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夫人,少帥又吃醋了! > 第1357章 人如其名

第1357章 人如其名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fyybbz.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1357章 人如其名

    中山裝嗯了一聲便一直都處于閉目養神的狀態,馮梓鳴想多說句話都沒有機會,便也單手撐著下頜側身欣賞窗外的風景了。

    對面的年輕夫婦和另一男的不停的看馮梓鳴和中山裝男子,而中山裝邊上的位置一直空著,他便往外頭坐了一些,馮梓鳴的空間就大了很多。

    許久過后,一站已經到了,中山裝男子才睜開眼睛,而馮梓鳴也才回正了身體。

    “扭著脖子不累嗎?”中山裝男子側過臉看向馮梓鳴道。

    馮梓鳴搖頭,抬手揉了揉脖子,“還好。我可以問您個問題嗎?”

    中山轉男子頷首,“可以!

    馮梓鳴,“您怎么知道我姓馮?”

    中山裝男子微微一挑眉,“不小心看見你的證件了!

    馮梓鳴狐疑的看著此人,回想了一番剛才的一幕,也未必全信了他的話,但也沒再糾纏此事,微一點頭,“今天,謝謝您!”

    “嗯。你已經謝好多遍了!蹦凶右琅f是嚴肅著一張臉道。

    馮梓鳴有臥鋪已經是八個多小時后的事情了。

    列車長親自待人過來幫忙搬行李的同時向中山裝男子恭恭敬敬匯報說,正好空出來了兩個臥鋪的位置。

    男子又是一聲不輕不重的嗯字,起身,自己拿下來行李,看向馮梓鳴,“走吧!”

    他并沒有讓列車長幫他們拎行李,和一列車員拎著箱子去了臥鋪車廂。

    軟臥車票補好后,馮梓鳴才看清楚這個包間是豪華包,只有兩張床鋪。

    她回來那一次和史航從上海往桐北的時候根本買不到這種臥鋪,后來花了大價錢也才買到四床鋪的那種臥鋪的。

    馮梓鳴目送列車員離開后,站在門口將門開著,而中山裝男子已經放好行李坐在了床鋪上開始泡茶喝了。

    男子泡好茶后看了眼門口的馮梓鳴,“如果不放心可以把門一直開著!

    馮梓鳴看向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的目光指了下行李架,“行李放下,坐著說話吧!”

    馮梓鳴沒有關門,將行李箱放好,坐在了男子對面,“請問尊姓大名?您為什么要跟著我?”

    到這個時候了,她再看不出來這個人是跟著她的人那才叫傻子了。

    男人喝了口茶后不及不許道,“受人之托。馮小姐無需知道我的名姓!

    馮梓鳴,“受誰之托?我父親?”

    男子繼續悠哉悠哉喝茶,用眼皮子看了眼馮梓鳴,“都說了你無需知道是誰。我只管保證你的安全即可!

    馮梓鳴抿了下唇,既然對方不愿意說她也不勉強,便靠在被子上側身歇著了。

    雖然她是背對著男子的,可她的耳朵和腦神經一刻都不敢放松下來。

    男子一個人喝了好幾杯茶后也靠著身后的杯子枕頭歇了一會兒后道,“馮小姐,你可以放松歇息了!闭Z落,他已經起身,“你可以關門歇會了,我就在外面的凳子上。有事隨時吩咐即可。

    他們要在火車上過夜的,此時已經快到晚飯時間了。

    馮梓鳴蹭的坐了起來,而后便站在了地上,看著那人道,“既然是保護我的人便沒必要隱瞞什么,您若是不方便說您的姓名,那至少可以告訴我您是受誰追托,如此,我便可心安!

    從列車長和列車員對此人的恭敬來看,此人身份應該不一般。

    這么一個身份不一般的人受人之托保護她?

    馮梓鳴此話問出來后就一直盯著男子的眼睛,大有你若不說,我就不罷休的架勢。

    男子被馮梓鳴看的有些不自在了,目光收回,抬手屈指在鼻尖,須臾才抬眸看向她,“非要知道?”

    馮梓鳴點頭,“是的!

    “歐陽壹南!蹦凶诱f道。

    馮梓鳴先是一愣而后才微微頷首,原來如此。

    此人的好多地方看著都跟歐陽壹南的某些氣質有些像,當然,歐陽壹南本尊的真面目,馮梓鳴還沒見過,她所見的歐陽壹南都是神話般的傳說和報紙上的黑白相片。

    “你和他是……”馮梓鳴的問話被男子一個阻止的手勢擋了回去,“接下來,馮小姐就不要多問了!

