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臨淵行 > 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

第六十三章 同學少年別,相逢鬢染霜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城中真有一條毒蛟龍!”

    神仙居中,四大學宮的西席先生紛紛驚呼,向窗外看去,他們卻沒有看到毒龍頭上的少女。

    那少女,像是從未存在過一般!

    有人失聲道:“毒蛟龍出現,難道左仆射的消息是真的?”

    “不可能!蛟龍是何等厲害的神獸,毒蛟龍更是千載難逢的異種,怎么取全村吃飯這種古怪名字?”

    “直接叫他一聲不就知道了嗎?”

    有西席先生推開窗欞,飛身出去,站在檐臺上,高聲道:“全村吃飯——”

    正在與涂明和尚、閑云道人廝殺的毒蛟龍逼退兩人,一個洪亮清晰的聲音如同驚雷,在神仙居前炸開:“何人呼喚本座乳名?”

    那雷音震得神仙居百十個窗戶劇烈抖動,窗欞洞開,嘩啦啦作響,氣浪竟然直沖過來!

    幾個西席先生抬手按在窗戶上,只見窗欞上各種奇異紋理浮現出來,逐漸明亮,神仙居的抖動頓時停止。

    ——朔方城的樓宇,本來便是按照性靈神兵的規格建造,據說倘若氣血足夠深厚,甚至可以把樓宇當成靈兵祭起。

    “看來是我們誤會左仆射了,竟然真有蛟龍名叫全村吃飯!”檐臺上那個西席先生笑道。

    他的話音未落,突然一道劍光飛至,直奔他襲來。

    那西席先生本事非凡,立刻縱身而起,避開劍光,只見那劍光所到之處,檐臺轟然炸開,亂石紛飛。

    “連朔方的樓宇也能炸開,這一劍的威力驚人!”那西席先生心中一驚。

    他還未來得及松一口氣,突然劍光從塵煙中飛出,閃電般刺來。他急忙催動性靈神通,身后出現一口煉丹爐,丹爐中火光呼嘯涌出,圍繞周身形成一個厚重的烈火罩!

    那劍光嗤的一聲洞穿烈火罩,但被烈火罩擋了一下,速度變慢,那西席先生側身躲過,卻被傷到了肩部皮膚,心道:“這點小傷……有毒!”

    他立刻感覺到半邊身子失去知覺,再也控制不住氣血和神通,一聲不吭栽了下去。

    神仙居中有西席先生沖出,將那位西席先生接住,只見那西席先生已經臉色烏黑,奄奄一息,不由失聲道:“好烈的毒!快請醫師來!”

    另一邊,各有幾個西席先生打開窗欞,一躍而出,腳踩樓檐邊,用力縱身一躍,落在天臨上景圖的背面,向那毒蛟龍沖去。

    天臨上景圖此時已經將這個平臺的三千士子納入圖中,這幅圖如同一面朝下的陸地,冉冉升起。

    那幾個西席先生在陸地的背面奔行,速度極快。

    突然劍嘯聲從他們身后傳來,那幾個西席先生急忙轉頭,只見那道劍光卻是一口中空的骨劍。

    因為更輕的緣故,骨劍飛行速度要比一般的性靈神兵快了許多倍,空氣從中空的劍體中穿過,便發出尖銳的嘯聲。

    那幾個西席先生留下兩人對付骨劍,另外兩人繼續沖向毒蛟。

    留下的兩人各自催動性靈神通,一個應該是儒士,身前浮現出一卷金書,金書唰的一聲展開,那儒士取出一桿兩尺長短的大金筆,金筆一揮,只見金燦燦的文字一并涌出。

    那些文字化作金戈鐵馬,在空中奔騰,誦念之聲大作,化作車馬喧嘩,殺氣盈霄,迎著骨劍而去!

    另一個西席先生身后磚瓦齊飛,梁柱立起,亭臺樓閣飛速形成,一座寶樓從空中斜斜向下墜落,準備鎮壓骨劍!

