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至尊人生 > 第632章 你誤會我了

第632章 你誤會我了

作者:兩耳就是菩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很快,數千名工人已經就位。

    既然要開山破體,云頂山別墅肯定也要拆。

    而這一消息,也是被有心人觀察到,并且迅速傳播到了網上。

    一時之間,引起了金陵市內的巨大熱議。

    “云頂山別墅要拆了?”

    “是啊,我去,八個億的別墅說拆就拆,簡直太土豪了!”

    一眾粉絲紛紛說道。

    但是,云頂山別墅的管理部門,此前卻沒有受到任何的消息。

    因為李振國要做一件事的時候,是沒有必要跟這些下屬部門打招呼的。

    但是在管理部門眼內,云頂山別墅可不是普通的住宅那么簡單。

    它付出了很多工程師的心血,與其說它是一棟建筑物,倒不如說他它是一件藝術品。

    “誰讓你們拆的?你們真大膽!知道這里是誰的地方么?”

    一個約莫二十六七歲的女子,此刻憤怒的看著一個施工的工頭說道。

    “呵呵,誰讓我們拆的?當然是李總,有什么問題,你直接去找李總好了!”

    工頭冷冷一笑道。

    讓女子氣憤的深吸了一口氣。

    她抬頭看了山頂之上人山人海的施工隊,眉頭大皺,隨后朝著上方走了過去。

    轟的一聲響。

    她剛一上來,正好看到云頂山別墅的一面墻體直接被毀掉。

    想阻攔已經來不及了。

    當下,心疼的破口大罵這群人粗魯的人。

    而陳歌也正在云頂山別墅的花園之內。

    “陳少,工期最快也得兩天兩夜的時間!”

    李振國看向陳歌道。

    “我明白,李總,你這兩天就辛苦一下,在這里盯著,有什么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陳歌說道。

    “我明白陳少!”

    這時一個保鏢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陳少,外面有一個女子鬧事,阻斷工程的進展,她也屬于金陵集團的人,我請求,是不是可以使用武力強行驅趕?”

    保鏢問道。

    “混賬,陳少要做一件事,也有人敢阻攔,不管是誰,給我轟走!”

    李振國森寒說道。

    “她……她說她叫唐然,只要提起他的名字,李總你就能知曉!”

    保鏢道。

    “唐……唐然?”

    李振國不由得一愣,看了陳歌一眼。

    唐然是誰?

    正是蘇沐涵的二表姐。

    相當于陳少的姐姐了,這一下,李振國就算有再大的氣焰,也一下全消了。

    唐然,的確不是他李振國可以去惹的。

    而陳歌聽到她的名字,也是微微一震。

    沐涵姐姐?

    跟唐然,之前也算有不少的交集。

    而且她跟沐涵的關系非常好。

    這兩年多來,陳歌自然不會單單的只觀念沐涵跟自己的家人,同樣的,沐涵家人的情況,陳歌也是沒有忘記關懷。

    能夠補償的,陳歌都會去補償。

    讓蘇家幾輩子都無憂無慮的生活,這是陳歌迄今為止能夠做到的了。

    但是,雖然陳歌也回到過金陵,現在也來了金陵。

    但是對于沐涵的家人,陳歌卻始終有一種難言的愧疚。

    不管怎么說,沐涵跟了自己,她現在失蹤了,總歸是自己沒有照顧好她。

    所以陳歌一直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他們。

    陳歌慫了,面對她們,慫成了一團。

    此刻別墅門前。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唐然正被幾個保鏢架出去,死命的掙扎著。

    “住手!”

    而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正是陳歌走來。

    “陳歌?”

    唐然看到陳歌,也是極為的驚訝。

    自從妹妹失蹤之后,她就再也沒有見過陳歌,更是再也沒有聽過陳歌的消息。

    在唐然眼里,呵呵,自己的妹妹的失蹤了。

    而他陳歌是誰?

    是陳家的大少,擁有著萬貫家產。

    怎么可能還會對妹妹一直留念呢?

    說不定,妹妹的死活,他也早就置至身外了。

    只是派了一個李振國出面來安撫住他們整個蘇家的人。

    李振國說,不管蘇家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尋求他們的幫助,他們必定全力以赴的幫助蘇家。

    可蘇家的家人親朋都明白,這不過是人家陳少為了表示遺憾,所說的一句客氣話罷了。

    沐涵失蹤之后,蘇家跟陳歌還有什么關系呢?

    沒了,一點關系也沒了。

    當然了,沐涵失蹤了,他們蘇家更不會去高攀這個親戚,對于李振國的資助,一直都是拒絕。

    如果不是他們要拆云頂山別墅,唐然不會這么生氣,更不會拿李振國說事。

    還有一層原因就是。

    云頂山別墅原本是陳歌跟蘇沐涵的婚房。

    可現在呢?呵呵!

    忘恩負義!

    唐然全身都被怒火點燃。

    但此刻,卻再又見到了這個男生。

    他好像比以前成熟了太多了,而且也結實了很多。

    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上位者的氣息。

    “唐然表姐,別來無恙!你最近好么?”

    陳歌微微點頭說道。

    “呵呵,不敢勞煩陳少掛念,而且唐然,什么時候成了陳大少的表姐了,我們蘇家,可高攀不起陳少這樣的親戚!”

    唐然冷聲冷語。

    “混賬,怎么對陳少說話?”

    而一眾保鏢聽出了唐然口中的嘲諷意味,立刻喝道。

    “沒你們事,都給我退下!”

    陳歌冷聲道。

    一眾保鏢紛紛恭敬離去。

    放佛陳歌的話,自帶一種寒意,讓人心生敬畏。

    就連唐然也是被這道聲音感染。

    詫異的看向陳歌,這個男生,短短兩年,怎么會變化這么大?

    那時候他還有些畏畏縮縮,現如今,已經成了這般模樣了。

    “我知道唐然表姐你對我有些誤會,沐涵失蹤了,我沒有照顧好她,我有很大的責任,你以為我早就把沐涵忘了是么?”

    陳歌看向唐然。

    唐然淡淡道:“怎么?沒忘么?”

    陳歌從兜里,小心的掏出來了一個小型的香囊。

    而看到這小型的香囊,唐然一愣。

    這正是蘇沐涵當初送給陳歌的,而且是她親手做的,那時候她跟著自己的媽媽學的做工,只可惜,繡的不像樣子,努力繡了一整個晚上,還是把一對小鴛鴦給繡的歪七扭八。

    當初因為這個,唐然都快要笑死了。

    她說,她會把這個東西,送給她最愛的男生,而且她最愛的人,肯定不會嫌棄她的手工差!

    但現在,這個香囊陳歌還帶在身上。

    “我不會忘記我們生活中的每個細節,我更不會忘了沐涵,我一直在努力尋找,只要能夠讓我找到她,我愿意走遍世界的每個角落,哪怕是海角天涯!所以唐然表姐,你誤會我了!”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