    馮梓鳴愣了會兒,頷首,“我,懂了!

    這一路,馮梓鳴踏踏實實的該吃就吃,該睡就睡,便安全抵達了上海。

    馮梓鳴在上海待了三天,住的是上海大飯店。

    保護她的中山裝男子住在上海大飯店一路之隔的一家小旅館里。

    從訂船票到送她去碼頭上船,男子都和她是假裝不認識的。

    這雖然讓馮梓鳴覺得很詭異,但是,她不能問,以勉給他惹上什么麻煩事兒。

    碼頭,男子才將行李箱遞給馮梓鳴,“我只能送到這里了。馮小姐一路順風,再見!

    馮梓鳴接過行李箱,“謝謝!”語落她仰頭看著男子的眼睛道,“您曾是歐陽壹南的戰友,對嗎?”

    男子頷首,“是先生的屬下。還望小姐帶我向先生問個好!

    馮梓鳴,“這個好,恐怕帶不到的!

    男子挑眉,“此話怎講?”

    馮梓鳴,“我去新加坡。他在波士頓,見不到的。我也從沒見過他本尊!

    男子狐疑的看著馮梓鳴,“你沒見過他?他,不是你姐夫嗎?”

    “哼!瘪T梓鳴冷笑一聲道,“他告訴你,他是我姐夫了?”

    男子頷首,“是!”

    馮梓鳴撇嘴,“聽他吹牛。我姐姐可還沒嫁給他呢!這個姐夫八字還沒一撇呢!”

    馮梓鳴語落,又道,“不過呢,你那位昔日上司已經有女兒了!

    男子更加驚訝了,“他都沒結婚哪里來的女兒?”

    馮梓鳴,“誰說沒結婚就不能有女兒了?人家女兒已經三歲多快四歲了,漂亮的跟洋娃娃似的呢!”

    一說起念念來,馮梓鳴簡直是眉飛色舞的,所有的陰霾都煙消云散了。

    男子被馮梓鳴的話驚得臉上表情和眼神各種精彩變換,須臾才道,“你姐姐就是因為這個不嫁給他的?”

    馮梓鳴,“因為哪個?”

    男子,“他有女兒!”

    馮梓鳴一下子就笑了,但也只是笑了下就恢復了嚴肅,“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那女娃娃是他和誰生的?快四歲了?這……”怎么可能?

    四歲,那就是五年前有的孩子,可是五年前的時候歐陽壹南不還在國內的嗎?

    這也太詭異了吧!

    “很好奇嗎?”馮梓鳴問道。

    男子搖頭,“不好奇!闭Z落,他看著馮梓鳴道,“馮小姐,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先生人可不是,怎么會……”

    馮梓鳴勾唇笑得皎潔,“那以你的意思我胡說八道?”

    男子擺手,“就當你一小孩子瞎鬧。算了算了,走吧走吧!有機會見到先生了替我問個好!

    馮梓鳴,“我才沒有胡說。我告訴你,那小女娃叫我小姨的,我看著她長大的。懂嗎?”

    馮梓鳴說完就拎著箱子走了。

    “哎?你回來,等等~我還有話沒說完呢!”男子急忙喊道。

    馮梓鳴回頭,“說吧!”

    男子盯著馮梓鳴的眼睛,“開船的時間快到了,你不要胡鬧,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可以嗎?”

    馮梓鳴,“可以!那你得告訴我您姓什么,叫什么吧?不許瞎編個名字騙我!

    “先生,他的病可有好些?”男子問道。

    馮梓鳴,“他什么都沒告訴你嗎?”

    男子點頭,“不宜多說,所以,先生只說拜托我保證你在華夏的安全。其他什么都沒說!

    馮梓鳴,“那您告訴我,尊姓大名?我就告訴你一些你們先生的消息。我還有他女兒相片呢,想看嗎?”

    男子微微咬了下牙,“許紹輝!

    馮梓鳴點了點頭,“名如其人。應該是沒有騙我了!

    許紹輝看著馮梓鳴挑眉,“先生病情如何?”

    “做了開顱手術,聽說已經痊愈了。正在大刀闊斧發財呢!”
多乐彩11选5视频