    他們兩位西席先生本事皆是非凡,但是骨劍速度太快,在他們神通尚未完全爆發之時便呼嘯而過,避開兩人的神通!

    “糟糕!”

    兩人頓知不妙,同時翻身而起。

    那儒士如同凌燕飛渡,展開衣袍大袖,在天臨上景圖上飛掠而過,隨即中劍,悶哼一聲便栽倒在地,在圖上滑行了十多丈才堪堪停下。

    另一個西席先生翻身而起的一瞬間,周身磚瓦齊飛,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囚籠,把自己捆在里面。

    那骨劍叮的一聲打在囚籠上,沒能刺穿囚籠,劍光輕輕繞了一圈,呼嘯飛去。

    那西席先生松了口氣,散去囚籠。

    他剛剛收回神通中的氣血,突然臉色大變:“氣血中有毒!”

    他的臉色頓時變得烏黑,一聲不吭仰面倒下。

    神通是以氣血來催動,適才骨劍刺在他的囚籠神通上,骨劍中的毒也落在囚籠神通上,他收回神通中的氣血,便是把毒收入自己體內,不中毒才怪!

    就在這西席先生倒地的一瞬間,他的目光余光瞥見前方的那兩個西席先生也在劍光中各自中招倒下。

    神仙居中一片嘩然,眾人紛紛來到窗邊,這短短片刻,便有五位西席先生倒下,那毒蛟果然有讓全村吃飯的實力!

    只是,涂明和尚與閑云道人的實力也令人吃驚,他們二人在朔方城的學宮之中名聲不顯,并非是久負盛名的高手。

    但這兩人卻可以逼出那毒蛟,與毒蛟戰斗到現在,看起來依舊從容,像是出工不出力的樣子。相反其他名氣比他們大很多的西席先生,面對毒蛟的劍卻沒有抗衡之力。

    可見這兩人的實力要比他們的名聲大了很多倍。

    “我見過這條蛟龍!”

    朔方學宮仆射童慶云身邊,一個儒士低聲道:“仆射,這條毒蛟龍,便是我在天市垣無人區中遇到的那條!那條蛟龍,也被無人區的妖怪稱作全村吃飯。只是當時他的實力,遠沒有現在這么強!

    那儒士正是曾經以文字化作神通,追殺蘇云的童軒。

    童慶云皺眉,望向窗外,只見那黑色毒蛟在骨劍飛出之時,被涂明和尚與閑云道人壓著打,骨劍飛回,涂明和閑云居然撒腿就跑,不再理會這條毒蛟。

    “這兩人的來歷可疑……”童慶云心道。

    “全村吃飯的實力,提升了十倍不止!”

    儒士童軒繼續道:“他的實力提升這么快,莫非他被人魔奪舍了?”

    童慶云目光閃爍,低聲道:“并非如此。他應該是得到了人魔的指點,修為大增。人魔這時候還沒有奪舍。人魔需要一場獻祭,死的人越多,人魔的實力越強?磥,朔方城中真有人魔,而且就在附近……”

    突然,文昌學宮仆射左松巖高聲道:“諸位,現在停止大考還來得及!讓所有西席先生,立刻停止祭圖!”

    文立芳和田無忌有些遲疑。

    童慶云冷哼一聲,站起身來,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區區人魔,也想在朔方放肆?左松巖,你太保守了,F在停止大考,只會打草驚蛇,被人魔逃入城中。城里的人何其之多?那樣只會造成更大的破壞!相反,倘若人魔進入十錦繡圖中,反倒容易搜尋!”

    諸多學宮的仆射紛紛點頭。

    人魔倘若離開這里,附身到城市其他地方的人身上,那便如大海撈針無處可尋了。

    童慶云環視一周,沉聲道:“把人魔留在這里,留在十幅錦繡圖中,對我們來說是甕中捉鱉,手到擒來!諸君,你們去擒下這個全村吃飯,其他人密切留意錦繡圖中的變故!

