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廷 >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一杯毒酒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一杯毒酒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周正一聲令下,劉六轍,上官烈抬手應命,大步離開征西廊。

    高弘圖,張賀儀等人神情凝重,這么一來,他們要與所有人對上了。

    乾清宮的皇帝,文官代表的錢謙益,或許還得加上遍布天下的勛貴公卿。

    孫傳庭知道眾人的心思,開口道:“如果我們什么也不做,一切付諸流水,我們的下場,不會比張居正好,極刑都未必夠!

    眾人神情凜然,那絲猶豫陡然消散,取而代之的堅毅。

    周正看著眾人的表情,與孫傳庭微微點頭,道:“革新變法,自古以來就沒有好下場,給我二十年,所有罪過一力承擔,你們無需多慮,永往直行即可!

    張賀儀猛的抬手,沉聲道:“大人說的哪里話,我等追隨大人并非為了榮華富貴,也不畏懼什么凄慘結局。大人扶大廈將傾,挽狂瀾既倒,又有中興大明之志,我等又豈有什么退縮之理?”

    高弘圖點頭,道:“大人并非權臣宵小,乃不世功臣,于這亂世之中,扶正社稷,拯救黎民,后人終歸有個說法。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下官也陪著大人!

    “我等誓死追隨大人,無懼無畏!”

    忽然間,周正班房里的所有人,全部抬手,深深而拜,齊齊而喝。

    周正看著這群人,心懷激蕩,難以平靜,深深吸了口氣,道:“好!那我們攜手,二十年,再建一個煌煌大明,烈烈盛世!”

    “如大人愿!”眾人再次應和。

    征西廊,一片沸騰,所有人都激動不已,暢望著某一個時刻。

    內閣與征西廊一墻之隔,這邊這么大的動靜,另一邊聽的清清楚楚。

    范文景聽著里面的聲音,一向平靜的神色難掩激動,自語的道:“煌煌大明,烈烈盛世……”

    與此同時,周延儒已經在宮里,見到朱慈烺與徐文爵了。

    周延儒一臉肅色,道:“陛下,臣不知道您要做什么,但涉及皇宮,京城的安全,還請與征西伯商量一二,起碼事先打過招呼,不應直接驅趕,這有損陛下無助陛下威信,也會破壞君臣和睦,請陛下三思!

    朱慈烺有了徐文爵的護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聽著周延儒的話,冷哼道:“朕是皇帝,難道在皇宮里怎么守衛,還需他周征云的同意嗎?”

    徐文爵跟著附和道:“元輔,你的話過了,周征云是陛下的臣子,縱然有什么,也應該受著,難不成還敢質問陛下?眼里還有綱紀嗎?還知道臣子的本分嗎?”

    周延儒看了眼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徐文爵,對著朱慈烺,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切不可大意!臣待會兒就去見征西伯,向他說明陛下與魏國公的親厚,并非是猜忌于他,并請魏國公出宮,晚上宴請征西伯……”

    “夠了!”

    朱慈烺冷聲喝道:“這件事,就這么定下!周征云若是識相,就老實的交出兵權,若是他不識相,朕就賜他一杯毒酒!”

    周延儒雙眼大睜,死死的盯著朱慈烺。

    他,居然要毒死周正?什么時候,君臣關系到了這樣生死相見的地步?周征云知道嗎?他知道朱慈烺要毒死他,會怎么樣反應?

    周延儒神色驚恐,心膽俱寒。

    如果周征云不肯就范,會發生什么事情?

    周延儒熟讀史書,知道歷史上太多的血跡斑斑,周正,會不會給小皇帝來一杯毒酒,換一個人做皇帝?

    周延儒頭皮發麻,眼見就他們三人,不在顧忌,道:“陛下,真到了那一步,這杯毒酒,周征云不肯喝,該當如何?”

    不等朱慈烺說話,徐文爵冷笑道:“將他叫進宮來,喝不喝還由得他?難不成,他還敢代表攻打皇宮不成?天下人,或將他生吞活剝了!”

    朱慈烺幾乎與徐文爵一樣的表情,在他們想來,周正已然是他們魚肉!

    周延儒表情更加凝重,臉角不斷的抽搐,他不知道是誰教了朱慈烺,這個曾經溫和爾雅的皇帝,現在怎么變得如此陰沉,暴虐!

    但他必須阻止朱慈烺與周正的沖突,一旦逼得周正走最后那一步,,那將天地巨變,后果不可想象!

    周延儒深吸一口氣,道:“陛下,臣不知道您要到底要做什么,臣請陛下立刻想辦法挽回。臣現在去阻止征西伯,還來得及!”

    周延儒顧不得其他,轉身快步離去。

    朱慈烺這邊如果阻止不了,他就要阻止周正,不管如何,必須有一方冷靜,理智!

    朱慈烺看著周延儒的背影,冷哼一聲,直到周延儒出了門,他才道:“佞臣!”

    徐文爵立即道:“周延儒,周征云一丘之貉,陛下無需在意。南京人杰地靈,有的是人才。臣已經修書回去,最多半個月內,為陛下招攬上百人才,以充外廷!

    朱慈烺深以為然的點頭,道:“有勞卿家了!

    徐文爵大義凜然,道:“都是臣子本分!

    朱慈烺笑容更多,也更為舒心,道:“如果天下百官都有卿家這份心意,朕何至于此!

    徐文爵躬著身,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從南京來的,自然都會聽他的,皇帝年幼,他想要什么都會信手拈來!

    周延儒出了乾清宮,急匆匆的向著征西廊走去,他要勸阻周正。

    這個時候,劉六轍找到了錢謙益,遞上了一疊卷宗。

    錢謙益看著這疊案卷,神情僵硬,道:“魏國公,勾結成國公,投降闖賊?”

    成國公,朱純臣,獻齊化門給李自成,后來李自成在山海關敗退回京,與牛金星等人一起勸李自成登基,牽扯到李巖等案,被李自成處死了。

    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叛逆,無可辯駁。

    劉六轍面無表情,道:“這是朱純臣門生,家人的證供,確鑿無疑!

    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天下都以為明亡了,不知道多少人投降,歸順,在現今的情況下,實在難以分辨真假。

    錢謙益擰著眉頭,看著劉六轍道:“本官要三司將所有案卷,犯人上交,為什么還有這些?”

    劉六轍道:“錦衣衛直屬于皇上,閣老莫要忘了!

    錢謙益表情變幻的盯著劉六轍,直覺手里的這份案卷沉重如山。
多乐彩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