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新白蛇問仙 > 第二百零七章 風雨雷電

第二百零七章 風雨雷電

推薦閱讀:天下第九、神祇、劍來、修羅刀帝、三寸人間、大符篆師、仙帝歸來、一指成仙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被所有水產甚至妖王視為無物的黃金柱子對白雨珺來說是最大寶貝。

    白雨珺不知道柱子上的金龍為何會存有玄之又玄的意境,也不知是誰所為,不過是普普通通的黃金柱子竟然賦予神秘氣勢,宮殿主人之威能可見一斑。

    過路的妖獸好奇的看向那個待在柱子龍頭上的身影。

    耗時一天一夜感悟一條金龍意境,對于飛行游走體悟更甚,接著去往第二根黃金柱子,每根柱子的金龍形態不同意境也不同,有的能感悟在天上游走,有的能感悟水性,各種各樣的意境不斷補全白雨珺天賦神通方面的殘缺。

    云。

    云之悠悠云之重,變幻莫測,帶來雨水灌溉大地山林,如離鄉游子愁。

    至于控云……

    好吧,身邊已經有五六朵巴掌大彩云環繞,算是及格了。

    雨。

    春雨,夏雨,秋雨,各個季節的雨不同,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白雨珺第一次認真感受雨之意境,仿佛融入那漫天雨幕紛紛而落……

    兩天后。

    靜坐兩天的白雨珺終于動了動,氣息變化明顯,微微隆起的鼻梁精致丹鳳眼配以櫻桃小口越來越仙,美眸睜開,纖細白皙小手托起一朵小彩云,巴掌大彩云竟然淅瀝瀝下起了細小雨滴。

    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雨滴,竟是真的。

    好吧,可以呼風喚雨了,灌溉農田啥的不要指望,倒是可以呼風喚雨澆花。

    才感悟兩根柱子就能修補天賦神通,不知道全部感悟會不會提升修為,時間緊迫,在沒有妖王甚至妖皇將這宮殿劃為領地之前必須快速領悟意境。

    跳下柱子撿起一具新鮮妖獸尸體,沒時間生火干脆張嘴撕咬茹毛飲血。

    吃飽后繼續爬上另一根柱子坐于龍頭之上繼續領悟……

    宮殿遺跡內依舊混亂。

    深處不時爆發嘶吼以及法術光芒,不知有何等寶物出現引得元嬰期甚至妖王大打出手,躁動的遺跡內只有一個小小身影安靜修煉。

    風。

    春風,秋風,寒風,春風送暖迎花開,秋風歸寂一夜冷一夜,寒風凜冽萬物蟄伏。

    某個清晨,白雨珺身周環繞清風,時急時徐,甚至可在指間環繞。

    雷電。

    驅雷役電震天威,最令萬物畏懼的力量,神威難測。

    又過五天,巴掌大云朵下可以出現小小微縮版閃電,配合小雨倒也算好玩又好看,去京城賣藝至少能混個富貴滿堂,再次不愁糊口難題。

    本身并不具備雷屬性靈力,但是可以控制外界雷電風云。

    白雨珺在大殿各個柱子上領悟,待了快一個月。

    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天賦神通越來越完整,傳承自基因里的本事殘缺不全,在這領悟意境之后將其修補,當最后一根柱子上的意境氣息領悟之后原本妖丹初期修為開始緩緩提升,修煉不僅僅修的是靈力含量更是修的心境。

    意境提升,對付金丹期或者妖丹期妖獸更容易了些,至于更高階的還是有多遠跑多遠,實力差距不是靠意境能夠彌補得了的。

    丹鳳眼睜開現出蛇類豎瞳,閉眼再睜眼變回人類瞳孔。

    抬頭望天做氣吞山河狀。

    “唉,高處不勝寒,真是蛇生寂寞如雪呢~”

    暢想走上蛇生巔峰的白雨珺還在琢磨應該擺出啥樣造型,忽然,天空掠過幾道妖王身影,龐大氣勢壓迫險些沒一頭栽倒,接連幾道妖王威壓差點令蛇吐出隔夜飯,來得快去的也快,再抬頭已經看不到身影。

    “如果以后我走上巔峰,一定在頭頂設立禁飛區!”

    宮殿內部一片狼藉遍地血污,沒有什么發現。

    扭頭看了看宮殿深處又抬頭看了看二十四根黃金鑄就巨大柱子,強忍住搬運黃金回蛇窩的沖動一步三回頭繼續往深處探索……

    別的妖搜尋寶物,白雨珺專門挑選那些龍形雕刻或者壁畫。

    一路謹慎前行,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壁畫之上慢慢的也看出了些門道,貌似遺跡宮殿與神龍有關,到處都是龍,盤龍柱子,神龍浮雕,祥龍壁畫,而且通過各種房屋遺跡以及器具規格大小來看根本不是人類所能使用,再具體詳細信息就沒了,時間抹去了一切。

    其中某個巨大洞窟內的壁畫引起白雨珺注意。

    壁畫用某種不褪色寶石粉末繪成,最開始描述世間美好,山河湖泊飛禽走獸安詳繁衍,第二幅開始某些地方出現一些張牙舞爪黑色人類,貌似描述世間出現魔物,第三幅開始畫的便是各族與魔物大戰畫面。

    烈火焚城,世間滿目瘡痍,魔物肆虐生靈涂炭,相當篇幅壁畫描繪世間慘狀。

    后來出現許多散發神光的人,神龍與那些散發神光的人一起大戰魔物,再往后的壁畫變得模糊不清,仿佛當時繪畫者沒時間細細描述一筆帶過。

    最后一幅有點兒看不清,貌似神龍與那些渾身冒神光的家伙一起離去。

    在壁畫上并未領悟到意境,搖搖頭繼續往前走。

    也許那最大宮殿二十四根黃金柱子最珍貴,接下來遇到的浮雕并未有什么感覺,也沒有黃金鑄造的金龍,深處更像是生活區,各種各樣的妖獸鉆進那些看起來完好的房屋翻來翻去,有的懷抱什么東西急匆匆離去,顯然淘到了什么好東西。

    白雨珺小心謹慎前行,餓了就撿一具新鮮的妖獸尸體吞食,期望再遇到那種可以領悟意境的東西。

    走著走著,來到一個狹窄過道前。

    站在入口剛要進去忽然看見對面有個小小身影也要進過道,那小不點身穿金袍鼻孔朝天,小小年紀竟然是妖丹期。

    瞬間,雙方都認出對方……

    白雨珺認出在門口時就是它要吃蛇,他那妖王老爹出手殺自己,而小孩也認出了沒吃到嘴的獵物。

    互相愣了兩三秒。

    “小蛇!快過來讓我吃了你!”態度依舊囂張,仿佛在說某種恩賜。

    白雨珺沒說話,如果自己下狠手輕易就能殺死那小鳥,但是之后呢?面對一個化神期妖王追殺?

    仗勢欺人?人家就仗勢欺人你能怎樣,熱血上頭與自殺無異。

    什么某某受辱后不畏強權毅然動手,然后拼命逃出對方追殺最后修得無上神功殺回來復仇,那只是暢想,做夢誰都會,在沒能成長到足夠強大之前要做的便是記住仇家努力低調活下去,雖然很憋屈但是很實用。

    看了看小金色大鵬,轉身消失。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