    一個個西席先生紛紛縱跳如飛,向毒蛟焦叔傲殺去。

    左松巖大皺眉頭,這時,裘水鏡起身來到他的身后。

    左松巖早已認出他,不由自主身體繃緊,淡淡道:“東都天道院帝師裘水鏡,水鏡先生,或者我應該叫你學哥才對。我已經變老了,而你卻駐顏有術,還是這么年輕,沒有變老的跡象!

    裘水鏡悠悠道:“左松巖,我不是你的學哥。當年你我一起去考天道院,我第二天便被通知考上了,而你考了五年還是沒有考上。你我不是同校同學,不必稱學哥學弟!

    左巖松白發抖動,不知是氣得還是被風吹的,咬牙切齒道:“老子是聽聞你離開了元朔留洋他國,于是老子便不考了,老子也去留洋,否則以老子的資質也能考得上!你說氣不氣人?你費心費力的考天道院,為的就是留洋,老子不用考天道院,也照樣去留洋!”

    裘水鏡絲毫沒有被他氣到,微笑道:“我聽說了這件事。我留洋時,去的是色目人最好的學宮,在各個學宮之間游學,學習色目人最好的知識,東都大帝負責這一路上所有開銷。你留洋時,好像是一邊給別人刷盤子一邊求學!

    左松巖吹胡子瞪眼。

    “但是我很佩服你!

    裘水鏡由衷道:“你的天資天分都不如我,但是你以勤補拙,成就不在我之下!

    左松巖怔了怔,突然有一種釋然的情緒從內心中釋放出來,笑道:“能聽到裘水鏡一句佩服,我不枉此生!

    他們當年都是朔方的士子,經常一個第一一個第二,當然,裘水鏡第一,左松巖第二。

    左松巖對裘水鏡向來不服,一心要超越他,拿一次第一,從他口中聽到一句佩服。

    因此裘水鏡去東都參加天道院大考,左松巖也去了,裘水鏡考上天道院,他卻一連考了五年也未能考上。

    天道院也就成了他一生的執念,以至于時至今日也未曾徹底了結這個執念。

    但裘水鏡一句佩服的話,讓他的執念消失,只覺心境開闊起來,道心通明。

    “水鏡,你對人魔怎么看?”左松巖問道。

    “這個人魔目前的實力并不強,但是更加棘手。它應該不是一個剛剛出生的人魔,而是存在已久,它擁有智慧,故布疑陣,企圖用全村吃飯絆住我們!

    裘水鏡目光落在正與諸多西席先生廝殺的蛟龍焦叔傲身上,只見焦叔傲已經殺到天臨上景圖上,蛟龍奔走如飛,同時對抗十多位西席先生,絲毫不落下風。

    左松巖臉色大變:“你的意思是……”

    裘水鏡低頭看向下方的天臨上景圖,目光閃動:“它知道自己需要殺戮,需要更多的血來凝練肉身,因此它需要掀起一場大動亂來提升自己的實力。不過在此之前,它需要一具身體!

    “它的目的,是挑選出一具最強身軀,最有潛力的身軀,讓自己重生!

    裘水鏡眼中有不明意義的光芒閃動,輕聲道:“擊敗三萬士子,最強的那個人,就是它的目標。它重生之后,才會展開殺戮,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

    “三萬士子中的第一人?”左松巖面色凝重,腦海中不由浮現出蘇云的面龐。

    天臨上景圖。

    蘇云站在湖邊,收回仰望的目光。

    在他面前,上百位士子堵住他所有的去路,只剩下背后的天臨湖。

    “我也有被封印修為境界,不得不與這些低我一個境界的士子交手的一天!

    蘇云有些無奈:“該怎么讓他們知難而退?算了,還是直接打死他們罷!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