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新白蛇問仙 > 第二章 深山采藥人

第二章 深山采藥人

推薦閱讀:天下第九、神祇、劍來、修羅刀帝、三寸人間、大符篆師、仙帝歸來、一指成仙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十萬大山綿延無邊,毒蟲猛獸瘴氣惡水,環境惡劣平日人跡罕至,獨特環境養育了無數生物和罕見靈藥。

    靈氣聚集之地會孕育出某些特殊藥材,蘊含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因此也常引來野獸吞食。

    某日,白蛇游走于山林捕獵,不知即將迎來蛇生改變……

    走獸飛鳥有一種能力,那就是不需要學習或經驗,僅憑借直覺辨別事物好壞,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指引推動,稱之為本能。

    白蛇仰起蛇頭輕吐蛇信搜尋獵物氣味。

    忽然,一股誘蛇的氣味粒子深深刺激嗅覺系統,那是一種從未聞過的味道,淡淡清香令蛇感到舒適,腦海里仿佛有聲音告訴白蛇快去吃了那東西,憑借靈魂深處的遺傳記憶白蛇確認那不是陷阱,略微猶豫后扭動身軀追尋氣味。

    游過一條小溪,蛇信不停捕捉氣味快速爬行,從氣味來看并不遠,在爬上山坡后找到半山腰山澗里凹坑,內里有一個一米方圓小水坑,看見了水坑旁那一株嫩綠色青草,小草通體碧綠宛若琉璃,嘴角消化液不自覺滑落,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張開蛇嘴將那株青草連根帶泥拔出吞下,然后,白蛇感覺腹中火熱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其實那青草不是野草也不是什么天地異種世間罕見,不過是一株上了年頭藥效充足的補藥,恰逢生長在靈氣匯集之地品質上乘,不過只是幼苗,白蛇哪懂得那些只知道吃下有好處,更何況若是不吃恐怕會有其它猛獸尋味來爭奪。

    在山林內昏迷是危險的,好在小水坑位于半山腰山澗位置隱蔽。

    日落月升,昏迷了一天的白蛇尾巴動了動緩緩蘇醒。

    醒來后暗罵大意,幸好沒中毒,又感覺渾身仿佛被束縛緊繃難受,有過數次蛻皮經驗的白蛇知道自己又要長大變長,扭動蛇軀下山。

    回到石堆老窩,鉆進亂石里用力在石塊棱角刮蹭。

    蛇鱗是皮膚最外角質層十分堅韌能防止體內水分流失,不會隨著身軀生長而長大,必須蛻掉舊蛇皮才能變得更大,白蛇有些疑惑,距離上次蛻皮不足一個月怎么又變大了?

    最先是頭部蛇皮脫落,借助粗糙棱角繼續刮蹭一點點從頭部至軀干將舊皮脫下來,最后,蛇尾尖蛻皮,整個蛻皮進程結束。

    有著人類智慧的白蛇用蛇尾卷起舊皮藏進石縫,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引起鷹隼注意。

    蛻皮是很危險的,不說天敵虎視眈眈,若是無法將舊皮蛻下很有可能會導致死亡,還會消耗大量營養,許多捕蛇人就是趁著蛇蛻皮身體發僵性情溫順將蛇捕捉,不然白蛇也不會鉆進亂石堆。

    渾身疲憊再次進入睡眠狀態……

    第二天。

    白蛇發現身上蛇鱗更白更漂亮且又變長了,從頭到尾足足五米,在這片森林里也算得上是龐然大物,更大的身體意味著更大的戰斗力,白蛇不知道自己極限是多少,反正越大越好總是對的。

    天氣不錯,游出洞穴繼續捕獵。

    十萬大山難以耕種不適合人類生存,惡劣環境人跡罕至,不過正因如此也成了窮苦采藥人的向往之地,帶著各種工具以及驅蟲藥的采藥人前赴后繼深入大山,為家人賺取微薄銀錢糊口,很多人再也沒能走出去。

    山谷間有百米方圓水潭,潭小水深,水邊有一段長滿青苔的山崖,一個背著藥簍看起來三十多歲男子正攀附其上采藥。

    左手緊緊抓住藤蔓右手從石縫里摳出完整草藥小心翼翼放進背簍。

    抓住藤蔓慢慢橫移到另一處,看見石窩里的植物后采藥人欣喜,鐵皮石斛!這趟冒險進山賺大了!賣了錢還能夠家里娘子賣上一匹布做衣裳,高興的采藥人開始采摘鐵皮石斛,并未注意到手里那根藤蔓被巖石嚴重磨損……

    采藥人只覺得左手一空朝后栽倒!暗道吾命休矣。

    噗通~!水花四濺。

    常年生活在山里的窮苦人大多會點水性,男子本想游到岸邊奈何剛剛滾落山崖時胳膊受傷無法用力,勉強浮在水面無法游動,這可急壞了男子。

    “救……救命……”

    呼救聲在山谷回蕩,即使知道附近不可能有人也緊緊抓住救命稻草呼救求生。

    遠處,白蛇抬起蛇頭。

    剛剛好像有什么奇怪聲音,沒發現異常,低頭爬行繼續尋找獵物。

    其實呼救聲很大,但蛇類生物更多使用腹下來感受震動所以并未聽清有人呼救,直到白蛇來到潭邊才通過紅外感應看到水里上上下下的那個人影。

    通過紅外線畫面知曉那是個人類。

    人?

    白蛇二十載從未見過哪怕一個人類,曾以為這個世界沒人,落水者的出現勾動靈魂深處記憶往事。

    就在這一會兒功夫那個采藥人撲騰的越來越無力,緩緩沉入水。

    采藥人恍惚間以為自己必死之時,看見水里游過來一條巨大白蛇,真是采藥人深山落水,禍不單行遇大蛇。

    吾命休矣……

    水下,白蛇扭動身軀快速游到采藥人跟前,蛇尾纏住其肩膀用力往岸邊游去。

    沒多久。

    “咳咳……”

    落水男子不停往外咳水,最后猛地坐起大口呼吸口氣,昏迷前記得一條大白蛇將自己拉走,醒來卻在岸上,那條大蛇呢?

    抬頭,碗口粗蛇頭在面前。

    “啊……”

    一聲尖叫,采藥人手忙腳亂驚慌后退,奈何身后便是崖壁退無可退,那條白蛇沒動,而且還用一種帶有鄙視的眼神看著自己,沒錯,鄙視,采藥人敢肯定那條蛇就是在鄙視自己的大呼小叫。

    通過男子穿著以及發型細節白蛇看出他是一個古人,黃皮膚黑頭發東方人面孔,織布工藝很落后,服飾和頭發有點類似秦漢風格,也就是說這是個古代世界。

    看了許久,白蛇轉身離去。

    不知為何采藥人好像感覺那條蛇嘆了口氣,這還是蛇么?

    白蛇只是感慨,蛇就是蛇,無論前世如何都是過去,在看到人之后心里并沒有產生多大波動,也許是二十載春秋使自己告別了過去,之所以救人不過是心底那點猶存的人性作怪,好歹也是見到的第一個人,具有少許紀念意義。

    采藥男子松了口氣,查看胳膊傷勢并找來草藥治療,待包扎好傷口才發現日漸西斜,看來今天是走不出去了。

    背簍丟失沒了干糧,就在饑餓難忍時,那條白蛇又回來了。

    放下被勒死的錦雉轉身離去。

    采藥人目瞪口呆看了看地上的食物又看了看遠去的白蛇,連忙跪下磕頭嘟嘟囔囔不知說些什么……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