

    眼看天色已晚,李依研嚷嚷著要回家,第二天5點就要去馬家化妝。沈君南知道明天有場硬仗,也不留她。

    四人躡手躡腳下樓,忽見黑暗的客廳有一點猩紅,李依研嚇得驚叫一聲。

    啪嗒,燈開了,沈秋寒冷著臉,一邊滅煙,一邊玩味地問道“怎么,你們四個又在密謀什么?”

    四人見狀均故作鎮定的直搖頭。冷眸抬起,微嘆一聲,勸解道“不說也罷,如果你們要對付何澤影,勸你們立刻停手,他的陰險狡詐都超出我的想象!

    見四人一聲不吭,偏頭瞥了一眼李依研,語氣放輕道“明天有的忙,我送你們三個回去吧!

    王志飛憨憨一笑,“秋寒哥,我和魏思成還有事,況且我們兩家和依研家不在一個方向,你送依研回去就成!

    魏思成點點頭,走到王志飛旁側。他倆不敢和冷面大神呆太久,寒氣刺骨啊。

    李依研沉吟片刻,客氣地說道“秋寒哥,你開長途很辛苦,不用管我,我約個車自己回去!

    秋寒哥?看來大年初一那頓酒沒白喝。

    她叫別人左一個哥右一個昵稱,唯獨對他,一直尊稱師兄。剛開始還受用,后面發現竟然是他的專屬稱呼,距離感油然而生。

    這聲秋寒哥叫的冷面大神很受用,伸手拎起外套,不容置疑“走吧,依研,這聲哥不能白叫,試試哥的新車!

    隨著一陣狂妄的轟鳴聲,一輛黑色轎車霸氣的駛出車庫,魏思成驚呼道“我去,秋寒哥,這輛邁巴赫太配你的氣質,簡直是絕配啊!

    李依研不懂,看來看去,也就是輛黑色的轎車,就是車身比以前奧迪要大,車漆更亮,再也看不出來差別,車標她也不認識。

    沈秋寒微微一笑,幫小丫頭拉開副駕駛門,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李依研也不和他客氣,留下一臉羨慕嫉妒恨的三人,絕塵而去。

    看來車是男人的標配,尤其是豪車,三人不由暗暗嘆息。

    一路上,李依研都沉默不語,她隱約感受到放寒假這段時間,沈秋寒對她特別好,有點受寵若驚。

    再聯想到大年初一她爸和他那些醉話,驚出一身冷汗。難道他說的是真心話?這可使不得,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越想越煩燥,不斷地自我安慰,也許是多心,自作多情。

    沈秋寒見小丫頭一路若有所思,秀顏蹙起,臉色泛紅,探究地問道“怎么,這車坐的不舒服?暈車了嗎?”

    李依研連忙搖頭,一副欲言又止。

    冷眸抬起,平靜地說道“有話直說,在我面前不用那么拘謹!

    秀顏微抬,帶著一抹紅暈,沉默片刻,結結巴巴地說道“初一那天你去我家喝酒,我爸說的話別……放心上,他不了解情況,胡說的!

    頓了頓“還有,那晚的事,別讓天育知道,我不想他誤會!毖援,松了口氣,這話憋在心里好幾天了。

    冷眸中浮起的寒氣在瞳仁中翻滾咆哮,表面平靜地問“那晚什么事?許諾畢業后娶你,還有睡你床上嗎?”

    李依研垂眸,微微點了點。

    俊顏抬起,呵呵一笑“我是真喝多了,否則不會賴在你家。你就這么在乎陳天育的想法嗎?”

    水眸抬起,堅定的點點頭,柔聲道“很在乎。我已經放下君南,準備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冷眸上的睫毛顫了顫,寒氣轉而又消散,帶著淡淡的暖意,邪魅一笑“校園網熱搜八卦我是gay,并不是空穴來風,你大可以放心!

    李依研紅唇張的老大,剛開學,舍友田園就提過,后面沈君南住院陳天育也提過一次,現在連自個都承認了,看來不會有假,這下寬心了。

    秀顏淺笑,望著旁側,寬慰道“我會替你保守秘密,你也大可以放心!

    沈秋寒俊顏微轉,呵呵一笑,內心腹誹,這小丫頭還挺好騙,竟然真的對陳天育上心了。

    他不能和沈君南搶女人,但陳天育就完全可以,起碼心里關好過,至少離他的目標更近一點。

    黑色的邁巴赫緩緩進入**大院,引來路人側目,畢竟這種豪車烏市不多,易安更少。

    李依研俏皮地贊了句,“秋寒哥,車不錯,和你冷面大神很配噢!庇淇斓負]手告別。

    冷面大神?這綽號她也知道?離校后除了陳天育和沈君南,甚少有人提及。

    明天見,秋寒哥,明天見,依研。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